外围赌球官网 > 宝藏猎人 > 第七章 孝子

《宝藏猎人》 第七章 孝子

推荐阅读:、
    卫路若有所思的望着周凯离去的背影。

    这时,李栋雷将还在门口的赵医师给拉了进来,又急切的喊道:“赵医师,快来看看我母亲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虽然先前卫路和包婶儿都说了没大问题,但他还是有点不大放心。

    赵医师走进来后,给李母检查了一下,微微挑了挑眉头:“高烧还没退,如果继续下去恐怕会烧坏大脑!你不是把药给买回来了吗?赶紧按照我的要求去煎,然后给你母亲服下去!”

    “好!”李栋雷忙不迭的点头,说着就开始忙碌起来。

    卫路感觉自己站着很尴尬,也就让李栋雷给自己安排点工作。李栋雷倒也没有客气,直接让卫路帮忙挑选药材,毕竟煎药也是比较复杂的。

    大约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后,一碗浓厚的黑糊糊的药就煎好了,光是闻到这个气味,在场众人就不禁皱起了眉头,有点忍受不了。

    李栋雷自然也是一样,但这毕竟是给母亲治病的药,他可顾不得那么多。

    他小心翼翼的端着药来到了母亲床边,低声呼喊道:“母亲!母亲!张嘴,栋雷喂您吃药了!”

    然而李母似乎还处于昏迷中,对于李栋雷的呼喊并没有半点的回应。

    赵医师在一旁皱眉道:“把你母亲的嘴打开,强行喂下去。”

    李栋雷没辙,只好按照赵医师所说的,强行打开了母亲的嘴,小心翼翼的灌了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太苦了,还是突然灌了不少的药液,使得李母没喝多久就顿时剧烈咳嗽起来,自然是使得不少药液倾洒出来,众人不得不赶忙手忙脚乱的帮忙擦拭等等。

    好不容易将所有的药液全都灌下去之后,看着又静静沉睡的李母,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赵医师,那这样我母亲没事了吧?”李栋雷又转头看向了赵医师。

    赵医师又上前检查了下,还拿手放在李母的额头上比划了下:“恩,没大碍了,现在已经开始退烧,休息一阵就行。不过这药记得还得继续吃三服,才有可能把病完全治好。”

    “太谢谢您了!”李栋雷十分感激的点头。

    赵医师客气的笑笑:“没事,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好了,没事儿的话那我先回去了,有事再叫我。”

    “好的,赵医师,那我送送您。”李栋雷表现出了与年纪不符的成熟来。

    包婶儿也在一旁告辞起来:“那行,我也先回去了,就在隔壁,有事吼一嗓子就行。”

    “谢谢包婶儿!”李栋雷是由衷的感激,若不是赵医师和包婶儿的尽心照顾,恐怕自己走这么些天,母亲已经凉了。

    卫路看着不断鞠躬行礼的李栋雷,心中顿时涌出些许的辛酸来。

    想想当年的李耀天前辈,纵横睥睨,是何等的威风。可如今,他的妻子和孩子,只能蜗居在这不到二十平的小木屋里,生病了连买药的钱都没有,是何等的落魄?

    他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照顾好李耀天前辈的妻子和孩子,不然又如何对得起当年的救命之恩?

    “栋雷,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尽管告诉我吧!”卫路思索了片刻对着床边的李栋雷问道。

    李栋雷倒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片刻道:“卫大哥!我想成为一名宝藏猎人!”

    “哦?”卫路诧异的望着李栋雷,“你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要超越你父亲李耀天前辈!”

    谁知李栋雷却是摇了摇头,双目凝视着床榻上依旧昏睡的李母:“不!这一次,我不是为了我父亲,而是为了我母亲!只为她有衣穿,有饭吃,有屋住,有钱花,生病了能有钱看病买药!我母亲为了我吃了太多的苦,现在我已经长大了,我应该有能力让她过上好日子!”

    说到最后,李栋雷仿佛重新肯定似的,又补充了一句:“不!我一定有能力!”

    卫路看出了李栋雷的决心,但他依然轻声询问道:“你应该知道,宝藏猎人虽然是十分光辉的职业,可同样的,也十分的艰苦!稍不留意,就有可能受伤!哪怕是丢了小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即使是这样,你还愿意坚持吗?”

    “我愿意!”李栋雷的声音虽不响亮,但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我不能让辛苦操劳了一辈子的母亲再受这么大罪过!”

    说着,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了下来,双手紧紧握住了李母的右手。

    虽然卫路是才认识李栋雷的,但他却能够明显感觉的出来,这一次李栋雷是成长了许多,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

    “既然你有这样的认识,那好,我会好好教导你的,让你成为一名真正的宝藏猎人!”卫路轻声回应道,目光里充满了欣慰和肯定。

    哪怕不因为李耀天的关系,他也准备好好教导李栋雷。

    不为别的,就单纯的为李栋雷是一个孝子!

    俗话说的好,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才是最为痛苦的。

    而他卫路,就是父母双亡,现在他有能力了,可以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了,但父母却不在了,这让他一直都感觉非常的遗憾。

    “谢谢。”李栋雷转头,感激的望向了卫路。

    “不过还有一点,你既然选择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宝藏猎人,就必须选择离开你母亲,你愿意吗?”卫路忽然想了一下道。

    小鹰往往只有离开父母才能真正飞翔起来,李栋雷的孝顺已经非常好,但如果离不开母亲,那很难有出息。

    让卫路紧张的是,李栋雷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起来。

    难不成他是一个离不开父母的孩子?如果真是这样还怎么成为一名宝藏猎人?

    “我愿意!”当李栋雷吐出这三个字时,卫路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好,那等你母亲身体康复了,就跟我走吧,去神魔殿,也就是你父亲以前待的宝藏猎人佣兵团!”卫路轻声说道。

    “没问题!”李栋雷忽然站起身来,“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处理一下。”

    说完,李栋雷便朝着屋外走了出去。

    卫路楞了下,随即便明白过来李栋雷的意思,轻摇了摇头,立即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