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盛唐无妖 > 第396章 祸患,逆境?(二合一大章,一月一次渡劫来了,明日不更)

《盛唐无妖》 第396章 祸患,逆境?(二合一大章,一月一次渡劫来了,明日不更)

推荐阅读:、
    t?,?s?21?`q.?U??Xb?弛k???F???F?R?1??X?2I;M?' !??———————\r

    到底谁不在呢?吾恒跟戒律不在。\r

    顾曳跟叶焚香对视一眼,各有思绪。\r

    顾曳回去再见到岳柔也就一会儿的事情,崔凉还在,白玉堂也在医治,岳柔跟顾曳单独在房间里。\r

    “主持前几天还是正常的,如以往给玉堂医治,但两天前他医治结束,忽跟我说接下来几天他不能来了,我当时以为是主持有事,可他提起了你。”\r

    顾曳瘪瘪嘴,“我就优秀到让人这么放心委以重任?”\r

    岳柔微笑,“他是说你虽然特别能折腾,但也有能折腾的好处,起码够奸诈。”\r

    “小柔柔,不要调皮....”顾曳翻白眼,“然后他说什么了?”\r

    岳柔缓了下,说:“如果事情真的到了偌大的小明寺都无力抵抗的地步,那就在毁灭到来之际,敲响丧钟。”\r

    顾曳皱眉:“我听着怎么像是在叫我们自杀。”\r

    有什么就不能明说?大爷的!\r

    不过顾曳也知道主持可能也在担心这样的话被对方得知,算是二次防护。\r

    但她觉得现在也没到那个危机时候,她也就不急着钻研这话的深意了。\r

    先去花雨台。\r

    “不带上人吗?”岳柔疑惑,顾曳就说:“还不知道哪个上人有问题,万一把有鬼的带去了,那就完了。”\r

    岳柔才明白顾曳是怀疑小明寺的上人里面有内奸。\r

    “戒律戒魔吾恒火攻吾白,吾白大师已死,刚刚火攻大师跟戒魔大师都在,只剩下戒律跟吾恒。”叶焚香分析着,“但吾恒大师之前跟我们一起在法洞之下,若要问一直留在小明山又不惹人怀疑且满足如今这个条件的.....”\r

    戒律!\r

    顾曳抿抿唇,“而且他还跟我一起接触过述律丹朱,后者被带走很可能也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r

    这么一想,戒律大师的确是十分可疑。\r

    岳柔看了看顾曳,但她觉得顾曳可能想得更深一些。\r

    只是这人太聪明,心机也深,实在不是她现在能轻易看穿的。\r

    “所以你决定哪个上人也不带?就跟叶姑娘一起去?”岳柔却有些忧虑。\r

    “你说错了。”顾曳起身,伸展懒腰,“叶美人我也不打算带。”\r

    已经准备好跟顾曳一起进去的叶焚香抬眸,有些惊讶,还有不赞同。\r

    “岳柔没有被那人带走,他必然会怀疑主持给她留下的秘密就是关于花雨台的,他会前去花雨台守株待兔,你一个人过去会很危险.....”\r

    “别急,我当然不是一个会拿自己命送死的人,其一,他现在正被我们惊扰,既知道我们这边知道花雨台,他的第一反应自然不是狩猎我,而是怕我们反狩猎他,所以他绝对不会去花雨台,其二,就算我进去花雨台,找到了那个地方,那又如何,他既然能把小姨妈两人都困在里面对付了,就绝对肯定那个地方是封闭性的,我进去就出不来,所以他也没必要过去。所以,综上所述,既然是去找人的,就无所谓人多少。”\r

