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引鲤尊 > 第123章 美女要珍爱生命

《引鲤尊》 第123章 美女要珍爱生命

推荐阅读:、
    这个怎么会在洛爵手里?

    鲤笙心中纳闷,她身为小偷不可能反被摸了还没感觉呀!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脑子飞快的运转,难道是不小心掉了被他捡到了?

    这倒是极为可能。

    不对不对,她何须这么害怕洛爵知道,龙虎山的事都摆平了,能受惊阙山的人邀请,庆幸还来不及,没有害怕的理由啊!

    啊……不对,洛爵之前还警告过她,不能与正道为伍,这里自然是生气的吧!

    “这个……呵呵……是我……”

    “不要骗我。”

    刚想说捡的,却被洛爵打断。

    对上那清冷认真的眸眼,鲤笙愣是没敢继续往下说:“是一个老道士给我的……”

    “老道士?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他说是信物。拿着此物便能去惊阙山。”

    “哦……你为何要接受此物?”

    果然,洛爵的声音一下子变的低沉:“我警告过你不要与那些正道有过多接触吧?”

    “可那个人不是坏人,他救了我。从龙虎山那帮人手里救了我……”在你无法前来救人的时候,是别人救了她!

    这话到了嗓子眼又咽了回去:“他念我修为浅薄,想要让我去惊阙山学艺强身自保,我为何要拒绝救命恩人的好意?”

    怎么突然就委屈了?

    洛爵一愣,冷哼一声:“原来你逢人都说什么修为浅薄,想要学些本事以求自保啊……就不觉得丢人吗?”

    “……可这是事实吧?”为何要生气?

    “……”洛爵眸光一转,不再看她,正好此时第五瞳从外头回来。

    该是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信物,以他的眼力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看向委屈八交的鲤笙,随后伸手就将她的脑袋扶靠在自己肩膀,冲洛爵道:“洛爵,小鲤鱼跟着你可不是挨你训的。你若是嫌她丢人,就让我带她走如何?”

    “这不关你的事吧!”

    “小鲤鱼的事就是我的事,若不是她不让我动你,你都不知道下地狱多少回了,还在这耀武扬威什么?”第五瞳也是看洛爵不顺眼,处处都在作对。

    洛爵岂会服硬:“地狱该是你要去的地方才对吧?想你活到这把岁数,一定杀了很多人。”

    “呵,不管是哪里都跟你无关。不过洛爵,你应该感谢小鲤鱼为你获得了一个可以接近惊阙山的机会才对,你知道吗?”

    第五瞳似是懒得跟洛爵扯别的,话锋一转,一只手拿起桌上的流云阙便重新放回鲤笙手心:“拿好。能不能找到无棱图就靠这东西了。”

    鲤笙因为洛爵莫名其妙的态度而有些无力,听第五瞳这么一说,倒是又有了力气:“无棱图是什么?”

    在座的人都知道无棱图是传说中的藏宝图,但根本没人见过,因此无棱图也只是一纸传说。

    洛爵看了鲤笙一眼,视线落在她紧贴在第五瞳肩膀的脑袋上,微微不悦:“无棱图又关流云阙何事?”

    “哎呀,小鲤鱼,你看这男人什么都不知道不说,还总是嫌你不好,这种男人你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干嘛?乖,听话,跟我走……”

    “你别太过分了。”洛爵这时才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就把鲤笙又给拉到了自己身边,怒瞪着第五瞳,彻底的宣布控制权。

    一下子又回到了之前你争我夺,你拉我扯的情形。

    犬火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看向浅玉儿,明显看到她定定的看向第五瞳那白茫茫的瞳中氤氲着失落,不由得好生吃惊。

    这孩子莫非……

    鲤笙也是记仇的主,想到第五瞳说的不假,随后又往第五瞳身边靠,可却被洛爵死死扯住手腕。

    回头看他,见他颜容虽然淡然,但眼神却是清绝。

    “第五瞳,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解释一下。”到最后还是她先认输:“流云阙跟那什么无棱图什么的,说清楚。”

    这小妮子竟然又示弱了,就是因为如此才总是被欺负啊!

    第五瞳无奈的叹口气,也只能怪自己来的太晚了:“小鲤鱼你现在可真是没志气,一点都不像以前对你,这封印也是厉害,竟然让一个人的性情都变了……罢了,谁让你是小鲤鱼呢?这也是我的命,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说重点。”鲤笙简直要被这只老妖精烦死了。

    “啊,这么久不见,我话不就是有点多吗,你还嫌弃我啊?”第五瞳妥妥的磨人精,可他转换的也十分的快,眨眼又恢复了那正经模样。

    眸光一转,落到正痴痴的看着他的浅玉儿,嫣然一笑:“纯血种的八岐大蛇也就剩下你跟你姐姐二人了吧?可要好生保护好自己。”

    这哪有一上来就警告美女要珍爱生命的……

    浅玉儿怎么说也是山里的孩子,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一双眼睛就像开了花似的,立马笑意无限,后便娇羞着低下了头。

    哎呦,这纯情的孩子!

    洛爵见第五瞳东一句西一句,就是没有正八经说的意思,不由得不耐烦:“你若是不想说,我也不逼你。小妖怪,我们走。’

    说着,就要拉着鲤笙走。

    第五瞳赶紧手上使劲:“就在引鲤樽现世之日,无棱图也出现在了惊阙山上。知晓此事的人并不多,大概只有五大门派那几个老古董,当然不排除洛世奇也知道此事。当日他的人恰好在惊阙山周围,不难发现无棱图现世的异常之处。”

    “无棱图在惊阙山?”洛爵诧异道。

    “所以才说小鲤鱼得到的这流云阙,简直是天意。你该庆幸。”第五瞳可是极其认真的说这话的,没有一丝玩笑:“想那惊阙山可是连你哥洛世奇都不敢轻易踏足之地,你若是借着这流云阙进入惊阙山找到了无棱图,那离着得到引鲤樽可就成功了一半。”

    洛爵听到这里,自然也是动了心思的,随后道:“无棱图只是藏宝图,谁知道上面到底记载了什么东西,是否对我有用?”

    “当然有用。上面可是准确记录了十天干鲤魂会出现的方位。只要凑齐天干鲤魂,你便可以在你哥哥洛世奇找到十二地支鲤魂之前召唤引鲤樽,成功机率也会大增。你连这都不知道,还妄想找到引鲤樽?”

    只是到了最后,又变成了嘲讽。

    洛爵本就阴沉的脸色在听完这席话后,没有动容,但握住鲤笙的手却加大了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