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盛唐无妖 > 第395章 内奸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網 wWw.bEidOUxIn.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这肯定是个假的了,都用不着验证了。

    岳柔神色平静,只看着端着崔凉的皮囊却阴霾诡异的“表哥”,她嘴唇微微动了动,“如果是来杀我的,用不着这么费心,是想用白玉堂来威胁我吧。”

    “如今这聪明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多了。”他的声音变得很沙哑,跟枯树似的,且还笑着,“你既然知道,也无需我问了,说吧,那老秃驴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岳柔:“他的确说了一些,但我不会告诉你。”

    这人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是吗?”

    他抬手,站在床边的人已经掐住了白玉堂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起。

    白玉堂呼吸艰难,危在旦夕,然而,这个人也只看到了岳柔垂眸,“我倒说这世间女子多情爱,没想到也有如此狠心的,放着小情郎的性命不管,只顾着所谓的道义。”

    岳柔:“你无所谓,不代表他人无所谓,这就是人跟人的不同之一。”

    他沉默了,面容越来越阴沉,杀意也越来越甚,“看来我也不必浪费时间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把你杀了,抓了你的魂拿回去好生搜一搜。

    岳柔心惊,搜魂?此人还会此极恶邪术?

    心惊中,他的手摊开,眨眼便到了岳柔的身前.....

    轰!

    破屋顶而入的人直接尺子从上而下劈裂了那个控制白玉堂的人。

    其实不是人,是傀儡鬼影,也是一种术,术破灭了,人裂开了,顾曳手中红颜一转,罗汉步一走,七个叠影一合,那尺子几乎全部赤红,朝着“崔凉”的头....

    轰!打空了!他变成了黑烟缥缈流窜,眨眼就到了顾曳身后,探手按下,朝着顾曳的后背心.....

    陡然!还有两个叠影从左右猛然窜出,合一,两把红颜交叉了似的直接格挡了他的手。

    好快的罗汉棍法,不,应该说尺法!

    黑烟再窜,却是卷了岳柔破出窗外。

    白玉堂落地吐血,看到这一幕后用了最大的力气拔出灵剑....

    “去!”

    咻!

    灵剑飞射而出,朝着那人的后背,他转身,反手朝灵剑拍去!灵力溅射,虽然威力不小,但毕竟操控者虚弱了,对于这个人的杀伤力并不是很大,所以一掌就拍飞出去了。

    拍飞出去的灵剑发出悲鸣,仿佛在哀泣自己的不甘,如他主人一样不甘,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卷走....

    黑暗中,一束红影冲过去,像是接力,抓住了弹回去的飞剑,剑如手,旋转,灵力爆鸣,光明照满整个院子,一旋,一甩!

    刷!

    灵剑如回力镖飞梭而去,切割空气,朝着那人的头颅。

    再探手,手中黑气云绕,竟似刚爪,抓住了灵剑,手中黑气跟灵力冲突,发出尖锐的切割声,但....顾曳到了,转尺,九方焱流凝于尺尖。

    他见状脸色一变,将岳柔挡在身前。

    但影子飞梭,竟是假的顾曳!

    真的顾曳已到了侧旁,一尺子打向他的手,缩回去了!

    岳柔就被顾曳一手往回拉,另一只手握着红颜,一红颜尺尖为点,朝着他的腹部轰然一刺。

    砰!腹部重击,火光爆裂。

    这光太过耀眼,但格挡腹部的是一只手,尺子刺在了他的手上,既是洞穿,却也让他眼中森冷。

    岳柔落地的时候看到顾曳一尺子刺着那人往下飞。

    砰,落地,地面龟裂,灰尘翻涌,周边的树木本在夜下寂静,却都在此时哗哗作响,落下无数的落叶。

    但是落地后,这个人嘴巴蠕动,咒术很诡异,顾曳感应到了,更看到诡异的黑烟密密麻麻攀爬在地面上,那些灰尘被黑烟一碰都被驾驭了似的,地皮都像是被刮了似的,尘土翻滚,变成了一个沙尘暴似的,视线都不分明了。

    顾曳被困在其中,岳柔在外面拿出了通讯箭,正要点燃....

    一根燃着极光的箭矢从黑暗中破空而出。

    论箭,岳柔看过李大雄的,也看过许多人的,但这个人的.....

    她也看过。

    嗡!

    一箭刺入尘土之中,爆了光,像是粉碎,将固化的尘土都给酥化。

    有人来了。

    那人站在树杈尖端,但手中并无弓,但有箭,竟是降力凝聚成箭矢催发射击?而这箭中也是附着术,刚刚瓦解固化沙土的就是一种解崩的术。

    好牛的术法!

    岳柔认出了那个人....是暗卫,崔凉身边的暗卫。

    崔凉来了!

    许是忌惮,那人眼眸深沉,转身就要逃.....

    九方炎流席卷,将尘土反逆卷,犹如焚烧的土墙朝着那人直接压过去。

    他躲闪。

    但刚刚好.....十八叠影飞梭而出,轰!

