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阴阳鬼术 > 第1745章 无解

《阴阳鬼术》 第1745章 无解

推荐阅读:、
    这次来,还没有搞清楚具体的情况,林晓峰也不想冒险。

    如今自己的实力虽然很可观,但佛刹教和天机门如今可是最强大的两个魔道势力。

    两教的实力,可是绝对不能轻视的,否则就得栽个大跟头。

    慢慢的等待了接近两个小时。

    此时,门口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林晓峰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和尚。

    这个和尚笑眯眯的看着林晓峰说:“施主就是林上校吧?”

    “你是戒痴和尚?”林晓峰问。

    戒痴和尚点头笑道:“没错。”

    “请进。”林晓峰请进了这戒痴和尚。

    说实话,林晓峰很惊讶。

    最开始知道戒痴和尚竟然是抓妖局探子的时候,他都大吃了一惊。

    戒痴和尚是最开始便跟随蕃戒的那一批人,最开始戒痴和尚是苗巫教的成员。

    后来被蕃戒给招收了进来,这算算跟着蕃戒不知道多少年了。

    如今在佛刹教之中,也是护法之位。

    很多事情,蕃戒都会交给戒痴和尚去办。

    这戒痴和尚当然不是最开始就安插在蕃戒身边的,而是被策反的。

    戒痴和尚当初一穷二白跟着蕃戒打天下倒是无所谓,忠心耿耿。

    可后来,跟着蕃戒水涨船高,家大业大,甚至成家立业,妻儿子女美满。

    更是身缠万贯,有钱得很。

    这个时候戒痴和尚就有些害怕了,跟着蕃戒做的事情是什么?

    那都是要掉脑袋的事情,一个搞不好,说不定努力一辈子的东西都没了。

    人或许就是这样,一穷二白的时候,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拼,当有了一定身家,有了各种各样满足的东西后,就不想拼了。

    戒痴和尚也不是没有想过退出佛刹教。

    可现实吗?

    他在佛刹教之中所做的事情,知道了佛刹教多少机密。

    他要是敢提出自己不想干了,恐怕蕃戒立马就得弄死他。

    刚好抓妖局找到了他,双方一拍即合。

    给抓妖局做探子,佛刹教更厉害,他在佛刹教便权利越来越重。

    而抓妖局这边,自己也有一条退路,一旦佛刹教载了,他依然能全身而退,脚踏两只船,当真是舒服无比。

    戒痴和尚坐下后,双手合十对林晓峰说:“林上校真是青年才俊。”

    “戒痴大师客气了。”林晓峰坐到戒痴和尚对面,问:“对了,具体情况是什么,大师能说说吗?”

    戒痴和尚点头,说:“前不久,突然,十二使徒之中的洪峰来到了我们佛刹教,当时蕃戒,宫冲保宪还有西王母都在外面忙舍利子的事,所以是我接待的他。”

    “洪峰来后,却也不说来意,非要等见到蕃戒之后才肯说。”

    “蕃戒回来后,洪峰便说想要让我们佛刹教给他们十二使徒办事。”

    戒痴和尚顿了顿说:“当然,蕃戒当即就拒绝了。”

    林晓峰在一旁点头,拒绝倒也不奇怪,相反,如果是答应了,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戒痴和尚说:“如果是其他人,恐怕蕃戒当场就得让人将说出这种话的家伙打死,不过洪峰实力强悍,这便算了,背后还有如此多高手的十二使徒,这就不得不让人忌惮了。”

    “蕃戒后来便下了逐客令,让洪峰自己规规矩矩的离开,没想到洪峰非但不离开,反而威胁了起来。”

    林晓峰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色彩:“威胁?”

    “他洪锋一人,到你们的地盘,竟然还敢威胁你们?”

    林晓峰的脸色,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他那双眼睛,好像就在说,你们这群家伙,难道就没一拥而上,弄死他丫的?

    戒痴和尚皱眉说:“他当场便说了,如果我们不臣服的话,他们十二使徒,随便来几个,就能杀光我们佛刹教的中高层,给了我们十天的时间,让我们自己看着办。”

    “这家伙。”林晓峰神色凝重:“用这种办法,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应对之策?”

    戒痴和尚摇头:“说实话,还真没有,我们佛刹教能怎么办?难不成杀了洪锋?若是动手杀了人,恐怕反而会给我们佛刹教引来更大的麻烦。”

    这话倒是没假。

    洪锋毕竟是代表着十二使徒来的,如果动手想要杀他。

    十二使徒那边,会无动于衷。

    更何况,洪锋的实力,又岂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别人给杀死的吗?

    “这还真是。”林晓峰顿时有些无语起来。

    原本他和巫九还认为,是佛刹教和十二使徒联手合作,想要秘密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佛刹教被十二使徒给威胁了。

    真佛寺是佛刹教的总部。

    真佛寺之中,各种殿堂,佛像,弟子,数不胜数。

    一间禅室之中,蕃戒盘腿坐在蒲团上,宫冲保宪也坐在一旁。

    蕃戒问:“宫冲大师,这件事,你想出解决的办法了吗?”

    宫冲保宪皱眉摇头:“这件事,倒是有些麻烦啊,我之前卜卦得知,这件事情的出处,是第一使徒所为。”

    “第一使徒?”蕃戒看了过来。

    宫冲保宪点头:“恩,洪锋到咱们这,也是第一使徒的意思。”

    宫冲保宪叹了口气:“这第一使徒不简单啊,直接来这一手。”

    蕃戒有些不解:“这不就只是让洪锋来威胁咱们吗?”

    “你太小看那第一使徒了,不只是咱们,天机门那边,和我们这边情况也差不多。”宫冲保宪说道:“唯一的区别就是,那边是何劲风抓了天机老人唯一的儿子,天吉用于威胁。”

    宫冲保宪道:“那第一使徒心思倒是缜密,他看出了咱们几人,不想死,便直接用强大的实力碾压,而天机老人那人,生死已经看淡,不过对这唯一的儿子,却是紧张得很。”

    “这家伙是对症下药啊。”

    蕃戒问:“你难道都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宫冲保宪摇头:“无解,任何智谋,计算,都是在一定对等条件之下,这第一使徒并不玩那些拐弯抹角的东西,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任何计算,智谋,都无济于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