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二 声东击西(上)
    “没错,凶手所谓的‘天帝圣意’,也就是其最后的犯罪目的,只有两个字……”

    “屠龙!”

    听完辰御天的这句话,几乎所有人都是怔住了。

    “他……他竟然想要刺杀皇帝?”玄曦惊呆了。

    屠龙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

    只是,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凶手的最终目的,居然会是这个!

    这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良久,雪天寒第一个回神过来,冷笑道:“果然是大手笔啊!”

    辰御天点了点头,冷冷道:“不错,而且还很丧心病狂!”

    雪天寒点了点头。

    从最后的那个“龙”字,必须要将被炸掉的十二个地方,在地图上依次连起来之事,足以看出这一切,都应当是凶手事先就计划好了的。

    也就是说,凶手从一开始,就打算炸掉这十二个地方。

    而且具体炸掉哪里的那个地方,也应该是他早就计划好的,

    否则,这些地方的位置也不会刚刚好就在地图上形成了一个“龙”字。

    换言之,所有的一切,都是凶手计划中的一部分。

    而从这方面来推理,就会发现,似乎替肖升报仇只是砸执行计划之时顺便做了一般。

    那么,凶手,真的会是肖升的哥哥么?

    这一点,他们还不得而知。

    但至少,如今,他们已经知道了凶手的到底想要做什么,完全可以趁着子时之前的这一段时间,阻拦其发生。

    而这,也是目前众人最需要做的,

    毕竟,对方是一个射技高超,轻功莫测,且极有可能掌握着,能够让人刻意忽略其容貌特征的摄魂术的可怕高手。

    而这样的高手,即便是混进皇宫里埋下炸药,辰御天也不会觉得有多意外。

    毕竟,对于凶手而言。皇宫内那些最高战力不过超凡脱俗巅峰级别的龙卫,实在是不够看啊。

    如果说龙尊还在的话,结果自然另当别论。

    可偏偏,几日之前,龙尊便和冰王炎尊一起去了襄州,目前根本就不在京城。更不再皇宫。

    因此,辰御天还真的有些担心皇宫安全了。

    毕竟,从凶手之前的犯案行为来判断,此人完全就是一个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而丧心病狂的家伙。

    什么人命关天,他的脑中,根本没有这样的概念。

    非但没有,他几乎是将人命看座草芥一般,随意践踏、收割。

    否则,十二起爆炸案中,也不会惨死那么多无辜之人了。

    这样的人,做出任何令人发指的行为,都是有可能的。

    “看来,我们得尽快将此事告与陛下得知了。”刑恩铭看了看墙上的血字,神色显得无比凝重。

    随即,他又看了看辰御天手中的地图。

    “这地图能否借我一用。我现在要立刻带着他,进宫面圣!”

    辰御天点了点头,随即将地图和屠字黑铁牌全部交给了刑恩铭,刑恩铭结果这些东西后,随即向众人告辞,在周林陪同下,进宫面圣去了。

    “我们也去吧……毕竟此事,关系到了皇兄的安危……”

    看着刑恩铭远去的身影,玄曦提议道。

    众人点头表示同意。只有辰御天道:“你们去吧,我还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

    说罢,也不理会其他人,径直离开。

    霍元极本想叫住他,却被玄曦拦下。后者对着前者微微摇了摇头,前者方才作罢,随其而去。

    不提辰御天独自回去九龙府,单说刑恩铭众人进宫面圣,他们在玄烨面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过之后,又将那张解读出“龙”字的地图和屠字黑铁牌呈给其观看。

    看过之后,玄烨和濮阳不得不相信了这一切。更是微微感都有些吃惊。

    而吃惊之余,整个皇宫的护卫系统,也是迅速运转了起来。

    很快,夜幕降临。

    皇宫的保卫部署也几乎完成了。

    皇帝寝宫,此刻已经被将近一半兵力的皇城军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起来。

    整座寝宫,此刻就如同一个铁桶很一般,就是一只苍蝇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过去。

    但寝宫内的景象,却又是与外面截然不同。

    这里除了主要的保护对象玄烨之外,就只有霍元极、雪天寒、刑恩铭三人而已。

    不过,此处虽说人少,但若论安全程度,比之外面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在如今的江湖中,圣境以下的武者,还没有几人,能够在冰火双秀的手上,走过几招。

    与此同时,几乎整个皇宫内苑,都布满了龙卫安排下的明哨暗哨。

    如此森严的防卫,哪怕凶手真的有办法潜入皇宫内苑,恐怕,也不一定能够躲过这些暗哨的眼睛。

    如果说皇帝寝宫的防卫如同一只铁通,那么这整个皇帝内苑的守卫,便如同一座战争据点,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难逃掌握。

    只不过,这样做的唯一缺陷,就是使得皇宫的其他地方,守卫有些空虚。

    但,相对于皇帝的性命安全,这些事情自然也就算不上是什么了。

    而就在整个皇宫内苑几乎成为战争堡垒的时候,九龙府后院的一个房间内,辰御天正坐在书桌后面,微微皱着眉头,拿着笔,在纸上不停的写着什么。

    走近一看,只见其面前的纸上所写的,正是此次案件的一些关键词。

    他,正在重新此次案件的思路。

    虽说已经破解出了凶手的最终目的,但辰御天总觉得,这件案子,似乎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而最让人想不通的地方,也是那个所谓的屠龙的信息。

    这个信息,既然是凶手的最终目的,那么凶手为何会这么大张旗鼓,甚至不惜炸掉京城中的十二处地方,来把这个重要的信息蕴含在里面呢?

    如果凶手真的想要刺杀皇帝,那么最正常也是最可能的行为,应该是暗中行动,最好在目的达成之前,什么人都不要透露。

    因为,按照正常的思路,只有如此,才能保证自己的刺杀计划能够顺利成功。

    毕竟,消息一旦泄露,那么刺杀失败的可能性,就会无限增大。

    可这个凶手,完全就是反其道而行,他不但小心翼翼的将这个最终的目的完全隐藏,而且还大大咧咧的将这个信息制成暗号,写在了犯案现场的墙壁上。

    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明着告诉全天下的人,我要刺杀皇帝。

    虽说那个破译暗号还是颇有难度,但辰御天还是觉得,似乎有些太容易了。

    当然,他并不是指暗号太容易,而是指,破解暗号的过程太容易了。

    这其中,最让他觉得奇怪的,就是那张烧了一半的残破地图。

    之前他还没有注意,现在回想起来,一个空置了将近大半年的空楼,为什么还会有一张地图挂在那里?

    这真是太奇怪了!

    简直就像是为了让他发现地图便是暗号所指信息而故意放在那里一般……

    “嗯?等等……”

    想到此处,辰御天忽然眉头一挑。

    “故意被我发现……莫非……”

    就在此时,屋外忽然有一道人影一闪而过。

    “谁?”

    辰御天站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窗户,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的人影,只看到窗户前的地面上,有一张白色的纸条。

    他走出房间,捡起纸条,打看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随即,他全力施展龙腾步,冲出九龙府,赶往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