    红颜打在他的后背。

    将人硬生生打入地面,炸出一个深坑来。

    太快,太准。

    暗卫看到了,看到林中的人打了一个手势后才默默潜入黑暗中,而林中灯盏缓缓亮起。

    崔凉便是在提着灯盏的护卫尾随下走出。

    顾曳站在坑边看他,“我就说你这么有钱行走江湖的话没个强大的降师保护是不太可能的,但没想到这么强。”

    上人啊。

    难怪博陵的崔家兄弟被他耍着玩。

    总觉得不只是个商人。

    “但比不得顾姑娘有钱又有能力的好。”崔凉走出,只是打量了下岳柔,确定无碍后才笑了。

    “你应该先说我有颜值。”顾曳随口扯淡,却又皱眉。

    “这是傀儡架子吗,一个木桩?”崔凉顺着顾曳的目光看,那坑里哪里是什么活人,更不是伪装成他的人。

    只是一个被顾曳打了稀巴烂的木头桩子而已。

    “崔老板是一个很有见识的土豪。”顾曳看了他一眼,“不过这个人果然很狡猾,只用傀儡术动手,自己本尊没有暴露,但这个木桩.....”

    顾曳看着这个木桩,忽然眯起眼,人陡然窜出,直接一尺子打响岳柔。

    岳柔瞳孔缩放,但顾曳手中的尺子打在她身后——那棵树。

    但打空了,虚无缥缈的空气而已,好快的速度,顾曳凝眸,看到那鬼魅黑影底底笑了下,窜入黑暗中,她往后打了一个手势,人追了出去。

    崔凉身后的暗卫本要上去帮忙,却被崔凉叫住了。

    “她的意思是她去追,你留下庇护岳柔。”崔凉淡然,却看到屋内白玉堂的表情,似乎有些.....

    他偏头,挑眉,对岳柔道:“去除非给他熬点药吧。”

    岳柔不疑有他,去了厨房,崔凉踱步走进去,那医师已经避开。

    屋内就他们两个人。

    白玉堂不说话,却听到崔凉幽幽说:“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下一次你还是让我看到你这般窝囊且让她受制于人,我就杀了你,以绝后患。”

    他的语气轻柔,不带杀气,不带锋芒,深藏不露得像是一池死水。

    白玉堂本就是锋芒毕露的人物,他可以在岳柔面前一再折服,但对于崔凉......

    “你的确有这个实力,可你也不愿冒险,她会恼你。”白玉堂沉声,却见崔凉说。

    “所以我说你天真,也只止步于复仇却不能脱身干净,惹一身腥,一腔孤勇而已。”

    他双手交叠,温润如玉。

    “我有的是法子让你死得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她永远不会知道,而我永远不会露底,更不会让她选择到底要不要恨我,至于她会伤心.....”

    崔凉轻轻笑着:“人生在世,总有儿女情长为情所痛的年轻时候,几年光景也就过了,你还没有优秀到让她寻死腻活的地步。”

    凉薄得很,也强大得很。

    哪怕他看起来苍白羸弱,手无缚鸡之力。

    白玉堂不语,他知道自己此时是败的,一败涂地。

    他也知道这个人在逼他做选择。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

    顾曳在黑暗中穿梭,后头叶焚香跟韩以枫已经察觉到她放出的气息赶上,三人从三面包抄,将对方逼入一林子。

    戒魔大师等人已经来了。

    几个上人包抄.....

    但这人对此地十分熟悉,眨眼就传出了林子。

    不见了?!

    顾曳却是追得最近的,脚下一点人就窜到最高的树冠顶,直接扔出了一炽光石,炸出光来,方圆数百米都能看清,但就在那时,轰得一声响,像是外面有人遇上了那黑影,出手了!

    但众人追上的时候,只看到稀巴烂的院子外面有一个肥胖的和尚正要追过去,却被戒律喊住了。

    “气息消散,遁走了。”刚刚顾曳等人恰好看到一个黑影消失在小道口。

    火攻大师追上去也是无用吧。

    但看火攻大师打出的地面坑洞,火星还在溅射。

    好厉害的火术!

    顾曳暗道这个上人的实力可不下于戒律啊,却只是个厨子,这小明寺可真够深藏不露的。

    “怎么不能追,刚刚很近!”火攻大师还有些懊恼,“他把我的菜都炸了!”火攻大师埋怨着,众人默默想,这不是你自己炸的吗?

    “不过刚刚那人是谁?”

    “应是内奸,隐藏好深啊,对这边偏僻地带都如此出息.....”戒魔大师神色凝重,却又看向顾曳。

    她可有怀疑的人?

    顾曳却在想,一个隐藏多年,实力至少上人级,而且对主持跟吾白大师无比熟悉,又有资格接触小明寺机密的人,不就是那五个人最符合条件吗。

    那么,谁没有在这里,不就是嫌疑最大的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