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种田吧贵妃 > 494 杀神

《种田吧贵妃》 494 杀神

推荐阅读:、
    贵妃并不搭腔,只在桌旁边辟出一边来给柴榕写回信,耳边听着柴二嫂锲而不舍的问话。

    不过俩亲随是安陆侯身边伺候的,看惯大场面,他们不想说的柴二嫂就是怎么问,也是问不出来什么。

    贵妃两边不闻耳边事,柴老爷子却听得不耐烦起来,一个妇道人家跟俩年轻汉子叽叽喳喳个什么劲儿?四儿媳人家那不是自愿,柴双他们就是奔着她来的,只得在此应酬,写完了信就柴双带回去。她陈江花却是没甚干系的一个人,也不是老到六七十没有男女之防,大半夜的拉着人家俩年轻汉子她也真是能干得出来。

    柴老爷子越想心气越不顺,斥道:“你是查户籍的,问这么细?军队里的事是随便能对外人说的?大半夜的,你赶紧回你屋去吧。”

    柴二嫂讪讪地:“我这不是关心关心——”

    “你有心了,”柴老爷子老脸一撂,“回去吧。人家跑了一路了,还得受你盘问?”

    柴二嫂便是脸皮再厚,柴老爷子都这么说了,也不好继续再坐下去:“那我去厨房看看,娘要是不要我帮忙,那我就回屋了。阿双啊,保重身体。给你四叔带好。”

    柴二嫂这一走,屋子里的人不约而同喘了口气,有这么一位就跟多了十好几个人一样,声势不同。

    贵妃笔走龙蛇,不消一盏茶的时间就已经写了满满两大篇,除了解释了没来得及回柴榕信的原由,还在信里对他获封将军表示了欣喜之意,几番告诫他万不可以她为忧,在战场上一个分心很可能丧及性命,她不得不提点。

    如果说之前那封信多是柴家老俩口的殷切盼望,这封信则全由贵妃的心意,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又担心他吃穿,又担心他升了将军后统率军队作战,然后还要担心他的人际关系,自古嫉贤妒能已成常态,哪怕是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亦是如此。多少英雄死于自己人手?多少英雄又死于政治阴谋?

    写完,贵妃通篇又看一遍,竟是满纸担忧多过喜悦,不由怔忪。

    前世她的男人是老皇帝,老皇帝他的女人可不只有她,人家富有天下,从来都是他一言不合要人命,她根本就从来替他操心过。

    向来她操心的就只有她今天是不是漂亮,明天是不是还漂亮,老皇帝是不是还认为她最漂亮,她比宫里谁都漂亮。因为有了美貌,才能拥有一切。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患得患失为哪个男人操心过。

    可是这辈子,柴榕傻的时候,她操心他又打坏了哪个惹了祸;好不容易他不傻了,也做了将军飞黄腾达了,她又开始操心起他的人际关系。

    旁人是操心儿子,她这儿子无比省心,比泥鳅更要滑不溜手。若不是他身子小辈份低,她以亲娘的身份强压他一头,要不然作了对头还真不一定谁压得过谁。她却是操心她家男人,似是操心儿子,又似操心夫君,什么事总感觉不放心。

    “四婶,你看是不是还要再加点儿?”柴双看贵妃怔怔望着信,以为她又想写些什么。

    贵妃回过神,笑笑:“那倒不必,这封信你先带回去,你四叔知道我这边无恙便可。以后有话来往书信也尽够了。”

    想了想,到底忍不住嘱咐:

    “你四叔为人刚正,有些事思虑不周也是有的,你在旁边多替你四叔掌眼,有什么对与不对你俩商量着来。四婶知道你年纪小,但行事却很有一套。”

    柴双还未过十六岁的生辰,黑胖黑胖的,要说平日里看着憨憨的,说话也逗趣,贵妃还只当他少年心性,开朗单纯。可是他执意要去西边战场,将兄长留在父母身旁,那可不只是孝与义,他左右衡量兄长能更好的照顾父母,这才是最后的取舍。

    小小年纪,孝义双全,脑子也够用,很有几分自知之明,这才是最为难得的。

    要说行事章法,贵妃更相信柴双要强过他家四郎——毕竟那是个经年的傻子,好了不过一年,于人情世故也更率直,心思单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人家都是托长辈照顾小辈,她这边托小辈照顾长辈,她都要被自己给臊哭了,可是为了柴榕却是没办法的事。

    可能傻过,她总当他还是吴下阿蒙……

    “四婶放心,我一定照顾好四叔。”柴双知道贵妃担心些什么,“四叔功夫好,为人又好,下面的人也都很尊敬和喜欢四叔。”

    亲随点头如捣蒜,他们侯爷就喜欢显武将军喜欢的紧。

    以前侯爷自认功夫天下第一,到了战场上历练了,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大不了势钧力敌。可是遇到显武将军那是真给打服了。

    现在他们侯爷除了正经在战场上厮杀,就是和显武将军‘厮杀’,用各自的功夫打不过人家,他就难得有了心眼儿要互想教对方功夫,然后再比。

    谁知道互相学了对方的功夫,还是打不过人家……还把自家独门功夫也给漏了。

    他们除了佩服二字,已无言以对。

    “将军夫人尽管放心,将军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所到之处西梁军队——的长官尽数被摘了脑袋,无数兵将望风而逃,人称‘杀神’,哪里还敢有肖小敢暗中算计?就是他们敢,我们侯爷也是不会干的。”亲随道,他们侯爷被虐习惯了,哪能少得了最佳虐手呢。

    柴双的话朴实无华,有一说一,可不敌这二位成天见陆安侯被虐的亲随来得天花乱坠,舌灿莲花。他们这边厢一说完,柴老爷子先笑了:

    “不愧是我儿子,‘杀神’——好!杀神!”

    越想越高兴,最后笑声越来越大,房梁几乎震的嗡嗡作响。

    ……

    终于回屋的柴二嫂心里跟长了草似的,能让他们家老爷子笑成这样,得是什么样的好事?

    莫不是除了封官还有更实惠的,给了银子了吧?

    听这动静,没个千八百两的,都对不起他家老爷子这大嗓门,就这笑得憋多长的气才能传出这么老远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