    话是这么说,可让顾曳一个人去到底是不太妥当的。\r

    “得有个人照应。”叶焚香年纪比众人都大上几岁,之前从未反驳过顾曳,但在这种事情上,她并不打算让顾曳一家独大。\r

    “是有人照应。”顾曳挤挤眼,众人顺她目光看去,黑暗中正过来的宗藏帅和尚被莫名看得心发虚。\r

    他是错过了什么,还是正凑上了什么?\r

    崔凉看了宗藏一眼,暗暗道这位宗藏佛法高深,而且性格稳当靠谱,但那又如何.....还不是瞧着他长得好看。\r

    ————————\r

    “胡姑娘,你真的觉得这里有我们小明寺禁地吗?”黑暗中的花雨台依旧有瀑布水流声,宗藏虽然稳妥,却对大半夜随着顾曳来这里有些不安。\r

    这种不安源自于顾曳不找他的师叔们,却愿意叫他来......\r

    “你是不是担心我对你图谋不轨?”顾曳忽然回头问他。\r

    宗藏尴尬,“胡施主说笑了,小僧没有这个意思.....”\r

    “如果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也猜到我为什么不叫你那些师叔咯,既然你能猜到,说明你心理也是有怀疑的。要么怀疑要么担心,你二选其一。”\r

    总觉得大晚上的一个帅和尚被逼迫了......\r

    说,爱我还是吃~屎,你自己选!\r

    宗藏看到顾曳已经跳下了花雨台,下面水声哗啦,水汽浓重得很,他跟着下去,看她观察墙壁,“胡施主聪慧过人,素来很少出错误,小僧也非只会一味自信的人,只是他的身份悬而未定,胡施主不能说,小僧也不能问,只希望胡施主有结果的时候,能跟小僧告知一二。”\r

