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疯狂梦世界 > 第1025章 一点都不配

《疯狂梦世界》 第1025章 一点都不配

推荐阅读:、
    面对这一根本就是纯粹挑衅的咆哮者,秦古眼神刹那一变。

    冰冷森然。

    杀意完全不假掩饰。

    “看见了吧!”

    “看见了吧!”

    “看见了吧!”

    ……

    但不等秦古对此挑衅作出任何一种方式的应对前,陡然,同样的咆哮声以排山倒海般模式突然出现。

    咆哮者,不再仅仅只是那名,倒趴在柱体上的年青击不倒沉睡者,而是如他一样,被以各种不同姿势,却四肢均没入柱体内的所有击不倒沉睡者嘴里发出。

    咆哮声无比整齐。

    整齐得就如同是由一个人,经海量不同的嘴在发出般。

    咆哮声很大。

    大到整个梦境空间里无处不在。

    而且每咆哮一次,就令所有聆听者耳膜有些隐约生痛。

    秦古眼神微微一闪。

    看似依旧以视线锁定着那名带头咆哮者。

    可眼角余光,却已然不着痕迹地向远处转移。

    尽管间隔了万米以上直线距离,外加中间可能的石柱遮挡,可这一切并无法阻碍早就将视线,不停于所站位置调整至看向那一地点最佳角度的秦古。

    其真正关注的地点,正是如魔方般扭成柱体高台的花园别墅。

    不知何时。

    那一圆柱高台上居然已经站上了一个人。

    虽说离得很远,以秦古眼下视觉能力不一定能将其脸庞上毛孔看得一清二楚,但看清其相貌却完全不成问题。

    可令秦古无语的是。

    别墅高台上家伙装神弄鬼的穿着一件连帽黑袍,黑袍的帽子不仅将其整张脸都遮得严严实实,甚至于宽大的黑袍,还将其身形遮挡得严严实实。

    完全不给任何人通过其外形,快速猜中其真正身份的感觉。

    除去此一悄然变化外。

    更令秦古惊愕的是。

    妹的。

    围绕着别墅扭成的柱体高台,最近的那一圈高高洁白石柱顶端,居然莫名其妙出现了一批人。

    他们出场方式辣么拉风。

    完全就是鹤立鸡群般,整个人笔直站在一根洁白石柱的最顶端。

    虽说眼下没有风。

    可秦古却分明于无形中貌似看到,他们的衣角在飞舞。

    不过于拉风的背后,秦古仍旧想吐槽一句。

    衣服与石柱简直一点都不配!

    是谁想出让他们在梦境中统一身着黑袍的?

    知道内情者就算了。

    不知道内情者原本还有极高可能因此梦境的主色调为纯白色,而误判梦境操控者的身份与阵营。

    黑袍一出,简直是大大破坏了此种附加效果。

    差评!

    也就在秦古默默于心底对新发现的重要情况吐槽时,遍布整个梦境里的大量击不倒沉睡者,却突然口风一变。

    单纯的词汇,刹那增加了更多新内涵。

    “你们看见了吧,那一根根矗立在隐村深处,与其它石柱并不一样的柱体,知道身处其内者是些什么人吗?”

    “他们是罪人!”

    “没错,怀疑隐村百余年来祖辈们代代相传的祖训,从内心深处不愿相信武道是主宰一切的隐村叛徒,尽管他们嘴里不说,但所思所想却逃不过隐村武道之神与神使们的眼睛与耳朵;甚至于还有一部分,则是悄悄混入隐村,企图破坏我隐村规则的外界奸细。”

    “你们看见了吧,看见了他们的下场吧。”

    “你们看见了吧,现在你们这些无知者可以开始选择了,选择是加入我们,还是变成像这些罪恶石柱上的叛徒与奸细一样下场?”

    “加入我们,你们将获得武道之神与神使大人的眷顾,变成一个永远也不会被击倒的超强武者,就如我们一样。”

    “不加入我们,将会如那些人一样,既然对隐村生出二心,就干脆不要再清醒的活着,直接于浑浑噩噩中走向死亡就好。”

    “选择吧,选择你们未来将要选择的路。”

    “记住,你们只有一次机会!”

    依旧是数以万计的击不倒沉睡者同时开口,用尽吃奶力气吼出的声音。

    依旧是无比整齐,如同事先排练过一般。

    秦古回神。

    用力甩了甩。

    因声量过大,导致有几分昏涨的脑袋。

    抬头。

    向一根根石柱看去。

    恍惚间,一根根石柱上的击不倒沉睡者个个嘴脸令人憎恶,似乎他们悄然化为一个整体,一个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随时准备将异类,也就是不愿臣服,与他们同流合污者连皮带骨一口吞下去的狰狞怪兽。

    数以万计的人突然在一个空间里疯狂咆哮是怎样的感受?

    秦古以前从未真正体会过。

    但现在切实体会了一把后。

    他立马暴躁了。

    暴躁与他们现在整齐的咆哮些什么内容无关。

    相关的是,实在是太吵。

    吵到如同魔音灌耳!

    似乎一下感觉,之前虽然眼神令人厌恶,姿势让人恶心,却不知什么原因集体保持沉默的击不倒沉睡者是那么可爱。

    可爱到只要他们依旧保持之前沉默,并没有切实伤害到他们中任何一人,他都愿意与他们如好朋友般和平相处。

    收回视线。

    看向四周同伴。

    所有见习猎手们尽管还能维持表面的正常,可发白的嘴唇,显示他们眼下所受到的冲击,绝对比表面上表现出来的状态,糟糕了不知多少倍。

    而白露,这个明显在隐村原住民中,无论是头脑还是处事手段都要领先平均值一大截的姑娘,倘若没有身侧唐涛的扶助,估计已经因此场面,惊吓至瘫坐地面。

    此情此景令秦古眼中的阴云刹那加厚。

    他们都尚且如此。

    那么几乎属于毫不知情小白花般状态的隐村原住民呢?

    视线一转。

    入眼处。

    原本已因某些隐村同伴发自灵魂深处的凄厉呼唤,而有所觉悟,企图重新站起的大量隐村原住民,不知何时又重新跪下了。

    而且其中有一部分人不仅是跪下,而且是跪得五体投地,连脸都贴上了冰冷地面的那种。

    这些人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很难准确辨明,他们之所以颤抖,到底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兴奋。

    三秒后。

    不等秦古根据更多细节,获取其中结论。

    他的眼珠陡然一瞪。

    只看见千余米外,一众几近匍匐在地的隐村原住民中,有一道身影突然如之前碎石般,诡异的在没有任何可见外力帮助下,整个人直接保持匍匐姿势浮上空中。

    而随着这一道身影,宽阔隐村梦境中,但凡秦古眼下视野可见的范围内,更多身影正在从人群中诡异的向上浮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