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引鲤尊 > 第119章 你们这下可以滚了

《引鲤尊》 第119章 你们这下可以滚了

推荐阅读:、
    求订阅,求票,求打赏,求支持一下~最近天气很热,无心码字,看不到你们的热情,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融化了……求求求!

    存稿又没了……

    ——

    不过,说到‘瞳’,鲤笙立马想到九幽城幽骨殿金骨问过她的一个人。

    “瞳啊……”

    金骨当时提到的这个人,难道会是眼前人?

    “你以前就是这么喊我的?快快,再喊一声!几万年没有听到你的声音,哥哥简直寂寞难耐啊!”

    “……”

    鲤笙突然极其希望这个第五瞳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简直就是一长着男神颜值的屌丝之王啊!

    而听到第五瞳的名字后,浅玉儿以及犬火的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

    两人相视一眼,眼神极为沉重,而后看向对面沙暴,乌沓几人,同时干巴巴的咽了口口水。

    原来传说中人称玉面神瞳的第五瞳就是此人啊!

    呃,固然修为无人能及,但脑子怎么有些……

    “放开她。”

    该是看够这场笑话了,洛爵冷色出面,几步走到了鲤笙面前,拉过鲤笙的手,将她扯到自己身侧。

    第五瞳微微一愣,但很快又一把扯住了鲤笙的另一只胳膊,毫无笑意的又要把人往自己身边扯。

    洛爵不放手,一时间,鲤笙竟变成了夹心饼干,往左也不能,往右也不能,好不尴尬。

    “不管你是谁,总之还是要谢谢你。”洛爵清冷着眸光,却如是笑着说:“但也只是如此,你别太过分了。”

    “我偏不。”第五瞳扬眉一笑,微微一使劲,愣是将鲤笙给重新拽回了身边。

    鲤笙一个跙趔,脚下不稳,倒是很流畅的倒在了他的怀里,第五瞳很自然的揽住了他,更是嚣张的冲洛爵挑起了嘴角:“我跟小鲤鱼可是旧友,你算什么东西?”

    东西……

    洛爵该是不悦,但脸色倒是镇定,看不出到底是生气还是如何:“灵主。我是她的灵主。”说罢,深吸一口气,他本不想如此对待鲤笙,可眼前的男人又好像太过招摇,不证明给他看的话,他还会继续对他家的小妖怪动手动脚。

    不开森,很不开森。

    “鲤笙,跪……过来。”可,最终他还是没有命令式的用让她下跪来证明。

    过去吗?

    鲤笙闻言,有些愣,但其实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洛爵这分明是在吃醋,吃醋的男人果然太可爱了,她想要多看一会儿。

    可刚这么想,该是被洛爵识破了心中所想,为他一瞪,赶紧扒拉开第五瞳的拉扯,屁颠颠的就往洛爵眼前凑。

    “呵呵,我过来,过来就是,你别瞪我嘛~”一把挽住洛爵的胳膊,又开心的像只麻雀似的,小鸟依人。

    洛爵没有推开她,由着她撒娇,眸眼再次对上那分明充斥着几分愤怒的第五瞳,唇角微挑,分明在说,他赢了。

    第五瞳虽然窝火,但深知现在的她对鲤笙而言就是陌生人,也不能着急。

    也罢。

    “小鲤鱼,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有灵主了。啊,算了,毕竟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被这些猫三狗四缠上也是应该的。不说这些,眼下这些人……”

    冷冷的瞥向周围站着的一圈人,每个人对上那双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睛时,都不敢停留半分,赶紧躲开。

    经过与洛爵抢人失败,这男人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发疯,还是少惹为妙。

    沙暴与乌沓几人自然都是认得清局势的,第五瞳实力该是他们这些人加起来的总和,估计还要在以上。

    人家一个挥袖,就让他们变成如此惨态,若是与之硬干,那他们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的。

    想了想,乌沓先是第一个开口:“原来尊驾就是赫赫有名的玉面神瞳,恕我等无礼了,方才多有冒犯,还望前辈……”

    “小鲤鱼,这个男人刚才用刀抵着你的脖子了吧?要我砍了他的脑袋吗?”

    “---嘶!”

    乌沓倒吸一口冷气,果真感觉脖子上有一股阴冷的杀气蔓延,下意识的用手去摸,却是空无一物。

    这男人只是一句话就让人产生实感,恐怖!

    此时的鲤笙还是很天真的,毕竟她怎么说也是为现代教育了十几年,杀人犯法深深的烙印在了灵魂深处。

    哪能让第五瞳那么干,赶紧直摇头:“我讨厌血。”很讨厌,尤其是砍了自己一万零一刀以后,简直就有晕血症了:“最好吓他们一吓,让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来找我们的麻烦就行。杀人什么的还是算了。”

    “你确定?”

    “呃嗯,快点让他们走吧!”

    “……”

    第五瞳好像愣了愣,眼底隐约可见一抹神烦,可迎上鲤笙天真的眸光,终是无奈的摇摇头:“好,依你。但话说在前头,今日你让我放走了这些人,等来日他们再来侵袭。我可不会再插手了。”

    “!!!”

    这个第五瞳看来也是个不讲情面的人啊!

    可鲤笙话都说出口了,自然也不会收回,只好点点头。

    倒是洛爵,无奈的轻叹口气,“放心吧!我们的事,以后不用你来插手。”

    第五瞳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洛爵,随后镇定自若的看向动也不敢动的陆凤凤等人:“既然小鲤鱼说放你们一条狗命,我这次就饶了你们!还不快滚!”

    要话音刚落,只感觉周围的空气中传来一股浓重的威压,可见第五瞳身上释放出一层足有百丈高的蓝色灵气,直逼九霄。

    除了鲤笙与洛爵,甚至连修为最高的浅玉儿都禁不住脚下踉跄几步险些歪倒,而沙暴等人则是猛地跪在了地上,那些小喽啰则早已经五体投地,成大型趴在了地上。

    犬火隐忍住周身不适,看向出于威压中心却浑然不觉的鲤笙与洛爵,自然惊诧。

    为何这两个修为最低的人反倒可以在这凌虐的灵压中丝毫无事呢?果真怪哉。

    “好了,碾压完毕,你们这下可以滚了。”

    突然地,那厚重的灵压消失了。

    第五瞳无所谓的摆摆手,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快些滚,不要打扰我午休……”

    而这时候,在场所有人已经浑身上下出了一身冷汗,修为低的简直是从水里爬出来的鬼一样。

    被人如此实力碾压,不管是谁都说不出什么来了。

    陆凤凤的脸色刷白,龙天一更是浑身直哆嗦,不等别人说什么,这些人赶紧转身就跑。

    乌沓与沙暴固然不想就这么走,但打又打不过,只能无奈的冰着脸,僵硬的转过身,之后的事再说,还是先走为好。

    “啊,对了,再提醒你们一句。刚才大概是我实力的一半……嗯,大概。”

    “!!!”

    这个男人到底要不要这么赶尽杀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