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从最强,开始 > NO.199雷帝宝藏(26)

《从最强,开始》 NO.199雷帝宝藏(26)

推荐阅读:、
    金色的场域被打断,那原本应该被凝结在未知之处的雨点,此时诡异地在这洞窟之中下了起来。一滴滴的水珠,落成一条条的线,将这个世界与另外的维度相连。去往深渊之雨,将带走所有的血与罪。接天连地的水幕之中,只是让这洞窟更显黑暗与诡异。

    宝石似蒙尘,散落的光点尽数熄灭,就连那不断坠落扭曲的土地和巨石所发出的声响似乎也变得淡了,在雨声中渐渐地迈步远去了。

    漫长的岁月之前,身为主宰的紫皇,就诞生在这样的一个雨夜之中。

    传说紫皇的降临不禁附带深雨,在那天空中翻滚的乌云之中,还有着他诞生之时的景象残留着。不过就连这个传说,甘天也无从得知。

    变得漆黑的世界里,雪姬瞳孔里闪烁着苍色的火焰一般,为雨点都染上了部分颜色。

    “哇啊!变身~~~~~身身身……”

    为了给自己增加气势,甘天特意学着疯子的套路大喊了一声,而且因为是用神念发出的,他特意自己加上了回声的效果,一切都是为了气势。

    朦胧的光影之中,甘天体表的铠甲融化一般,变得紊乱不堪,仿佛退化到最初的那种紫色物质。但与此同时,无形的锁链开始在他的身体之中穿梭着,重新构筑着他体内的秩序。

    仿佛听到了锁链抽动的声响,仿佛感觉到自己被一层漆黑的锁链所包裹。那锁链不停地转动着,沿着自己的皮肤,仿佛纹路一般地活动着。

    从外界看来,甘天体表的那些紫色物质迅速地化作一片又一片的铠甲。

    全部的锁链崩断的瞬间,甘天的双眼反射出蔚蓝色的光芒。无尽的紫色光点自铠甲的缝隙间喷出,而后那一片片地铠甲严丝合缝地紧贴在一起,构成了一套紫色为主,白色为纹的铠甲。

    雨点坠落在铠甲之上,竟是激荡而起,无法想穿透其他的一切东西一样穿透这究极之铠。甘天看着沾着水痕的雪姬,微笑道:“终于,你也得到究极力量了。”

    雪姬向着甘天走来,她抛弃了邪剑,一边走,一边看着自己的双手,说:“没想到最后把全部的能力都聚合到一起之后,最后剩下的就是力量本身。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为什么紫皇拥有着纯粹的破坏之力,却让他这样的人成为了紫皇了。”

    甘天也向着雪姬走去,道:“现在,可以做个了断了。”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

    没有甘天的场域,洞窟处于不断的毁灭之中。然而,两股究极力量的存在本身就构成了场域,任那些巨石有多少吨的质量,都必须在他们之间的道路上让开。

    突然,上方传来一声沉闷至极的响动,整个地层似乎都震动了。

    数千吨重的土石,因为他们的疯狂战斗而无法维持,此时从他们的正上方脱离,向着下方坠落而至。

    不约而同地,雪姬开始奔跑,甘天迟了一步,也开始奔跑。大地无法承受他们的压力,每一脚落下,都必然会是被大炮击中般的场面。

    碎石穿空,两道身影迅速地拉近。那些土石从天而降,却无法对他们起到任何作用,还不如那不断在他们铠甲上溅起的深雨有效。

    巨石堆积在他们中间,垒出了一条向上的道路。他们就踏着这些土石不断向上,当只有前行的时候,任何障碍似乎都禁不起他们的一次冲撞。

    一块三十方的巨石,在他们的两面夹击之下轰然爆裂开来。他们不约而同地进入到加速世界之中,霎那间,漫天的雨点,连同那崩飞的巨石,似乎都停滞在了那里。

    雪姬一巴掌呼飞数块石头,举起一拳,对着甘天轰了过去。漆黑的拳头缠绕金纹,玄黄气激荡,凡是挡在这一拳面前的东西几乎都要被荡开了。浮现在她眼前的那些画面,那些她和名为迪马的男人在小镇度过的时光,既像是阻碍,又像是力量的来源,又是挡在她的面前,又是加注在她的拳头上。