    顾曳瞥了瞥他,“你们和尚讲话都这文绉绉吗,不就想让我跟你通风报信....”\r

    嗯,粗俗点是这么理解。\r

    既然有了默契,那就不必再提了,顾曳专心找此地禁地的痕迹,但大晚上的,其实看不太分明,也怕弄光亮会引人注意,只能借月光而已。\r

    桂树就在山壁上,但那禁地入口到底在哪儿?\r

    顾曳目光扫过,忽然走到了湖边,湖面上飘着一些桂花。\r

    这边水汽最重,她已经浑身湿透,宗藏的目光从不落在她身上,也跟着看着这湖泊,转了下佛珠,道:“它不见了。”\r

    “是不见,吾白把它放在这里肯定不是白白养着的,它不见了.....”顾曳忽然下了水,宗藏跟上了。\r

    水下更黑,不过既然是水下,就不怕照明被发现,于是顾曳拿出炽光石,水下变得通明,很快到了水底。\r

    没有小莲花的踪迹。\r

    估计它也遭难了,或者入了禁地。\r

    两人观察底部.....宗藏忽然被扯了衣角,转头看去,顾曳指着不远处那一块,湖底泥沙单薄得很,下面有空气流通上来的话,泥沙被吹动,自然会少。\r

    两人拂扫开这些泥沙,露出一块大石板,石板有些偏移,泄露了缝隙。\r

    顾曳手指在上面摸了下,有些微缺口,被打斗影响的。\r

    两人对视一眼,合力拉开石板,发现下面还有一层薄膜,通了微弱的气,但水流完全不能进入,那么人呢?\r

    顾曳用红颜试探了下,进入了!\r

    两人一起跳下了这个洞,洞下是虚无的,没有半点空间感,倒是有气流,顾曳他们也算是逆流而下。\r

    好像过了很久才落地,但一落地就感觉有什么可怕的东西顺着靴子往上爬,顾曳低头一看,竟是一条条黑蜈蚣。\r

    她脚下一转,气劲直接崩碎了这些蜈蚣,粘液溅射黏在地上,但窸窸窣窣的,黑蜈蚣竟然遍地都是,而且墙壁上也都是。\r

    顾曳刚刚一闻粘液的气味就知道含有剧毒,暗道这么多的毒蜈蚣可真不是说笑的,但不必她动手。\r

    宗藏掌心一压,佛气流转成一团,压到地面就席卷过去,毒蜈蚣都被眩晕了似的,不能动弹了。\r

    顾曳用红颜挑了一条到眼前看,皱眉,“这蜈蚣很寻常,是被鬼气养出来的,而且繁衍速度加快,才如此之多。”\r

    “是雍刹鬼王头颅的缘故吧。”宗藏拂袖,这些蜈蚣就化成了粉末。\r

    但沈青玥跟主持到底被困在哪里?就眼前这些蜈蚣跟上面那块石板还远不足以困住两人。\r

    “这是一条通道而已,具体通向哪里还未可知。”\r

    内奸可能是戒律大师,这让岳柔等人内心多少有些紧张,但也克制自己不能露馅,倒是叶焚香看着花雨台的方向若有所思,一会儿,她问崔凉。\r

    “崔东家情报过人,可知在我们下法洞那几天,其余人如何?”\r

    其余人如何?\r

    崔凉:“沉王越王下山不见踪迹,公主李彧真也因青州府邀请而离山,都是你们下法洞后当天的事情,至于崔城等人,倒也一一走了。”\r

    “权贵避让正邪纷争,以免伤筋动骨,越发觉得这动荡是很有准备的。”\r

    崔凉笑的温和:“是这个道理,只希望叶姑娘你们能挺过去,而且离开了未必不好,就怕离开了又回来。”\r

    似有深意。\r

    叶焚香猜到了几分,但也知道这个人不爱管闲事,会把岳柔带离这里。\r

    至于岳柔肯不肯,他自是有法子的。\r

    崔凉.....这个男人深不可测。\r

    “我也希望崔东家能庇护岳姑娘周全”\r

    明日岳柔跟孟挽墨等人就都要被送出山,叶焚香看着黑漆漆的夜色,过了一会,她带着韩以枫离去。\r

    崔凉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r

    “你觉得这位淮南道的道子如何?”\r

    “不出五年就能超过属下。”\r

    崔凉淡笑,“不出三年”\r

    三年?\r

    最强暗卫沉默。\r

    “还有一个人会比她更快......有时候祸患也非坏处,毕竟顺境而生的多是废物。”\r

    崔凉转了下佛珠,转身进屋。\r

    ——————\r

    山中,一屋子黑漆漆的,叶焚香带着韩以枫缓缓走在山道中,若是常人恐会被吓死,何况这小明寺山中曾出了人彘凶案,死的还是上人,谁不惊恐?明日恐是一大波人要急着下山了。\r

    但叶焚香不惧,她走在山路中,最终到了那屋子前面。\r

    这里是吾白大师的住处,他死后,其他人避讳此地,也没人敢来了,一夜之间,这小明寺最风雅的地方就变得冷寂萧瑟了似的。\r

    似乎还有几分恐怖。\r

    山风吹来,带着些微血腥气。\r

    叶焚香顿足,韩以枫已经上前两部。\r

    正此时,门咯吱一声作响。\r

    一个人站在门口,里面黑漆漆的,他的脸也笼罩在黑暗中,半明不明的。\r

    月光幽幽,隐约可以看清一人的脸。\r

    叶焚香漠了漠,才幽幽道:“戒律大师是来看吾白大师的吗?”\r

    戒律大师看着她,点头,“想他了,来看看。”\r

    真的....只是来看看?\r

    ——————\r

    真正走了之后,顾曳两人才感觉到这甬道好像是引了山脉而建的,分叉口诸多,类似毒蜈蚣这样的地底生物也多,什么都有,两人这一路过去清理的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只了。\r

    “这是地下动物园啊。”顾曳嘴里吐槽人却站在一个肮脏老鼠窝前面,宗藏是和尚,对脏不脏的浑然是走精神无视路线的,可他见多了姑娘家爱惜自己的模样,这个胡施主倒是......\r

    她过去看了看老鼠屎积压腥臭的窝,里面还有一群群嗷嗷蠕动的粉红小老鼠,就看了一眼,她甩手一红颜进去把偌大的老鼠窝给烧焦了,那些小老鼠都来不及吱吱叫。\r

    宗藏有些懵,想要说些什么.....\r

    “小生命是吧?看里面的粪便数量跟毛发就可以知道他们的生长周期已经加快了好几百倍,而且是这几天的事情,繁衍什么的,数量是翻几倍递增的,再过几天,这地下动物园就得变成地上动物园了,这一头头老鼠都长得跟狗仔一样,外面的人还有活路?”\r

    所以顾曳斩草除根,宗藏也最终服气,没有异议,只是顾曳提及.....\r

    “就这几天的事情?”\r

    “不知道,应该是那雍刹鬼王头颅的鬼气泄露影响的,我现在琢磨着是不是那个人找到了这里,然后开了隐藏雍刹鬼王头颅的法门,泄露气息,这才引了小姨妈三人悉数过来......”\r

