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1641,你可不能乱来

《重生之俗人一枚》 1641,你可不能乱来

推荐阅读:、
    王勃在程文瑾和程文萱的房间待了近二十分钟,直到梁娅亲自敲门过来喊他,他才有些恋恋不舍的从程文瑾的身上离开。

    梁娅看到自己的男友匍匐在母亲的大煺上一开始还有些吃惊,直到王**身后见到男友那双目红红,眼眶湿润的脸,才恍然大悟:

    敢情男友刚才在母亲的身上“哭鼻子”呢!

    女孩的心脏顿时也变得柔软,更不敢趁机取笑,柔声说下面的一伙人都在加餐吃宵夜了,问他要不要下去陪他们喝两杯。

    “那就下去陪他们喝两杯吧。文瑾阿姨,文萱阿姨,你们要不要吃点宵夜?”王勃展颜一笑,从程文瑾的床上站了起来,看着程家两姐妹问。

    “你文瑾阿姨肯定不会去,她要保持身材呢!我跟你们下去吧,拿点兔子肉上来吃。别说,小勃,今天晚上的那个卤兔子还真好吃,我啃了好几块。”程文萱从旁边的另一张床上站了起来,打开衣柜,取了件外套披在身上,掩住姣好的身材。王勃家中的客房,类似于酒店的房间,有的是单人间,有的是标间,以便好根据客人的情况来安排。

    “去!都七老八十了,还保持什么身材?四姐,多拿点,我也觉得小勃家乡这边的兔子肉不错。”程文瑾白了眼自己的四姐说。

    “呵呵,既然文瑾阿姨和文萱阿姨都爱吃,到时候你们走的时候我让我姐一人给你们准备两条带走。”王勃呵呵一笑,看了眼依然半躺在床上的程文瑾,对方刚才娇媚白眼自己四姐的神情,着实让他感觉新鲜。

    “这个,不太好吧?连吃带裹的……”程文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有啥不好的?就这么定了。四方的板鸭,光汉的缠丝兔,都算是我们这边的特产。也不贵,大街上到处都有卖。我待会儿下去就给我姐说一声,让她明天叫厨司多买几条缠丝兔回来。”

    ——————————

    这天晚上,准备干通宵的一群男男女女熬到深夜三、四点的时候,便再也熬不住了,一个二个,虽然强打精神,强撑眼皮,但却哈欠连天,满脸困顿和疲倦。

    于是,王勃便让曾萍,梁娅,钟嘉慧,陈香这几个对打牌不感兴趣的女孩,安排大家去客房睡觉。在牌桌上的众男女们还想强撑,说要陪着他守灵守到天亮,王勃顿时“怒了”,说你们这些家伙,是想让我一起跟你们熬通宵吗?你们不睡算了,我要去睡了。

    他这个正牌孝子都要睡了,其他人自然没有坚持的理由,很快结束了牌局。

    王勃老家这栋总计一千多平的乡村别墅,大大小小的房间二三十间,光是卧室和客房就有十二间,可以容纳二十四人同时就寝。

    但是,现在别墅内的人,不说他的那些亲人和七个男同学,光是跟他发生过关系的“女朋友”和“青人”们,在现场的,就有二十五个!

    所以,要想让现场总计43个主人和客人全部睡下,除了睡床的,还得有人睡地铺。

    作为主人的王勃、曾萍,帮忙的郑燕,姜梅等人,便按照彼此的亲疏远近,安排房间。

    他母亲,二姨和小姨,还有他外婆睡他母亲的2号主卧。

    方悠,马丽婷,黎君华,董贞这四个娱乐公司明星和明星助理被安排在了原来她干姐曾萍所在的3号主卧。

    魏寿松,徐成,黄亮,薛飞这四个大学同学睡一间。

    涂云良和王勃的两个高中同学,唐健和林文建睡一间。

    廖小清,曾思琪,张唯睡一间。

    韩琳,徐晶和周书这“三剑客”睡一间。

    田芯,姜梅加“邻家小妹”张静睡一间。

    苏梦瑶,温小涵,宫静三女睡一间。

    罗琳,张馨月和张莉睡一间。

    陈香,伍雪,江小柔三女睡一间。

    程文瑾和程文萱这两位“阿姨长辈”则单独睡了一间。

    最后,还没有安排的便只剩下王勃,曾萍,梁娅,孙丽,钟嘉慧和郑燕五女,以及他八伯刘明发。

    王勃让刘明发去睡自己的1号主卧。刘明发哪里好意思,说要骑自行车回家。刘明发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喝得脸红筋涨,晕晕倒到,他哪里敢让刘明发回去。而且,今晚晚上大家都喝了酒,也不方便开车送刘明发回家,王勃便坚持要留刘明发在家里休息一晚。旁边的曾萍,梁娅几个女孩也在劝。刘明发无奈之下,只好同意借宿一晚,但他也坚决不肯去睡王勃的房间,只是说随便在屋檐脚下或者柴火堆里躺一晚就行。侄儿今天晚上有多少客人他也是看在眼里的,好多人都要打地铺挤着睡,他怎么好意思单独去占一间房?哪怕跟侄儿的几个男同学同睡一屋,他也感觉不妥——既不熟悉,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徒让别人尴尬,或者让侄儿为难。

