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我在冥校当校长 > 第207章 魔术表演

《我在冥校当校长》 第207章 魔术表演

 推荐阅读:、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網 wWw.bEidOUxIn.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一学期很快就过去了。

    稀里糊涂,我在安德曼小学和安德曼冥校当校长一个学期了。

    我暗自庆幸,我这种兼职行为竟然没有被人发现。

    我大哥和大嫂还是过着形式上的婚姻生活。有一天,我大哥带了他和浮华生的孩子回家,对我大嫂李丽华说:“如果你愿意继续过这种有名无实的生活,能不能好人做到底,把这个孩子养上,来打发这无聊的生活。”

    我大嫂看了看面前五六岁大的孩子,问他:“这是你的孩子?”

    我大哥点了点头,他以为她会大发雷霆,没想到我大嫂却微微一笑说:“你的孩子就是的孩子,没问题,就让他和我们一起生活好了。”

    我大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看了看她,又问了一遍:“真的?”

    我大嫂点了点头。

    这件事是后来我大嫂告诉我的。

    我和我大嫂进行了一次长谈。

    这一次,我将我大哥和浮华的事情原原本本和她说了。我替我大哥辩解,我想要告诉她,我大哥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男人,他是个忠于感情的人,和她一样。

    “原来你们一直都在骗我?”她语气平静地问我。

    “好多次我都想告诉你,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我希望你们能在一起,你是他最好伴侣,也是我们心目中的大嫂。”

    她凄然一笑:“原来,我一直象傻子一样蒙在鼓里。”

    我问她:“你不会生气吧?你既然接受了他的孩子,说明你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

    她冷冷地说:“我不心胸开阔又如何呢?我总不能寻死觅活?我还得顾及他的颜面。”

    我象对一个交往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说:“大嫂,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有魅力的女人,我们兄弟对不住你。”

    “你说这话有意义吗?这都是命。当时你们让我来照顾李新生,我就有些担心,没想到事情就这么巧,他竟然和我有前世的缘份。”

    “这可能是命运安排吧。我也没想到,我们是好心没办成好事,害了你。”

    “马上要放寒假了,这个假期李新生回来,你好好做做他的思想工作,不要再固执了。我已经结婚了,是苦是甜我都会坚守的。”

    “嫂子,你不会恨我大哥吧?”

    “恨,恨的深了就成了爱了。”

    其时,我大哥浮华又生了一个儿子,可能是他考虑到浮华一个人忙不过来,才将大儿子送与我大嫂过。

    我大嫂给孩子重新起名叫如枫。

    我说不行,孩子他堂叔的名字中有一个枫字,晚辈不能和长辈名字重字。我大嫂不以为然地说:“没关系,我没有那么多讲究。”

    王长命的个子长得特别快,比一般的孩子都长得高,他和我儿子差不多大,却比他整整高了一头,而且说话做事也特别象个大人。

    他总是和我儿子在一起玩。

    有一次,我意外地听他们俩在一起用一种特殊的语言交流,我根本就听不懂。

    我问我儿子他们说的是什么话,如梦说王长命说他说的狗语。

    我听了不仅打了个寒颤,我想到王来朝说过王长命似乎天生有一股巨大的魔力,还有一次他竟然在不到一岁的时候爬到了一棵特别高的树上,让人不可思议。

    我一直待他象我儿子一样,我试探地问他:“狗语是什么?”

    他笑笑:“我也不知道,有一次和一只狗对过话,然后就想起了以前我说的那种语言,觉得和特别亲切。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地,白眼球多,黑眼球少。

    王长命还有一个超人的能力,就是嗅觉特别灵,这可能与他前世当过狗有关。无论家里人把什么东西丢了,他都能找出来。

    有一次我妻子王美丽把我送她的金戒指掉了,他愣是爬到床下面从一个小土炕里将戒指找了回来。

    王美丽特别好奇,我也不知是该喜欢还该悲伤。

    他渐渐地流露出以前作狗时的习性,让我不免担心。

    王百合却不以为然:“只要他好好地就行,他前世是狗,自然会狗的习惯。”

    大年三十晚上,村子里在外面上学、工作的包括作生意的人都回来了。汪小波建议,文艺小分队给大伙表演一场文艺节目,说平时净给别人表演了,大过年的,热闹热闹,让大家有什么拿手的都演示一番。

    王长命便自告奋勇地要表演节目,王百合问他会表演什么。

    他笑着说:“杂技魔术,姐,你忘了,我和你一起在县剧团学习杂技表演,我们还到全国巡回过。”

    见他提起前世的事,王百合表情严肃地说:“这种事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除了张校长和我知道你的身世外,没有人知道。”

    王长命象大人似地说:“我知道。姐,我就想给大家表演一下,好些年没上台表演了,想露一手。”

    节目单上,夏荷将王长命的节目加了进去。

    我大哥和大嫂也回来了,过年团年是安阳村一直以来流传下来的传统习惯。

    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来了,尽管是冬天,但是那个冬天出奇的暖和。

    我发现桃花不在,陈抟也不在,他们俩个做什么去了?

    我悄悄来到张家祠堂,透过陈抟窗子上的灯光,我看到两个人的身影叠加在一起。

    陈抟终于等来他一生中的缘分。

    我回到演出现场,王成正在进行二胡独奏。自从调到安德曼小学,他的精神状态格外好,文艺小分队带给他人生的另一种欢乐。

    当夏荷报到由王长命给大家表演杂质的时候,整个现场十分安静。

    王长命才不三岁,尽管他个子很大,却还很小。一个毛孩子能表演出什么样的节目呢?人们拭目以待。

    他非常老道地给大家鞠了躬,往地上一坐,嘴里念有词,他的头竟然从脖子飞了起来,在空中打了一个转,然后稳稳地落在脖子上。

    现场发出一片恐惧的叫声,有的人捂住了眼睛,吓得不敢看。

    我紧紧地把我儿子捂在怀里,对王长命大喊:“下去,赶紧下去。”

    王长命将脖子拧了拧,对大伙深鞠一躬,一蹦一跳地下了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