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328章 神童出手(为白银大盟赵三华贺,4)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1328章 神童出手(为白银大盟赵三华贺,4)

推荐阅读:、
    十五,元宵,花灯。

    方醒一家照例和朱瞻基会和,只不过今年却少了胡善祥。

    “御医说最好别来,不然被冲撞了危险。”

    朱瞻基笑道,而孙氏在他的身边巧笑倩兮,很乖巧。

    嗯,很乖巧!

    可一想起朱瞻基的那个败家儿子,方醒对这个女人就生不出好感来。

    据说朱祁镇不是孙氏生的,而是某位宫女的产物。

    不过方醒不准备去管这个,他觉得到了朱祁镇要上位的时候,大明已经不可能会允许皇帝任性的指手画脚。

    而后就是一串人,朱瞻基的弟妹们都在,周围一堆太监嬷嬷和侍卫在便衣保护着。大抵此刻的北平城中,这支队伍是最庞大的。

    土豆hé píng安各自紧贴着自己的母亲,而无忧被方醒抱着。

    呃……其实不算是抱着,方醒叫人缝制了一件类似于后世那种襁褓,可以把无忧挂在自己的胸前。

    这个形象的方醒大抵是没人见过的,所以朱瞻基的弟弟mèi mèi们都好奇的看着,羡慕着,羡慕无忧的待遇。

    朱高炽也就是对朱瞻基多一些关注,后面的儿女却有些顾不上了。

    而婉婉有些沉默,因为她想哭。

    “小方,你不许闹啊!要乖乖的。”

    小方也被婉婉抱在胸前,只是时间长了她受不了,再加上小方不时的折腾一下,小女孩终于是忍不住了。

    “郡主,把小……小方交给奴婢吧。”

    一个嬷嬷上前劝道,而且还看了方醒一眼。

    小方,方醒的嘴角抽搐着,朱瞻基也是忍俊不禁的道:“婉婉顽皮,德华兄受累了。”

    身后的孙氏捂嘴笑道:“郡主是和兴和伯亲近呢!”

    和她并行的张淑慧淡淡的道:“郡主和我家的人都亲近。”

    孙氏笑了笑:“张夫人这话可是正理,郡主纯真,连陛下都喜爱呢!”

    小白看不惯这等场景,就哼道:“郡主可不会嫌弃什么,连庄上的女娃都能一起玩。”

    这是在隐晦的说孙氏有些假,张淑慧就嗔道:“你懂什么!一天就瞎说!”

    孙氏面色不变的道:“二夫人倒也是活泼,让我这等陷在内宅的女人羡煞呀!”

    小白一听就不乐了,准备反击。

    张淑慧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手,不许她造次。

    孙氏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你们不过是两个女人,而且深得兴和伯的宠爱,幸福啊!

    可我呢?太孙的后宅女人无数,上面有太孙妃,中间下面的那些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我若是坦然而对,怕是已经被打进了道观,或是找一个小院子软禁起来,等朱瞻基登位后,就找个冷清的地方了此一生。

    孙氏依然在微笑着,仿佛要带着这个微笑一辈子,直至死去的那一天。

    这便是想有一番作为的女人的悲哀!

    小白回头看了一眼,朱瞻基的弟弟mèi mèi们大多是在看街边的花灯,不时有小的在鼓掌欢呼。

    而朱瞻墉却有些沉默,不过小白并不关注他,因为她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家伙。

    干瘦,肌肤黑,眼神……小白想到了邓嬷嬷的那柄细剑。

    对,就是那种眼神,和邓嬷嬷那柄细剑一般的尖锐,看的人眼睛疼。

    小白把那人看了一眼,赶紧回过头来,只觉得胸中嘭嘭嘭的直跳。

    孙氏看到了小白的面色,也回头看了一眼,却没现异常。

    “怎么了?”

    小白伸手去抓住方醒的后襟,方醒就回头问道,然后目光扫过身后,也看到了那个混在侍卫里面的黝黑男子。

    “那人是谁?”

    那个男子看着大约是三十多岁,不过外形太过干瘦,所以方醒无法判断出他的真实年龄。

    朱瞻基不用回头就知道方醒问的是谁:“那是皇爷爷临时派出来的人,据说身手吓人的厉害。”

    方醒点点头,心中却开始了猜测。

    既然是朱棣派出来的,那多半是太监。

    身手厉害,那不会是……

    “宫中难道有给太监们练习的秘籍?葵花……”

    朱瞻基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据说蒙元被驱逐时,宫中有不少太监都没跟着去草原,里面有些古怪谁也不知道。”

    那大概就是皇帝身边最精锐的保护力量了,看那男子的模样,估摸着宫中也没人会跟着练习,不然以后明朝的皇帝为啥被人差点勒死都没人管。

    一路游荡着,等遇到灯谜时,婉婉就央求朱瞻基和方醒去猜谜,然后赢了花灯来。

    可方醒却大义凛然的道:“那些都是百姓玩耍的东西,咱们若是出手抢光了,何其残酷啊!”

    剥夺别人不多的乐趣,确实是残酷。

    可方醒的目的却不是这个——哥不会啊!到时候丢人都丢到哈列国去了。

    朱瞻基倒是跃跃欲试,然后被婉婉怂恿着过去猜了几个灯谜,结果只对了一个,赢得一个最简单的花灯,外面只画了一朵红花,简陋到了极点。

    可这个花灯就让婉婉欢喜极了,而朱瞻基再看看那些弟弟mèi mèi的眼神,只得向方醒求救。

    你好歹是神童啊!猜灯谜那不是跟玩似的?

    方醒让他们等着,然后过去找了一家卖猜一体的花灯店,冲着那些灯谜指指点点的,不过是一炷香的功夫后,他就回身让人来拿花灯。

    没有什么打脸,没有什么装比,方醒就这么微笑着让人来要花灯。

    “哇!好厉害啊!”

    婉婉两眼放光,把花灯塞给悻悻的朱瞻基,然后第一个跑过去挑选花灯。

    孙氏噗嗤笑道:“殿下学的是治国手段,兴和伯当年可是号称神童来着,这长短不一样,殿下无需烦忧。”

    朱瞻基诧异的道:“我并未烦忧,只是在想着德华兄平时不露文采,那必然是在藏拙,而今日只是为了这些孩子他却肯破例,果然是与众不同。”

    孙氏愕然,然后掩饰的一笑。

    关系居然好到这种程度?

    孙氏记下了这个细节,然后也喜滋滋的去选花灯。

    方醒笑眯眯的站在花灯边上,叫侍卫们看好这堆人,不然把人店铺点着火了算谁的?

    那个黑瘦男子却在此时靠近了方醒,在辛老七挡住的情况下,说道:“兴和伯,晚上有事,不可贪玩。”

    “啥事?”

    方醒漫不经心的问道,目前的京城再不会生什么谋逆大案,无比的安全。

    男子的声音有些尖利,说道:“到时候就知道了,兴和伯记得早些把家眷送回去。”

    方醒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这人算是老朱的贴身保镖,他说有事,那必然就是有事。

    大家挑选了一阵后,然后恋恋不舍的被催促着继续前行,店老板笑呵呵的挥挥手,然后伸手进袖子里一摸,就摸出一张宝钞来。

    “果然是有钱人呐!今晚这一笔就赚够了,喝酒去!”

    店老板笑呵呵的吩咐伙计看好花灯,然后自家就往后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