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少年大将军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进退两难

《少年大将军》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进退两难

推荐阅读:、
    带着惹人无限遐想的喘息,玉容含霞,吐气并非如兰,而是世间最烈最浓的毒药,趋之若鹜,甘之如饴。那一汪碧波含情的眼深幽不可测,三分嗔,七分怨。与这些女子比较起来,春风都变得如同呆头鹅一般不解风情。

    衣袂阵阵翻舞,将李落和万隆帝挡了起来。几个美人舞到李落这侧,稍稍有些惊讶,不过转即眉角传情,竟然欲迎还羞的逗起李落来。还有胆大些的,故意将手中花、腕下袖掷到李落身上,好一个佳人见语起娇嗔,不信死花胜活人;挽花轻舞掷郎前,笑迎夜郎伴花眠。此情此景,让李落好一阵尴尬无奈。

    乐官不停丝弦,这殿中舞姬便不能歇着,伴着乐声翩翩起舞。舞的久了,自然就有些吃不消,香额见汗,气喘吁吁。李落看着看着,突然有一种没有恶意的快意,嘴角微微扬了起来,幸灾乐祸的看着场中这些香汗淋漓的女子。

    李落的神色自然逃不过殿中这些舞姬的眼睛,只看每一次回首,秋水明眸之中都充满了幽怨,似乎只是看了看众女舞姿的李落成了不解妾意的无情郎。

    一曲终了,诸多舞姬终于停了下来,小巧灵动的莲步也稍见散乱,看起来这一舞着实耗了众女不少的力气。不等宫中内侍传音,这些舞姬就规规矩矩的伏在大殿左右两侧,半蹲半跪,将身后的李落让了出来。

    李落深吸了一口气,举目一望,连忙又将头低了下去,暗骂一声,好一个满园春色。

    秀榻上躺在万隆帝身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云贵妃。此时的云妃娘娘云裳半解,玉腿肆无忌惮的横在榻上,轻轻的伸出素手为万隆帝揉着额头,一双美目却静静的看着站在殿中下首的李落。

    好久不见云妃了,今日乍见,李落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润字来。秀榻上的云妃娘娘美艳一如往昔,风情万种亦是未减半分,但多了一种异样的神采,就好像初春里一场春雨之后刚刚拔出绿意的新芽,或者寒冬时分在雪中绽放的第一朵梅花,润的醉人,润的到了极致。

    李落轻咳一声,和声说道:“臣李落入宫见驾,叩见吾皇。”

    没有人应声,倒是这些舞姬一个个好奇的偷偷打量着李落。原来这个清秀男子就是九皇子李落,闻名已久,但是极少能在宫中见到,没有想到原来是这般模样,算不上失望,只不过总是和心中或多或少的猜测差了点什么。

    李落又再沉声说了一遍,万隆帝依旧没有回音。李落万般无奈,只好抬起头望向秀榻,却见云妃招了招手,示意李落走近些。

    李落微一沉吟,这种境地下璇玑殿十足就是一处是非地,先不说万隆帝这样沉迷美色的颓废模样,单单一个衣裳半解的贵妃娘娘就够让李落头疼的。没人说倒还好,要是有人在宫中说三道四,到时候李落怕是百口莫辩。

    “皇上困倦了吧,臣在殿外候着,等皇上醒了之后再进来。”李落恭敬一礼,就要退出璇玑殿。

    “九殿下。”云妃轻柔的唤了一声,将李落刚刚抬起的脚步压了下去。贵妃娘娘出声呼唤,装作听不见恐怕有些说不过去,而且还是在和云妃关系微妙的这个时候。

    “贵妃娘娘。”李落垂首应了一声,也是和殿中旁人一样的神色,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

    看见李落这个模样,云妃忍不住笑了出声,叹息一声,轻声说道:“你过来这边等圣上吧,刚巧本宫有话和你说。”

    李落吸了一口凉气,云妃当真语不惊人死不休,就看她慵懒憨戆的那副模样,如果李落堂而皇之的靠上去,如说心如止水,坐怀不乱,恐怕李落连自己都骗不了。

    云妃看着李落踌躇不前的为难模样,扑哧娇笑出声,捡起一件轻纱,极尽魅惑的盖在自己一双玉腿上,朱唇轻启,柔声唤道:“过来呀。”声音甜酥软香,就连跪在地上的舞姬歌女,甚或是这些宫中内侍都情不自禁的软了骨头,痴痴的不顾礼法的望向云妃娘娘。

    李落额头渗出一层细汗,自从前次避尘轩中与云妃一番交谈,这之后再见云妃心里总是怪怪的,能嗅到一种极其危险诱惑的气息。

    李落吐了一口气,冰心诀缓缓流转,目光清朗的望着云妃,眼神中有一分腼腆,还有一分遗憾。

    云妃美目恼色一闪,笑意渐消,语气有些不耐烦起来,娇喝道:“你到底过不过来?”

    这哪里是一个后宫权妃呼唤人臣的语气,简直就是半嗔半喜的小女儿家的口气,倘若不是在璇玑殿,让人一听还以为是两人新婚燕尔的打情骂俏。

    云妃说话历来都是真真假假,宜嗔宜喜,言笑晏晏之际心中想的多半会口不对心。不过这一声娇喝,如果李落不过去,云妃怕是会恨上李落。

    此地不宜久留,若是可以,李落只想转身就走,且此次奉旨入宫觐见有些蹊跷,莫非并不是万隆帝的口谕。

    云妃的脸色渐渐不好看起来,凤目含煞,如同是六月里的天色,说变就变。李落轻轻一笑,心中泛起一丝小小的失落,难道现在已经到了云妃会向李落施展魔门秘术的境地了么。

    看着云妃玉容,李落洒然一笑,上前一步。云妃见状脸色稍霁,又娇羞含情的轻笑起来。殿中宫女内侍神色各异,不乏别有用心之辈暗中留意云妃和李落的一言一语,其中缘故不言而喻。

    李落走的不快,也只是踏出去了三步,现在这个距离,如果李落就此退走的话还来得及。李落神情平和,看样子并没有退出璇玑殿的意思。云妃脸色闪过一丝讶色,少少的还有点欣喜,李落还是听了自己的话走了过来。

    一把无主瑶琴,本是带在殿中乐官身边,突然平白无故的发出一声脆鸣,声音很响,在诸人屏住呼吸的大殿中显得格外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