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湘西秘术闯都市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村长是杏林高人

《湘西秘术闯都市》 第六百六十四章 村长是杏林高人

推荐阅读:、
    “确实没有!”

    我有些沮丧的摇头道:“其实她以前是个大名鼎鼎的阴煞女,全身的阴煞之气隔着几米都能感觉到,后来跟着王家三老去回龙山修行了十二年。”

    “这十二年里,王家三老用了秘法帮她理顺了体内的阴煞之气,所以现在她能自如的控制和隐匿这股气息。”

    “原以为经王家三老调养之后,她的阴煞之气已经完全收放自如了,想不到还是被村长察觉到了,看来雪雁的修为还有待加强啊。”

    哈哈哈。

    村长朗声笑道:“一阳,雪雁的阴煞之气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只需要几贴药就能帮她彻底解决,现在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吧。”

    “昨天晚上?”

    闻言我不由得苦笑道:“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生,搞的我生了一晚上的闷气,到现在还气得我胃痛!”

    “莫生气,莫生气!”

    村长从池塘边的茶几上给我倒了一杯清洌的茶水,开解道:“人生就像一场戏,生气小心气出病,看你今天的表情,大概是失算了对吧?”

    “没错!”

    我边说边盯着村长满是皱纹的脸庞,疑惑道:“白影人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计划,所以昨天并没有出现,可是我的计划只有包括村长在内的四人知道,莫非那白影人有末卜先知的能力不成?”

    末必!

    村长摆手否决道:“白影人当然没有末卜先知的能力,但他极有可能是一个心思敏捷的人,而我们昨天的行为肯定是露出了马脚,所以才会导致计划失败!”

    “那现在该怎么办?”

    “如果他的心思真的那么敏捷的话,我们要抓他可就难了!”

    嗯。

    村长睿智的点了点头,复又疑惑道:“既然他不出手,那我们何不主动出击呢?”

    “所谓先制人,后而受制于人,也许我们主动出击的效果会比坐以待毙要强!”

    “村长您也想到了这一招?”

    “难道你也有此打算不成?”村长冲我会心一笑。

    对!

    我静静的坐在池塘边上,将自己早上想到的计策轻声附在他耳边说了一遍。

    末了村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接下来一整天闲来无事,于是又在药王寨里瞎逛起来,反正白天白影人不敢出现,所以我倒是可以毫无顾忌的欣赏整个村子的全貌。

    这可能还是我来寨子里这么多天以来,头一次有如此闲情晃悠,而且只有我一个人,那种感觉着实是宁静。

    加上这个寨子并不算大,而且寨子里走失了那么多年轻人之后,更显得有些静谧,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看着这些白墙黑瓦的房子,当真有种梦回古代的错觉。

    这种幽静而闲适的生活,是城市里无法体会到的。

    想想在禅城的那些日子,要么就是朝九晚五的工作,要么就是打妖怪,斗邪教,真正闲下来的日子当真是少之又少。

    此时猛然独自一只置身于偏远的小村寨里,还当真有一丝惬意呢。

    脚下随心的瞎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前几日晚上被村民围殴的祠堂。

    本着好奇的心态,有些诚惶诚恐的走了进去。

    好在这时候祠堂里没有人,所以我要欣赏这栋奇怪的古建筑倒也方便了许多。

    从祠堂内的装修来看,似乎已经有些年头了,尤其是屋子的风格,与村长家里的建筑有几分相似,估计也是明朝前后翻新过。

    不过里面供奉的雕像却又让我有些大跌眼镜。

    很奇怪,这座雕像即不是诸天神佛,也不是道家三清,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从他的外形和衣着打扮来看,好像颇有一些大汉之风,想来应该就是这个寨子的先祖吧。

    不过雕像上的人我并不认识,而且也没有兴趣去深究,毕竟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历史典故浩如烟海,真要深究起来,怕是一辈子都说不清道不明呢。

    但是雕像前面的许愿红绸上我倒是现了一些猫腻。

    红绸上有一段写得非常小的字,字迹异常洒脱,与丹青房里的字画有着相同的神韵,虽然用的是繁体,但我还是认了出来。

    “剑萍吾妻,今生至爱之人,如能保佑她身体早日康复,我愿折寿二十年相抵!”

    天呐!

    丹青居然曾在这庙里写下过如此誓言,他对剑萍感情之深,当真是令人有意外。

    不过最让人不解的还是这上面所传递的信息。

    从字面上的内容来看,似乎剑萍曾经生过一场大病,而且在这个以医术而闻名的寨子里,似乎也没有人能治好,所以万般无奈之下,丹青才会跑来向祖师爷许愿求助。

    接着又联想到剑萍那具毫无生气的躯体,顿时一个惊天的阴谋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

    难道剑萍根本不是生人?

    想到这里我已经有些后背麻了。

    这个曾让我有些感动的姑娘,她是那么善良,又那么温柔,可她居然不是生人,天呐,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咳咳……”

    一阵轻咳之声不合时宜的从我背后响起。

    闻言我连忙放下手中的红绸,匆忙转过身去打量。

    丹青儒雅的身形在我眼前浮现,也不知是几时到来的,估计已经看到我手持红绸的场景了。

    “一阳,你在观望什么?”丹青面色平静的询问。

    “没……没什么。”

    我吞吐的回应一句,快从许愿红绸边走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一阳,刚才你看到了什么?”丹青双目有神的盯着我好奇的问。

    虽然此时他的脸色仍然一如往常的平静,但我似乎隐隐之中感觉到一股杀意在弥漫开来。

    莫非他已经现了?

    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我勉强挤了笑容,故作镇定的回答:“方才瞎逛着就走了祠堂边上,出于好奇心的驱使,便进来瞧了一瞧,是不是你们的祠堂不允许外来人进入啊?”

    不是!

    丹青不假思索的摇头道:“进祠堂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人一有旦有了好奇心,那就容易惹出麻烦,你懂吗?”

    说到“你懂吗”三个字的时候,他还刻意的加强了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