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极品吴掌柜 > 第428章 大娘的往事

《极品吴掌柜》 第428章 大娘的往事

推荐阅读:、
    一样的地点,不一样的时间,因为一个人的加入,让在房子外面静静偷听的吴永麟内心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牛啊,快过来,快过来,让娘看看有没有被林子里的畜生伤到,哎呀呀,这胳膊是怎么了,怎么还包上了?”

    “娘,不碍事,蹭破点皮,你不信问红妹子,她给我包扎的。”

    “红啊,你坐到我边上来,给我说道说道。”

    “大娘,放心好了,铁牛哥那点伤不碍事,我已经弄了点药草给他敷上了,保证三天后恢复成原样,一样能上山打虎,下河捉雨。”

    “那就好,那就好。红啊,上次大娘说出去的事情现在我不妨当着你们俩敞开了说,我能有铁牛这个义子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虽然我们才短短相处了一年,但我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亲生儿,我那个老头子走的早,好不容易拉扯大的一个儿,说没就没了,老婆子一个人在这个世道过的苦啊,本来想就那么陪他们去了,我都把绳子挂到王桂花门口那颗歪脖子树上了,王桂花以前经常诅咒我儿子短命,想不到还真被她说中了,我就想啊,我死也不放过她们全家,让她永远记得我死前的模样,吓死这个恶毒的女人。

    也是我命不该绝,我把脑袋刚挂到绳子上,铁牛和他师傅像戏文中赶脚似的到了,他师傅你有机会去看看,那老小子精神着呢,我要是年轻那会,他如果不出家,我一定嫁给她。

    你看我这张嘴,又扯呼到哪里去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身子就那么轻飘飘的被人带了起来,而悬挂在我头上那根绳子,也被铁牛这家伙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铁牛他师傅说:‘老人家,地府并不比人间好多少,这段时间赶趟去投胎的人多着呢,你想啊,谁不想下辈子投一个好人家,享享福,所有人一窝蜂的往那挤,这完全是僧多粥少啊,要不我们缓上一缓?’

    我当时一下就乐了,你说哪有他这样劝人的,一般人都是想方设法的让求死之人打消轻生的念头,他却劝我晚一点到阎王爷那里报道。其实我把脖子挂到歪脖子树上的时候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这一旦没死成,早已没有寻死的念想了。我下次给那两爷子烧纸的时候也好有个交代:你看,不是我不去下面陪你们,这总有人不让我死哩。

    我当时好面子,对着他们两师徒就一顿臭骂:‘要你们多管闲事,把我的绳还给我。’

    我这人出了名的嗓门大,本来在王桂花门口上吊就偷偷摸摸的,我这一吼,自然是把王桂花那一家子惊动了,如果这件事情被她知道,我估计要被她活活骂死。等王桂花他汉子拿着一根扁担战战兢兢的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我和铁牛师傅,铁牛三人早就溜的没影了,这件事情自然没能瞒过铁牛师傅的眼睛,我才走了没多远,他又给我唠上了。

    ‘施主,看在我们师徒二人救过你一命的份上,能不能到你家讨碗水喝。’

    我这个时候才开始仔仔细细的打量这两师徒,铁牛和他师傅浑身破破烂烂的,铁牛头发也乱糟糟的,连我家那头大牯牛都赶不上,两人都快赶上街上那些要饭的讨口子了。我这能再世为人,也算是托他们师徒二人所赐,这想都没想,自然是答应了,这一来一去,想不到铁牛成了我的义子。”

    “那铁牛他师傅后来跟您说了什么才让你回心转意的呢?”

    “红啊,铁牛他师傅在家里喝完一口清水,给我说完那句话,我就哭了。铁牛师傅说:‘老人家,你这家里境况我也看出来了,家里缺劳力,我呢,正准备到山那边的崇圣寺里去修佛念经,我这个徒儿他六根未净不是那块料,这心里一直苦恼着不知道该怎么安置他,你要是看得上,等你哪天想去地底去陪你的亲人了,让这小子替你抬棺材,我这徒弟铁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就这样,铁牛他师傅去崇圣寺里当了和尚,我后来听铁牛说他本来就是和尚,只是换了一座庙而已。铁牛这孩子我看着就喜欢,当天就把他收了当义子,自从这个家有了他,我这才有那个福气活到现在,这里里外外,基本都是他一个人在张罗,这久了,我就发现不对啊,我怎么能不帮我孩子张罗一份亲事呢?只是你还别说,村子里这些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片子们,自从我们铁牛到了这个家之后,隔三差五的就爱往我这里钻,就连和我作对了几十年的王桂花,居然也想和我攀上亲事,我在她眼皮子底下委屈这么多年了,我当时对着她好一顿数落,她却像个受气包似的一声不吭,我当时心里那个舒坦啊,后来才知道感情是他们家二妞子看上了我们家铁牛,要死要活的求着她娘王桂花来说亲呢,这事呢,自然最后没成,铁牛他心气高,我知道,他没看上王桂花家的二妞子。

    但你不一样,从你第一天踏进门的时候,我就发现,铁牛当时看你的眼神就没对。”

    铁牛连忙争辩道:“娘,你说到哪去了,我们只是...”

    “娘知道你脸皮薄,娘这一年来过的可比前面十年多舒坦,我只当自己多活了十年,娘已经很知足了,我这身子我心里清楚,这病根是怀孩子是落下的,根治是不可能了,等我哪天一口气没缓过来,也就那么去了。”

    “娘,别说那些丧气话,等我攒够了钱,我们到城里找最好的大夫看病。”

    “儿啊,有你这份心就足够了,你也知道娘心里是怎么想的,现在趁我还有口气在呢,希望你能娶个媳妇,哪怕走了,我也心安了。”

    “大娘,我答应你。”

    吴永麟心头一惊,暗想道:你前脚还答应给我做老婆呢,怎么一转身就准备嫁给另外的人了。

    “红泪,你知道我们...”

    吴永麟这才从铁牛的口中知道这个少女叫做红泪,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像林黛玉一样为自己心爱的人留尽最后一滴眼泪,吴永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屋内一前一后走出一瘦一胖两道身影,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那条熟悉的道路上,吴永麟最终没有勇气迈出去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