    鬼王头颅肯定是被隐藏的,而且肯定有什么禁术或者法门,那人隐藏多年才找到地方,但也开不了,否则早拿了头颅跑了。\r

    顾曳心里揣测,忽惊讶,宗藏也惊讶了,因为顾曳刚刚烧掉的老鼠窝里面一片焦黑,却有最内侧的墙壁是不受火焰焚烧的,仿佛有特殊屏障。\r

    “看来已经到了。”顾曳两人不肯浪费时间,用术法攻击了下,发现也破不了墙。\r

    材质很厉害,顾曳跟宗藏都认不出,而且.....\r

    “竟可以吸附降力!”\r

    泥牛入海似的,顾曳两人都被吓到了。\r

    “绕路,这里不是正门。”\r

    顾曳跟宗藏加快速度,很快过了这最后一条甬道口,但还未出甬道口,宗藏就顿步了,低头看着腕上的佛珠。\r

    佛珠在发光。\r

    “外面有东西在。”\r

    顾曳两人在察觉它,它其实也察觉到了他们,好像有低低的嘶吼声。\r

    顾曳跟宗藏心里一惊,各自戒备了走出去,却没看到什么东西,只看到这里过去是一石板桥,旁边都是水流,这水是环形流动的,看起来有些奇怪。\r

    “是水龙脉!我说怎么贯通了这么多道,是通了龙筋道走龙气,贯通到这水池中形成水龙脉,整座小明山其实都是一座龙脉地。”\r

    这座龙脉地的龙脉之气从来不显,只因都被内敛贯通在这里。\r

    一个大概十米直径的平台上悬浮着许多混沌色的气流,螺旋旋转着,无声,但看起来很恐怖,像是会卷走粉碎一切,力量气息完全克制内敛,不外放。\r

    顾曳他们也不知道它到底也多厉害,但肯定不敢直接靠近的。\r

    感觉这防御比那特殊石墙还要变态。\r

    手头垃圾降器不少,法洞里毕竟发了一笔大财,顾曳也不稀罕这么一把降器,就拿出往那旋涡里面一放。\r

    卷!顾曳差点连人被那恐怖的螺旋力卷进去,及时松手外加被身边的宗藏紧急一拉....她的脸跟那螺旋气流堪堪咫尺距离擦过。\r

    顾曳多冷静一人啊,愣是冷汗都下来了,宗藏正要默默将手收回,顾曳忽然转身,一尺子甩过来~~\r

    自然不是打宗藏,而是?宗藏侧步,双手合十,手中佛珠绽放佛光,压出一掌,朝着那石板桥下无声无息冒出来到他们身后的巨大蛇头打去!\r

    攀附石板桥下的巨大蟒蛇本是隐藏很深的,但没想到这两个人类洞察力这么强,被他们察觉到了....\r

    轰!蛇头被顾曳两人联手打歪,但连蛇鳞也没打下来一片。\r

    这蛇是上人级的吧,那人心思挺重啊。\r

    蛇尾从下面上来,朝着两人身体拍击,砰!地面被拍中了,但连裂痕都没有,不是蛇不够强,而是这个地方逼格太高。\r

    顾曳跟宗藏分开两边躲闪开,各在桥头一边。\r

    不灭定律,这大蛇直接扑向了顾曳。\r

    顾曳目光一闪,“速战速决!”\r

    宗藏懂顾曳的意思,这大蛇若是那人放的,就怕会传递消息给对方,时间越久,他们越危险。\r

    那么只能全力爆发了!\r

    宗藏手中佛珠光芒很烈,身上的僧衣流转了密密麻麻的佛字。\r

    顾曳虽然内在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可在降道,她一开始就认识九个降字,现在....\r

    好像就多了几个而已,压根没凑齐双十,偏偏她战斗力爆表,逆袭可到四卦巅峰。\r

    但在四卦里面,这样的认字文化程度只能算是幼儿园。\r

    忽然看到一个大学本科的。\r

    好惭愧啊好惭愧。\r

    这一催发,宗藏的身形仿佛一下子高大了好几倍,金光成像,像是一尊佛像,挥出一掌,这一掌金光妖艳,轰在了蛇头上。\r

    巨蛇身体有一瞬震,要挥拍过来的蛇尾也顿了顿,佛光其实是有眩晕震慑效果的,放在游戏副本里面就是天音的游戏技能打在BOSS身上,它的头顶会出现一个晕字,代表中了状态。\r