    而且,刘明发也怕自己睡觉打呼噜或者有什么脚臭味而影响到别人。

    让刘明发睡屋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见他这个八伯实在是“倔”,王勃便说给刘明发在二楼的健身房打个地铺,让他将就一晚。不过健身房没有单独的卫生间,只有“委屈”他一晚上了。

    “勃儿,看你说什么话?这有啥委屈的?对你八伯来说,有个草堆就能睡。不委屈,一点也不委屈哈!你太客气了。”刘明发说。

    几人给刘明发拿了毯子,枕头和被子,将刘明发带到二楼的健身房,又给他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让刘明发早点休息后,便离开了,朝三楼上走去。一行六人来到王勃的1号主卧门口,王勃对身边的五女说:

    “姐,小娅,嘉慧,丽丽,还有燕子,你们五个就睡我的房间吧。我那个床是一米八的,可以睡三人,剩下两人,就打地铺吧。哪个睡床,哪个打地铺,你们就自己安排了。”

    “那你呢?”梁娅看着自己的男友问,“你不会真要下去给……给王叔叔守一晚上的灵吧?”她想到几年前自己和母亲给父亲梁经权守灵的那天晚上,那种疑神疑鬼,那种寂静无声,哪怕任何一点响动,任何一点闪光都会让她心惊肉跳的可怖情景,不由缩了缩脖子。

    如果一楼灵堂上放的是她母亲而不是王吉昌的骨灰盒,王勃还真不怕,就是躺在他母亲的遗体边上睡一觉,他都敢;但是王吉昌嘛……王勃尽管是一个不相信鬼神的无神主义者,但是被晚上那死人特有的唢呐声一搞,被穿着道袍的道士拿着桃木剑跳大神的一跳,加上还时不时在脑海中“嗡嗡嗡”直响的哀乐,他还真不太敢一个人跟王吉昌的骨灰盒以及那放大的黑白照呆一晚。

    “我当然也想找个地方躺一会儿。这两天就没怎么睡好,现在眼皮子直打架,但是……现在不是没得房间了得嘛?”王勃倚靠在门框边,可怜兮兮的瞅着自己的女友。

    梁娅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钟嘉慧,孙丽,郑燕几女,几女正在打地铺并争论着谁睡床,睡谁地下的问题,当然都是各自谦让。她咬了咬嘴,仿佛在下定什么决心,犹豫了几秒,终于深吸一口气。

    “你等着,先别走,我……我去跟她们商量一下。”说完,便转身回了屋。

    王勃站在门口,好整以暇的看着房间内聚在一起,小声商量的五个女人。

    梁娅,钟嘉慧和孙丽三女肯定是想他进来睡的,四个人大被同眠,luo//裎相对,胡天胡地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曾萍也并不介意多一个王勃。而且她还知道身边这几个身材、容貌,包括品行,俱是一流的女孩,全都是自己爱人的“心头肉”,也知道爱人和跟她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只有郑燕,感觉有点不妥。

    如果只有她,梁娅和钟嘉慧三人在还好。三人目前虽然还没有捅破那层纸,但彼此都有了默契,知道对方跟王勃的关系,都是“王勃的人”,相爱的人睡在一起,倒也没什么。

    但是在有王勃的姐姐,还有孙丽也在的情况下,那也实在是有点……

    郑燕说不出来,但总感觉有些奇怪,且不太妥当。

    不过,虽然感觉奇怪和不太妥当,在王勃姐姐和正牌女友梁娅都在场的情况下,她也不可能去说些什么。

    王勃在门口站了一分钟,梁娅红着脸的走了过来,牵着他的手,把他牵了进去,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臭家伙,今天晚上就让你和我们呆一晚,但是,你可不能乱来!”一声嗔意十足的警告在耳畔低低的响起。

    “小娅,我是那种人嘛?还有,你王叔尸骨未寒,就在楼底下等着我明天安埋,你觉得这种时候,我还有心思去想那些?”王勃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说。

    他这么一说,梁娅一想,也对,这种时候,眼前这臭家伙怎么可能去想那种事?

    又不是西门庆!

    她顿时便感觉自己刚才有些过于敏感了。

    “对不起,小勃,我不该说那些的。我收回刚才的那些话。”意识到自己错了的梁娅立即向王勃道歉,一脸歉然的吐了吐舌头。

    “没关系,小娅,也不能怪你。呵呵,毕竟你老公在这方面的信用有些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