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都市种子王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领路人阿金

《都市种子王》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领路人阿金

推荐阅读:、
    华国南部边境,有着对华国危害最深的三角地区毒源。这里种植罂粟,依靠人力马背的模式,源源不断朝华国境内输送毒品。

    华国警方,在这条边境线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牺牲在此的缉毒烈士难以计数。

    老熊邢天明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参与边境抓捕毒枭的任务。

    老熊邢天明也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看到战友牺牲。

    老熊只知道,无论是第几次执行任务,他总会在任务前,事无巨细地考虑,尽可能地保证完成任务,以及……

    每一个战友的安全。

    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刚刚参加边境任务的新队友,邢天明声音微沉,将具体的行事守则,再一次不厌其烦地告知。

    这一年来,让邢天明感到最高兴的,只有一件事情。

    那就是超级保护衣的装备。

    没有战斗在烽火一线,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件轻薄的全套保护衣,对执行任务的士兵来说,是何其珍贵。

    它可不仅仅是战士的一条命。

    它可是每一次面临危险时的守护者。

    这一年以来,在邢天明的记忆中,就有十数次因为保护衣避免战友重大伤亡的情况发生。

    如果不是这件保护衣,眼前身边的几个兄弟,早就静静地躺在烈士陵园中。

    他也曾经无数在午夜梦回时回想,如果以前也有这种保护衣,那些曾经牺牲在自己面前的优秀战士,年轻生命,此时也依然鲜活而坚定地继续完成着一项又一项任务吧。

    抵达中国西南边境,邢天明带领队员,深入深山老林,从隐秘的小路,寻找目标人物。

    这是特战队一部从多人植物游戏场训练之后,第一次执行任务。

    邢天明在出发前,已经尽可能的详细了解每一个战友的实力,能够非常明确的肯定,他们的能力绝对比两个月前提升许多。

    只是,保守起见,他还是按照他们原有的能力数值,来制定战前计划。

    为了稳妥,为了安全,老熊邢天明绝不会冒进。

    根据上级传达的指令,在边境特殊位置,有潜伏的缉毒警员,为他们领路。

    阿金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皮肤黝黑,满脸胡渣,个头矮小,笑起来有些猥琐,邢天明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搓着手,蹲在一块石头上,嘴里不知嘀嘀咕咕着什么。

    谁也看不出来,这是一位潜伏在三角地区十多年的老警察。十几年来,为这一区域的缉毒工作,提供了许多极为重要的信息。

    如果有权限翻开他的档案,会看到密密麻麻的功勋奖励,不逊于老熊邢天明之下。

    他就是这次任务的引路者。

    同时也是邢天明的一个任务目标。

    在完成清剿毒枭任务之后,安全护送阿金回国。

    阿金本名郝卫,年轻时也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在异国执行了十多年的任务,生生将自己折腾成这幅模样。

    他奇怪地观察邢天明等人的模样,有些疑惑。

    这十几年没有回国,咱们部队的装备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了。

    他所穿的衣服很单薄,没有厚厚的防弹服装,也没有钢铁盔甲,除了枪械装备之后,身上看起来防护手段非常脆弱,只有一层丛林迷彩的外衣,还有同色系的头罩,面罩。

    他们仅仅露出一双眼睛,其他都被丛林迷彩的布料覆盖,不像是普通的特种部队战士,倒是让阿金想起了很有J国特色的忍者装。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阿金不曾多言询问。作为一名卧底三角地区十多年的老油条,他知道有些话不该多问。

    “等会儿要经过的密山丛林,虫蛇极多,我这里有当地极为有效的药粉,你们拿一些。”阿金带着邢天明等人,走了一段之后,看看前方雾气深重的森林,赶紧说道。

    “不用。”邢天明摇摇头,说道,“小虎,把装备拿出来,给阿金一套。”

    队伍中,一个只露出眼睛的特战队员,迅速将手中的武器,往身上一别,眨眼之间,从背包里掏出了几个小玩意。

    一套古怪的全身连体衣,把人从脑袋到脚底板,全都包裹起来。

    一个宝石蓝颜色的小珠子,被穿在一条黑色绳子上。

    一个条奇怪的项链,被系在阿金的脖颈上。

    一瓶大约两百毫升的塑料罐塞进他手里。

    “这是保护衣,受到攻击时,注意保护眼睛,其他地方可以放心交给保护衣。”

    “这是香艾珠,驱赶各种虫蛇类效果很好。”

    “这是气囊果,就算遇到大爆炸,也能保护你。”

    “这是培元果实提取物,真遇到快断气的情况,就喝一口,续命。”

    这位代号小虎的战士,简明的介绍了这几种物品的功能,说完,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点点液体,在他鼻子下方擦了擦。

    微辣,不难受,还挺清香的。

    如果林曾此时在这里,估计会很开心。

    放在秘境里两倍卖出的守护果实气囊果,在军中普及的速度不算慢呀!

    听完小虎的介绍,阿金反应很快,立刻明白了这几种物品的用法。

    他觉得这些东西的作用,很有违和感,让他很难相信。至少他在三角地区,与国际各个毒枭之间打交道,从未听说,有这种玩意。

    但是,现实又让他不得不相信,因为华国特战部队的战士,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

    不过,大约五分钟之后,阿金就见识到其中一样物品的威力。

    系着一棵香艾珠的手绳,进入他口中虫蛇众多的区域,他们所到之处,目之所见的昆虫纷纷避走,好像他们身上携带了它们最厌恶的物品。

    看到这一幕,阿金好像对其他物品的作用,也多了几分信心。

    阿金领路的时候,将这次战斗中几个非常难缠的对手情况,告诉邢天明。

    来自东南亚黑市地下格斗场50连胜,手下人命超过二十条的凶徒通差。

    来自俄背部的退役士兵,双手射击百发百中,代号冰刀的雇佣兵。

    刚从中东战场退下,经历了三年巷战洗礼的一整队国际雇佣兵。

    ……

    这些人的名号,有些邢天明也曾听过。

    毫无疑问,都是极为棘手的对象。

    比如冰刀,就曾获得两次国际特种兵之王的称号。当年他在军中享有盛名时,老熊邢天明还年轻,两人尚未交锋。

    这些人因为利益,受雇佣于财大气粗的毒枭,早就无视道德与人性,视人命如草芥,心狠手辣。

    这是一场硬仗,邢天明所带领的特战队必须解决这些角色。

    “我的能力,只能带你们潜伏在靠近村庄的一处隐秘位置,外部的守卫分布图想必你都有,但核心区域里,变数太多,我只能拿到基本的地图,至于人员分布,几乎时刻都在变化,没法获得具体信息。”

    “我只能说一句话,这几个家伙,近十年都很难找到他们的踪影,却控制着三角地区百分之七十的生意。如果这次行动顺利,我国西南边境,至少会迎来两到三年的安稳日子,进入我国的害人粉,也会大幅度减少。不仅如此,这次两位主要目标的身上,有极其重要的信息,能帮助我们获得关于新型毒物的信息。”

    “这是一场严峻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