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鬼命阴倌 > 第573章 人品爆发了?

《鬼命阴倌》 第573章 人品爆发了?

 推荐阅读:、
    现在这情况,等于是白曦烨是把哥们忽悠到了东北来作死了。

    想到白灵儿,我也没法后退,我强忍着弄死白曦烨的心,问:“那个啥,你当初遇到你那半个师父,是在什么地方?”

    电话那头,白曦烨沉默了几秒钟,说:“好像是在长春那一截。”

    啊咧!

    这不巧了吗不是?

    我咧嘴笑了起来,既然白曦烨能在长春这边遇到那半个师父,好歹有了个前车之鉴,万一我运气一爆棚,也在这遇上了呢?

    可电话那头的白曦烨也不知道是咋想的,悠悠补了一句:“你抓紧时间找吧,我那半个师父行踪飘忽不定,很难找的,万一他又不在长春这边了呢?”

    “滚蛋!”我实在忍不住了,这装比犯以前觉得他还真是挺牛比了,可经历了杨肥肠小火锅那一幕,我特娘现在怎么看都感觉白曦烨这家伙有当二比的潜质。

    好好的男神,愣是给糟蹋成二比了。

    这事好歹关系着他妹妹白灵儿的生死安危,他不帮着想办法就算了,这口气咋听他都像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感觉。

    我挂掉了电话,看着茫茫的鸭绿江,哭死的心都有了,别说整个鸭绿江了,就是长春这一段区域,也特娘够我找好长一段时间了。

    犹豫了一下,我咬了咬牙,决定用最笨但是最实用的办法了,拿着信物枫树叶溜达在鸭绿江边,但凡见着钓鱼的了,立马凑上去问:“哥们,认识这玩意儿不?”

    还别说,东北的汉子真特娘一个比一个虎比,我这话一开口,无一例外所有人都统一回复了我一句傻比,有的更虎比的汉子差点没拿鱼竿抽我。

    这一溜达,就到了晚上九点多,除了差点被打死外,还真的是一无所获。

    我看了看时间,也不知道白曦烨那半个师父有没有夜钓的习惯,可折腾了这么久,我也累得够呛,索性就回了酒店。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就醒过来了,洗漱出门,继续在鸭绿江边溜达,傻比似的拿着枫树叶挨个询问。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已经对找白曦烨那半个师父绝望了,仅仅靠着一片枫树叶,要在鸭绿江边上找一个人,这纯粹是在大海捞针。

    可有希望总好过没希望,不管怎样,我都得坚持到最后一天才行,不然真让我跑到白家去抢白灵儿,非特娘被打得怀疑人生不可。

    一直溜达到晚上六点多,夕阳西下,我是彻底绝望了,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我特娘这一天折腾下来,长春这一截鸭绿江我确实是溜达完了,可附近钓鱼的人都特娘认识我了,一见着我拿着枫树叶靠近,一个个钓鱼的人全都举起了鱼竿分分钟准备抽我。

    我看了一眼西斜的夕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算时间,也仅仅只剩下一天时间了。

    这么点时间,完全不够我再去别的地方寻找白曦烨那半个师父,毫不客气地说,我能一天把长春这一截鸭绿江溜达完,已经是拼老命了。

    无奈之下,我正准备回酒店具体规划一下救白灵儿的事情呢,忽然,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光头男蹿到了我面前。

    我被这哥们吓了一跳,就他这打扮,妥妥的东北社会人。

    我问:“大哥,看我干嘛呢?”

    这哥们白了我一眼:“瞅你咋地?”

    我心里咯噔一下,麻痹的,这台词不就是典型东北爷们干架前的开场词吗?

    想到这,我忙笑着说没事,你随意,这哥们翻着俩二白眼就跟要背过气似的,让我闪开,他忙着去看人钓鱼,没工夫揍我。

    本来我对这哥们挺不爽的,一听他这话,我登时就愣了一下,这年头,钓鱼还能吸引社会人了?

    我忙叫住了这哥们:“大哥,钓鱼而已,至于这么好奇吗?”

    “你懂个犊子,那二比是用直钩钓鱼。”这金链子哥们一边跑,一边头也不回的对我大喊。

    直钩钓鱼?

    我皱了皱眉,咋地?剽窃人姜太公钓鱼的手段呢?

    不过我也挺好奇谁能用直钩把鱼钓起来,就跟着那金链子哥们跑了起来。

    跑了大概五分钟,我们就到了河堤,河堤上围着一大堆人,窃窃私语着。

    我挤进了人群一看,就看到正中间站着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戴着鸭舌帽的中年人,这中年人腰背挺直,剑眉星目,眼睛眯起紧盯着江面上,手握着鱼竿跟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可这一看,我登时懵了。

    就在我靠近的时候,我清晰地感受到,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感应到一股邪祟气息,而且,我确定,就是面前这家伙散发出来的。

    我仔细打量起这家伙,古怪的是,我明明在他身上感受到了邪祟气息,偏偏我却没看到他身上有邪祟气息涌出,更无法判定他的实力。

    “上钩了!”忽然,人群中一人大喊。

    顿时,围观的人群就沸腾起来,嚷嚷着这中年人快拉鱼竿。

    这中年人却神情淡然,冷峻如刀削的嘴角缓缓上翘了一个弧度,缓慢从容的开始收线,随着哗啦一声水花溅起,一条巴掌宽的鲤鱼跃出水面。

    明明是很简单的一个钓鱼出水的画面,愣是引得四周围观群众跟打了鸡血一样。

    “啧啧,直钩钓鱼啊,这水平甩我十八条街。”

    “我专门从城里赶过来看得,马上就能见证是不是直钩了。”

    “切,用得着见证吗?我遇见这哥们好几次钓鱼了,每次取钩,都是直的。”

    ……

    一声声议论,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紧盯着挣扎的鲤鱼,这中年人一提竿一伸手,将鲤鱼抓在了手中。

    这一刻,全场陡然安静下来。

    紧跟着,这中年人就将鲤鱼从鱼钩上取了下来,夕阳下,一颗类似螺丝钉的“鱼钩”直挺挺的垂挂在钓鱼线上。

    我顿时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还真能用直钩钓上鱼啊?

    念头刚起,这中年人又将手里的鲤鱼扔进了江水里,语气平淡地说:“曦烨如今过的怎样?”

    “啥玩意儿?”

    我猛地一震,脑子里闪过一个极其古怪的念头,丫丫的腿儿……哥们难道人品爆发了?

    熬不住了,睡觉睡觉,欠更了,后边找个机会还吧,感觉身体到极限了,得好好留两天时间补觉了,各位记得哈,欠两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