    此时的巨蛇也差不离了,眩晕状态外加震慑,身上的妖气弱了又弱,袖子中再飞出一小佛塔,宗藏双手螺旋,灵光流转,小佛塔飞到巨蛇上头,想要将它收困。\r

    但毕竟差着修为,宗藏有些吃力。\r

    顾曳本来想动真格的,一看宗藏这是的真格竟比叶焚香叶不差多少,哈,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她原以为这人弱叶焚香几分呢,难怪叶焚香看她让宗藏陪着就不坚持了。\r

    刷,顾曳拿出无声木鱼,木鱼发音。\r

    眩晕加佛字镇压!\r

    有如此佛气相助,宗藏如虎添翼,佛光越发昌盛。\r

    另一头,红颜转尺,化龙玉珏里面的储藏降力全面爆发,让顾曳的降力瞬间达到了四卦水平。\r

    她已经跑出,十八罗汉步,一步两步三步......叠影从下往上跳,踩着巨蛇的蛇身,十八步,十八人,叠加!\r

    红颜旋转,跳起,蛇头上方,红颜往下刺。\r

    就方焱流,爆!\r

    轰!巨蛇庞大的身体被直接打在地上,蛇鳞打飞好些好些,血肉飞溅,但也不算是致命伤,只是.....\r

    火烧是持续性的。\r

    焱流让它的本体痛苦不堪,又被眩晕着,妖力大幅度削减。\r

    上人?\r

    上人也怕这两个天才含金量杠杠的精英,何况两人身上加起来三把灵器!\r

    完全就是堪比上人的装备!\r

    巨蛇打趴在地上,沉声嘶嚎,身体蜷缩,上头的小佛塔放出的光网终于将它困牢。\r

    宗藏额头冷汗狂冒,浑身降力抽滚,想要将它收入小佛塔之中。\r

    越级收妖很危险。\r

    顾曳一个飞步到他身后,直接一掌将降力输入他体内。\r

    轰!光明大放......\r

    巨蛇终于缩小,随光入了小佛塔。\r

    光度开始减灭,宗藏嘴角有些微的血,但面上红光,反而神采不俗。\r

    成功了!\r

    但毕竟受伤了。\r

    顾曳让他吃药休息,自己到那螺旋气流之前。\r

    “收了这大蛇,那人肯定能察觉到了,我们不能久留,要么就联系人来帮忙....”\r

    顾曳更倾向于自食其力,她站在这深不可测的螺旋气流前面,脑子里不断转着——假如这里是空明那帅和尚弄的,那必定是他惯用擅长的手段。\r

    碑文!\r

    法洞下面有碑文,述律丹朱封印的地方也有。\r

    空明的套路就是碑文碑文碑文!\r

    法洞的碑文她倒是记住,但比不得真正能实体临摹拓印的。\r

    顾曳一秒钟就捞出了那块从述律丹朱封印地捞到的石碑。\r

    石碑虽然残缺,但她可以补上法洞下面的碑文,好了,可以开搞了。\r

    宗赞不知顾曳要做什么,但隐约觉得自己可以见识到这位女施主另一变~态的能力了。\r

    果然,他一边盘腿恢复伤势,一边睁着眼看着那人完完整整得将蕴含强大深奥佛意的碑文给....\r

    临摹了。\r

    没有曲折,没有打断,从开搞到结束很顺利,她将临摹又补全的碑文用降力控制无声木鱼的方式进入那螺旋气流中。\r

    是卷走?还是......\r

    气流忽然扭曲了。\r

    不好?!!宗藏几乎好冲出去救人,但...缓慢,是缓慢!!\r

    但并未停止,看来顾曳补全的不是真正的碑文,也就不是开门的密码,但至少是有用的,而顾曳也看到了里面的情况。\r

    其余不敢说,头颅什么的先别管了,她先看到了里面遍地鲜血,还有一个人躺在地上不知生死。\r

    女的!\r

    完了,是小姨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