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穿越黑棺 > 236章离开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網 wWw.bEidOUxIn.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一个月时间过去。

    秋天的气息越来越浓,片片发黄枯萎的树叶,不甘心的从树枝上脱落,零散飘落在树根旁,铺成厚厚一圈树叶层。

    李阳就站在落叶之上,双手端着一杆丈长大枪。

    枯黄的树叶落在头顶、肩头上,他却不为所动。

    “噗”

    双手向前送出,手中大枪笔直刺入树干上,扎出一个孔洞。

    仔细看,那脸盆大的树干上,密密麻麻全是数不尽的孔洞。

    这都是李阳一个月来留下的印记。

    “741”一道稚嫩,略显无力的童声在旁边实时播报。

    “翠儿,别出声”霍元甲坐在翠儿旁边,手上削着一颗苹果,削完后,宠溺的递到翠儿嘴边。

    翠儿张口咬了一下,边嚼着苹果,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可黑爷爷说练半个时辰就可以了,大哥哥都练一个多时辰了”

    黑爷爷,自然指李书文。

    这世上仅剩一个亲人,可以想象得到,霍元甲对翠儿的溺爱会达到何等地步,也导致这小家伙最近颇有点无法无天,前阵子,听说还趁李书文睡觉时,拔了几根头发。

    原因很简单。

    谁让这黑爷爷,总让李阳练功,现在都不陪她玩了。

    霍元甲起身走到李阳身前,“是该歇歇了,练武伤身,不可损耗过度,劳逸结合,才是正道”

    话音刚落,

    “勇猛精进,才是武道”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反驳了霍元甲。

    李书文在霍殿阁的陪同下,从院外走了进来。

    霍元甲眼中露出几分无奈,明智的没有抬杠。

    像这种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根本没有谁对谁错,在这个问题上,霍元甲倒是想起李阳那句话。

    人不同!

    是啊,可不就是人不同嘛,所以,武道就不同。

    李书文也走到李阳身前,看了眼千疮百孔的树干,一点头。

    “你的整劲也有了几分火候,拳劲上,该教的我都已经教完,你可以走了”李书文一开口,竟是逐客令。

    就像他一开始说的,他只教拳劲。

    “噢”李阳应了声,脸上没有丝毫留恋。

    该学的都已学完,这老头也没有可教的了,还留恋个啥?

    走人。

    李阳麻溜的将大枪从树干上拔出,放到兵器架上,回屋收拾东西。

    院中。

    “看来,我也得告辞了”霍元甲朝李书文抱拳道。

    “也好,最近袁统领要回来,你也离开为好”

    袁世凯。

    霍元甲这才明白李书文的深意,原来是不想让自己等人,被牵涉进来。

    “多谢李师傅提醒,告辞”霍元甲可不想被卷入军中,立刻向李书文辞行。

    临走时,霍元甲身后的翠儿回头,朝李书文做了个鬼脸。

    看着那张小脸,李书文老脸抽动了一下,脸上褶子都多了一层。

    这讨人厌的小东西,可算是走了!

    “殿阁,去练功”李书文回过头,冲霍殿阁道。

    霍殿阁顿时变作霜打的茄子,道:“师傅,咱们刚从军营回来,我可一直和那些士兵一起训练来着,现在还练”

    “嗯?”李书文一眼瞪过去。

    “徒儿这就去”霍殿阁立马听话的跑去站桩了。

    “去练大枪”李书文不满道。

    今天师傅是怎么了?霍殿阁不敢问,连忙换做大枪练习。

    这杆大枪,正是李阳练习时所用的那杆。

    而李书文的目光,却不在霍殿阁身上,看着那颗在李阳练习整劲下,千疮百孔的树干。

    霍殿阁没发现,可那些孔洞,又岂能瞒过李书文的眼睛。

    仔细看那些孔洞,有些大小不一,明显是月前所刺,而之后的孔洞,大小、深浅几乎都相差无几。

    这明显不可能是偶然。

    也就是说,是李阳故意为之。

    显然,李阳在练习整劲之余,还给自己加课了。

    可李书文越看越不是滋味。

    “我就不信这个邪,我一手带出来的徒弟,竟还比不上一个野路子”

    霍殿阁还不知道,他的苦日子,才真正开始来临,而罪魁祸首,是已经彻底离开小站的李阳。

    ……

    李阳和霍元甲同行,一路到达小站镇的路口处。

    “李兄,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七年后”

    “七年呐!”霍元甲叹道,人生能有几个七年。

    “大哥哥,不走行不行?你跟我爹爹走,爹爹教你最厉害的功夫”

    翠儿小脸上满是不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内,出现了泪花。

    李阳摸了摸翠儿的头,安慰道:“以后还会见的”

    这可不是哄小孩的话,七年后,他一定会来找霍元甲,不为别的,只为救霍元甲。

    李阳没忘,李书文之所以肯教自己拳劲,是因为霍元甲用霍家拳交易,这份人情,李阳记下了,等七年后还。

    而对霍元甲这样的民族英雄,李阳更不会吝啬出手相救。

    但现在,李阳得走了。

    去练自己的拳。

    他不会因为救人,便跟在霍元甲身后七年之久。

    自己又不是跟屁虫。

    李阳要走,没人能改变他的心意,霍元甲不行,翠儿也不行。

    自此,分道扬镳。

    李阳赶着一辆马车,在尘土飞扬中马不停蹄,最后终于感到累了,便在霍元甲的老宅中休息。

    尸体早已下葬,当初的血腥气也已散去,可偌大的宅子内空无一人,怎么看,都更像个鬼宅。

    “踏踏踏”宅子中,只有李阳清亮的脚步声。

    红漆大门紧闭,李阳独自一人,进入最大的房间,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半眯的眼内,满是思考。

    --李阳动脑子了……

    “总感觉李书文教的方法太古板,有能改进的地方”

    “是那老头藏私了?还是我已经聪明到,可以改变这些大师的练习方法?”

    李阳觉得后者可能性更大些,毕竟自己智商搁那明摆着,

    铁一般的智商,岂能有假!

    “管他有没有藏私,明天我就试试自己改进后的方法,好不好用,试过就知道了”

    “反正霍元甲近期不打算回来,我就在这里先住着”

    李阳心安理得的住了下来,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是为了省一笔房费,只是出于方便考虑…对,就是方便。

    一路车马劳顿,李阳想着想着,没一会便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