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白泽手札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地下隐患

《白泽手札》 第三百二十六章 地下隐患

推荐阅读:、
    “我孱弱无能的哥哥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让人吃惊啊!”库洛洛早已经知道发生了政变,此时一问也不过是解惑而已。他的语言依旧冰冷,老帕苏朗国王确实不算什么明君,妖精王国在他手中也走了不少错路。急功近利、眼界狭隘可谓是这个国王最贴切的评价。但帕苏朗老国王对自己的长子也就是格瑞姆却极其的关爱,因为他这个哥哥一向是以懦弱无能的姿态示人的。

    “面对那样的变故,心总会变化的,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而已!”格瑞姆恶狠狠的回应道。

    “啧啧,真是可怜的牵线木偶!”库洛洛摇了摇头,他已经通过面前性情大变的兄长明白了什么,“雷吉斯老疯子,还不给本王滚出来么?”

    库洛洛愤怒的声音在大厅中回响,但四周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住口,雷吉斯老师是我们妖精一族最伟大的学者,是整个族群的拯救者和英雄。我不允许你对他有一丝的不敬!”格瑞姆情绪激动的嘶吼着,手中出现一杆类似枪械的诡异法杖,杖头上的充能水晶泛着赤红色的光。不待库洛洛有什么反应,一道纤细的红色光线便从水晶中射出。

    “嗡……”库洛洛轻轻的甩了甩细长的手指,他瘦小的身前出现一面硕大的透明盾牌,盾牌上有三重法阵交错旋转,赤红色的光线射在上面发出恐怖的能量波动却无法推进半步。

    “唉,即使变成了别人的牵线木偶,废物也依旧是废物!”库洛洛叹息一声,“当年你就因为受不了一丝半点儿的苦楚,法术不通武技不能。全靠这些歪门邪道的外物支撑那一点儿可怜的尊严,现在依旧是这样。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力量的本身源于自我……”

    库洛洛手指挥动了几下,盾牌上的三重法阵剧烈的扭动起来,随即一个个化成光影冲向格瑞姆。妖精被狠狠的击中,法术的光晕在那套精致的战甲上闪烁了几下便重归虚无,显然无法突破那套战甲的防御。但法术带来冲击力和动能依旧还在,妖精被击飞老远随即摔倒在地上。

    格瑞姆有些慌张错乱的爬了起来,口中愤怒的嘶吼着:“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对我出手,我可是你哥哥……”

    “是啊,杀害了父亲的哥哥,背叛了种族的哥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当年在离开前没有杀了你才是我犯下的最大错误!”库洛洛声音冷冽,缓缓的向前方走去,“虽然很讨厌那个老家伙,但我从心里可从没有想过要……杀了他!或者说,我从没想过伤害任何一个族人。但你,死不足惜!”

    “库洛洛,你以为你是谁!不就是运气好,不就是擅长点儿谋略。凭什么所有人都夸赞你,凭什么你永远是对的,凭什么?”格瑞姆脸上闪过一丝疯狂,整个人跌跌撞撞的似乎想要逃跑。

    “运气?当你把所有人努力的回报都当做运气的赐予的时候,你就已经无药可救了!”库洛洛单手前伸,随即慢慢的握紧。空气中渐渐凝聚出一个炽红色的大手将格瑞姆抓在其中,随着库洛洛手指逐渐合拢,大手也将格瑞姆攥的越来越紧。那套精致的战甲逐渐发出一声声不堪重负的扭曲声,格瑞姆发出一声声惨嚎。

    “空气中满是地核热能,我说为什么地下的能量转换法阵没有能源输出了,原来是被你们引向了这里!”库洛洛看着眼前浓郁的地热能量,眉头却不由紧皱了起来,“当年之所以建立转化法阵,不仅是为了能量汲取。同时也是为了梳理躁动的地热能量,防止地下火山喷发,你们擅自更改输送通道,这是想自杀么?”

    “放……放开我,库洛洛……这一切都是雷吉斯老师安排的,我……并不知情!”格瑞姆挣扎的乞求道。

    “雷吉斯?一个被流放的疯子学者怎么能够掌握我族权柄,要不是你这个白痴,他哪儿来的控制权限!”库洛洛厌恶的训斥道。

    “雷吉斯老师……救我……我不想死!”格瑞姆朝着一个方向伸出手臂,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想想我的要求,你一直都是最听我话的对么?”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无尽的黑暗中传来,晨曦几人循着声音望去却没有发现人影。

    “唯有你自己可以救自己,你不是想比库洛洛更强更耀眼么,现在你只要轻轻的迈出一步……”声音断断续续的不断传来,让众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求求您,我不想变成那种东西,我……”格瑞姆绝望的嘶吼着。

    “那我只能无奈的和你说再见了……再想一想……再想一想……只要一步……”

    “老白,那家伙藏在哪里?”晨曦也觉得眼下的情形不对,略有些紧张的问道。突然出现的格瑞姆倒像是送上门的鱼饵一般,那个疯子学者雷吉斯明显是想借他们的手逼迫格瑞姆做什么。

    “声音是通过一些小设备发出来的,他本人则处在你们脚下。在熔岩的深处有一个强大的活人俑,,以你们的实力甚至无法抵达那里!”白泽回应道,“那具活人俑的能量并不充足,还处在半成体的形态,所以尽量不要去招惹那种东西。”

    “活人俑?就是融合了妖精灵魂的熔岩傀儡吧,这个疯子把自己也变成傀儡了?”晨曦一愣神便明白了原委。他环顾四周,看着那一具具宛若雕像的东西,心中有些不好的猜测。

    “别看了,周围这些全部都是,而且全部都是完成体。只不过都还在充能,没有激活罢了。”白泽提醒道。

    “库洛洛,别再刺激他了,我们走!”晨曦大吼了一声。

    “……”库洛洛有些疑惑的扭头看过来,却不妨格瑞姆身上出现一道庞大的能量波动。

    挣扎在生死边缘,意志本就薄弱的格瑞莫似乎早已经崩溃,“超过库洛洛……超过库洛洛……”

    他不断喃喃自语着,身上的盔甲爆发出一团明亮的光焰。库洛洛凝聚出的法术之手被彻底击散,格瑞姆则凌空悬浮在原处。

    “老家伙,我不稀罕你的保护啊……”格瑞姆仰天咆哮,伸手撕裂了身上的精致盔甲。

    “不对,这盔甲是父王主动留给他用来抵挡某种侵害的,当年政变到底发生了什么?”库洛洛惊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