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弃少之君临天下 > 第259章 老太太的执念

《弃少之君临天下》 第259章 老太太的执念

推荐阅读:、
    贾宝玉大惊失色,惊道:“哥……”

    “不要说了!”韩非喝止贾宝玉的话,沉声道:“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咱们都是好兄弟,但我绝不会改姓!”

    此时贾府中的气氛相当热烈,连同贾母在内,府中男女老少齐聚一堂。韩非即将要来认祖归宗的消息,已经传遍贾府,下人们也聚集在堂外,等着贺喜讨赏。

    韩非不仅是从五品的朝廷命官,在民间还享有崇高的声望,这种人物入宗贾家,对贾家的名望无疑会大大增加,大堂内,不管各人私下里有何心思,这一刻都是高兴的。当然,也有人在盘算,能从韩府庞大产业获得多少利益。

    最高兴的莫过于贾母,她一早就换上了盛装,等着心中的乖孙磕头认祖母。最期待的要算贾政了,平白得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放谁那都是大喜。

    “来啦,来啦,宝玉少爷回来了!”贾府管事匆匆跑进大厅禀报。

    贾母急道:“非哥儿来了没有?”

    贾府管事顿了一下,禀道:“启禀老祖宗,小的只看到宝玉少爷一个人回来了!”

    这个消息犹如在贾府众人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大家面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贾宝玉愁眉苦脸的走进大厅,禀道:“祖母,二……哥他不愿来,他说这辈子都姓韩!”

    大家顿时惊愕一片,在他们想来,贾家愿意接纳韩非已经是非常恩遇了,想不到韩非竟然还不愿意。

    贾母忽然对身侧丫环鸳鸯说道:“你去把我的衣物收拾一下,随我走!”

    “老祖宗要去哪里?”厅内有人愕然问道。

    “老身去把乖孙找回来!”

    “母亲!”贾赦急忙劝阻道:“韩非持才傲物不识时务,您老人家……”

    “住嘴!”贾母一顿手中拐杖,指着厅内诸人,喝道:“你们一个个只想着非儿的名望非儿的财产,只想着非儿给贾家带来的好处,你们有谁想过他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他从一个贫寒之子,能够创下那么大的家业,这中间的艰辛,你们知道吗?你们看不出来,他心里堵着气吗?”

    族长贾珍也劝阻道:“老祖宗,非兄弟确实不容易,他一时想不通,我们也能理解,但您老人家身份何等尊贵……”

    “尊贵什么?非儿是我嫡亲的孙儿,祖母去看望孙儿还要讲究什么身份?韩府是我孙儿的家,老身就是住在里面也是天经地义的,我得去把非儿的气给顺了!”

    贾母望着贾珍,又道:“珍哥儿身为族长,当要考虑家族的兴旺,老祖宗传下的家业,要想长盛不衰,得有能人撑着,你看看这大厅内,哪一个是争气的?为了贾家这份家业不败落了,也得把非儿拉回来!”

    贾珍明白贾母所言句句是实,不由默然退到一旁。

    贾赦又说道:“母亲执意要去,儿子也不反对,多带几个丫环婆子伺候着!”

    “让鸳鸯跟着就行了,韩府那么大,还怕没人伺候我老婆子?”贾母瞪了贾赦一眼,斥道。

    贾政犹豫一下,说道:“母亲,儿子陪你去一趟……”

    “你留在府里好好反省吧!”贾母忽然看到跃跃欲试的贾宝玉,又道:“你今天也不要去了!”

    贾母心意已定,其他人也就不敢再劝,只是叮嘱鸳鸯小心伺候,有事赶紧回府禀报。

    韩非今天心情不好,懒得去翰林院上班,派一个人去告假后,就在后面园子石亭里竹椅上躺着假寐。家里几个女人,除了何翠琴和晴雯因事外出,都陪坐在旁边守着。

    “你们都忙自己的事去吧,让丫环们伺候着就行了!”韩非注意到了女人们的情绪都很焦急,便说道。

    王若兰摇头道:“家里没啥大事,妾身等人陪着老爷说说话,要么让如是妹妹为老爷弹奏一曲可好?”

    就在这时,一名丫环匆匆过来禀报:“老爷,贾府老太君来了!”

    “什么?”韩非一惊而起,急道:“她怎么来了?快,咱们出去迎接!”

    王若兰等人已经知道贾母就是韩非的亲祖母,更加不敢怠慢,一边吩咐下人准备接待的物品,一边跟在韩非后面赶往前院。

    韩非等人赶到府门外,贾母的车驾也刚刚到达。贾母在贾家一直是前呼后拥的,韩非看到她只有鸳鸯一个人跟着,不由愣住了。

    “非儿,发什么呆,不打算让祖母进府了?”

    贾母对韩非是打心眼里欢喜,得知是自己亲孙子,更是痛爱得如同心肝宝贝。她一看韩非,就满脸慈祥的打趣起来。

    韩非对贾政确实有气,但对贾母也是非常尊敬的,更何况血浓于水,老太太毕竟是自己祖母,她是没有错的。

    “孙儿拜见祖母,恭迎祖母进府!”

    韩非这一拜,老太太悬着的心踏实了,她一把拉着韩非,笑道:“非儿,起来,陪祖母进去看看我的乖重孙儿重孙女!”

    这时,王若兰等人也趋前大礼参拜,“贱妾拜见老太君!”

    “好好,都起来,都起来!”贾母打量了几个女人一遍,颔首道:“老身早就听说了,你们都是非儿的贤内助,今天一见,果然一个个都是好孩子!”

    韩非见府外人来人往的,不是谈话之所,便道:“祖母进府说话吧!”

    王若兰和柳如是搀扶着老太太,顾横波和丫环们簇拥着,在前面走。韩非退后一步,看了一眼后侧跟着的鸳鸯,问道:“老太君过来,怎么不多派些人随护着?”

    “启禀非少爷,老太君只让奴婢一个人跟着!”

    “哦,你来了正好,早就听说你是管理内务的能人,来了就教教府中丫头们如何做事!”

    贾母忽然回头说道:“非儿若是看中了鸳鸯,就让她留在府里使唤吧!”

    韩非一愣,急道:“祖母说笑了,鸳鸯是祖母身边贴心的人,孙儿岂能讨要?”

    “非儿,我不是说笑,鸳鸯是个好孩子,跟着我这个老婆子没有出头之日,只是一直没有给她找到合适的主子,在你府上,我最放心,就这么定了!”

    韩非扫了一眼鸳鸯,见她面上神情并无太大波动,明白之前老太太定是与她说过此事,便道:“晴雯另有要事,府中正好缺一个内务管事,鸳鸯能来是最好不过,祖母既然这么说,就让鸳鸯担任内务管事吧!”

    正说着,小玉霜从侧面跑过来,叫喊:“爹爹,娘,姨娘,弟弟会说话了耶,弟弟喊我姐姐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