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嫡福 > 第五百一十四章 烈日

《嫡福》 第五百一十四章 烈日

推荐阅读:、
    顾妈妈才说完这话只觉着是问错了人,因着是春桃的孩子,林芷萱并不很待见她,可想起当初在林府的时候,夏兰应该更不稀罕这孩子才是。

    顾妈妈赶紧闭了嘴,才听夏兰道:“娘娘怕是忙得忘了,这些日子事儿这么多,我一会儿去跟娘娘提一嘴。”

    顾妈妈倒有些钦佩夏兰的心胸,做到这样,对夏兰来说也已经是仁至义尽。

    歆姐儿趴在一旁看着炕上那个小人儿,拿小手戳着小娃娃胖乎乎的脸蛋,对顾妈妈和夏兰说:“小妹妹为什么总睡觉,她什么时候起来陪我玩?”

    顾妈妈抱过了歆姐儿,道:“歆姐儿喜欢跟小姐儿玩吗?”

    或许是因为血浓于水,总归割不断,歆姐儿欢快地点着头,道:“她像一个小布娃娃一样,我要给她讲故事听。她能叫我姐姐吗?”

    顾妈妈和夏兰在一旁陪着歆姐儿说着大人话,穗儿忽然敲门进来,说:“李夫人出来了。”

    夏兰与顾妈妈说在王妃面前还有话要回,先过去,顾妈妈笑着道:“你快去吧,秋菊不再府里,这些事儿都压在了你身上,也是累了你。等她回来让她请你吃酒,犒劳犒劳你。”

    夏兰笑着应了两句,顾妈妈将秋菊当女儿,与自己毕竟还隔着一层。

    又嘱咐史嬷嬷千万看好了歆姐儿,史嬷嬷躬身应着。却不知道那床上的小姐儿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夏兰沿着回廊刚走到门口,竟然看见庄夫人领着身边的小丫鬟在林芷萱门前探头探脑的,见着夏兰过来,庄夫人大喜,上前行了个礼,问了姑娘安。

    夏兰和善地笑着:“这么大的日头,夫人在这里做什么?”

    庄夫人道:“我听说娘娘家的二姑奶奶前儿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哥儿,我也跟着欢喜,只是没什么可孝敬的,只前儿娘娘吩咐着给小世子做的衣裳我早就做好了许多,今儿想拿来给娘娘瞧瞧,若是有喜欢的,也给梁家的哥儿送去两件,也是我们的福德。”

    夏兰听着,瞧了一眼庄夫人身后小丫鬟手里捧着的几件小衣裳,点头道:“这是好事,娘娘定然喜欢。”

    庄夫人拉着夏兰道:“又怕耽搁了娘娘歇晌觉,也不敢轻易打扰,姑娘能不能替我回一声。”

    夏兰应着进去,让她到树荫底下等等,别在这儿晒着毒日头。

    推门进去,锡晋斋里供着冰,十分的凉爽,与外头的闷热仿佛天上地下,林芷萱正指使着冬梅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夏兰诧异地问:“这是怎么了?娘娘要找什么?”

    林芷萱含笑道:“正想着着明儿二姐姐的孩子洗三,送些什么礼过去。我记着前儿我生辰的时候安亲王府送来了一对金珀手串、一对沉香手串很好,不如拿出来重新传了给孩子带上,还有温庄公主送的那个赤金累丝项圈,我记着也很精致。”

    冬梅苦着脸,道:“这三样都找着了,只是娘娘说的那十副纽扣找不着。”

    林芷萱笑着道:“不怪你,是当时我瞧着喜欢,让秋菊单独收起来了,打算等以后给孩子做衣裳用,如今秋菊不在,倒是找不着了。”

    夏兰上前来问:“是个什么纽扣,娘娘且说说,我瞧瞧我知不知道,是十副攒珠的和攒珊瑚的累丝蜜蜡松石褂纽,淑慧送的,是很精致的东西,宫里轻易都不多见。”

    夏兰拧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笑意,道:“我大约知道在哪儿,秋菊走得时候,与我交代娘娘的金贵东西收在了哪个箱子里,我去给娘娘找。”

    说着去了东次间,一对金丝楠木的四件柜的顶箱里取出一个小妆奁盒,一层层地看去,瞧到最后一层,夏兰脸上终于露了喜意,道:“娘娘瞧瞧是不是这个!”

    说着抱着妆奁盒过来,放在炕桌上,又将最底下一层的十副纽扣拿出来给林芷萱看,林芷萱脸上带了笑意,道:“正是这个。”

    林芷萱又翻了翻妆奁盒,从里头取出了一对白玉玲珑长簪、一对万福万寿镶嵌珠石翠花,白玉元镯、白玉蒲镯各一对,翡翠元镯、翡翠蒲镯各一对,白玉戒指二对、攒石戒圈二对。

    道:“这些是给二姐姐的,如今她用不了颜色太过艳丽的首饰,这些素净也端庄,正好用得上。”

    因着是靖王妃的妹妹,王佩珍和雪安已经说要去看了,那么过几日出了月子,怕是京中还要又不少达官显贵往来,有了这些首饰撑着,无论如何也不会显得寒酸。

    林芷萱让夏兰仔细收着,才问她:“怎么去了这么久?蔡夫人跟你说了什么?”

    冬梅捧了小半盏椰子汁给林芷萱慢慢地喝,是琼州府的知府不远千里从海上运来的两筐新鲜的椰子。林芷萱喝着喜欢,却也跟魏明煦打趣,这位琼州知府难得的用心。

    魏明煦笑而不语,从吏部下了一道政令,提拔了这位在南海荒蛮之地都快熬成观世音菩萨的琼州知府。

    夏兰将蔡侧妃的话都一一回了,还掏出了银子,并肃羽所求,又提了一句小姐儿的白日礼过不过。

    林芷萱只静静听着,起初含笑让夏兰将银子收了,等明日再找蔡侧妃过来说话。

    乌兰的事还要从长计议,既然肃羽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来找了自己,想来他也是知道这事儿的难办,若非自己出面,魏明煦不一定愿意管,毕竟当初要走的是乌兰自己,如今惹出来了乱子,合该她自己承担。林芷萱只说先与魏明煦商议,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救她们主仆出来。

    可是林芷萱也知道,如今已经对外澄清,乌兰公主已死,即便是救了出来,她们也再不能留在京城了。肃羽怕是会失望。

    而至于春桃和林嘉宏的女儿……

    林芷萱正要说什么,夏兰却惊叫了一声:“哎呀,我把外头等着的人给忘了,娘娘庄夫人给二姑奶奶做了两件小衣说拿来给您瞧瞧,还在门外大日头地里等着呢,我方才找东西找得忘了。”

    林芷萱也是诧异,看着外头毒辣辣的日头,瞥了夏兰一眼,道:“你怎么让人在日头地里等着?”

    才命夏兰先去将人请进来。

    庄夫人原本是一番好心,许多日子不曾见着林芷萱了,也好生装扮了一番,又想着有夏兰进去传话,也体面些,却不曾想,这人进去了就再没有回音了。

    见还是不见,不过一句话的事,这将人晾在这日头地里是算怎么回事?自己也没有哪里的罪过王妃呀!

    庄夫人的心情渐渐不那么美好了起来。

    等夏兰终于满脸歉意地出来,庄夫人已经出了一脸的汗,妆都有些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