    但是这一拳,无可避免的只有打出去。

    甘天提了一口气,抡动拳头,正面迎上了雪姬。此时,浮现在他眼前的,也是那些他旁观的和名为雪姬的勇者在那座小镇度过的时光。那些回忆一直都是如此真实,仿佛真的发生过。他没有办法做到忘记那些事情,不然也不会不断地想起来。曾经那个天性凶残的勇者,曾经那个单纯到可怕的勇者,曾经那个依靠过他的勇者,他没有办法忘记。

    似乎听到了啵的一声轻响,那些模糊的光影幻灭了。

    他们的拳头接触的瞬间,加速世界就崩溃了,四周的场域都被完全破坏。崩飞的乱石飞得更加彻底了,深雨倒流,似乎要回到其源头之处,向着上方倒溅而去。

    雪姬低吼着,一拳打不倒紫皇的话,那就再来一拳,直到打倒为止。

    轰!

    甘天咬着牙,又和此时的雪姬对了一拳。

    轰轰轰!

    横在甘天身后的那些石头全都飞了出去,但没飞多远就撞在石壁之上,被迫着停了下来。雪姬向前一步,抓住甘天的双手,整个身体都压在了他的身体之上。

    甘天和雪姬僵持了一阵,终于是被推着不断向后退去。因为玄黄气不断地在雪姬的背后鼓动着,在她的体内澎湃着,为她提供着愈来愈强的力量加持。

    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地沟壑,洞窟早就已然塌陷下来,那些响声完全被雨声盖过了。甘天被雪姬抵着,没过多久就撞在了石壁之上。

    “可恶!”

    甘天催动着体内的力量,想要把雪姬推回去。可惜,他此时的站位实在是不妙,压根就找不到什么可以借力的物体。

    雪姬的苍之瞳模糊起来,她的力量不断增加,很快就到达了甘天无法匹敌的程度。圣翼一展,甘天背后的石壁就发出了悲鸣声。

    咔嚓咔嚓,甘天背后的石壁开始不断地崩裂,蛛网般的裂纹一直延伸到石壁内部。

    在他们战斗的同时,远在黑玉之牢的考古学家们开始感觉到了压力。纵然这里是地底深处,震波不易扩散加剧,可是他们还是受到了影响。

    毕竟就算是在湖边度假的某些人,此时也开始注意到湖边上异常的波纹了。

    五龙山上,一座古老的道馆之中,一柄造型古怪的剑落了下来,指向长明湖的方位。

    “到底是怎么了啊?”王燕抱怨着,她好不容易挖开了一座监牢,结果那里马上就倒塌了。

    由于篇幅的原因,作者决定就不说她在这里探索的过程了。随着甘天和雪姬战斗范围的扩大,这里也是岌岌可危,不少人心中都萌生退意,只有王燕一个人坚持要继续探索。

    就在这时,芽衣子出现在这里,强行带走了那些人。

    几乎就在他们离开之后,那座巨石阵就出现了异常的状况。巨量的水流,冲破那座巨石阵,涌入到这里来,并且很快就淹没了这里。

    时间稍微地往回倒,再次来到甘天被雪姬抵在石壁上的时刻。

    当时,情况算不上危急,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甘天背后的石壁在不断地崩裂,岌岌可危。此时,甘天的心中响起了幻神的声音,“我可不是在提醒你!甘天,你的力量不够了。”

    “不用你多嘴。”

    甘天硬气地给出回应,他身后的石壁便宣告破灭,他被雪姬推得不断深陷石壁之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越是往里面去,石壁就越是坚固,然而雪姬施加的力量也是越来越大。依靠着在她脚下不断屈服的大地显然不会拥有这样的推力,那是圣翼,玄黄气,还有其他各种力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