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重生之大梦七年 > 第425章 哪有什么安稳的日子

《重生之大梦七年》 第425章 哪有什么安稳的日子

 推荐阅读:、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網 wWw.bEidOUxIn.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年轻人迎上前来,呵呵笑道:“是穆东吧?我可是多次听过你的大名,在老太爷那里,你可比我们这几个亲孙子都受欢迎。”

    穆东赶紧道:“我是穆东,您是明哥吧?我家里有一瓶木桐,是刘薇转赠的,听她说还是从您这里得来的。我有幸生长在老太爷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老太爷错爱,倒让明哥见笑了。”

    刘明转向刘敬堂,说道:“三叔,你也抽时间管管小薇,从我这里骗吃骗喝骗东西,拿出去就送给朋友,拿我的好酒送人情,我太亏了啊!”

    刘敬堂翻了翻白眼,说道:“要说你去说,要不是你惯着,她也不至于这么不听话。”

    刘明哂笑道:“得,算我没说,我最好别招惹她。穆东,你现在算是小薇的老板,要不,你说说她?”

    穆东挠挠头,说道:“我和刘薇都是公司股东,是合作伙伴关系,我可没资格管她,明哥说笑了。”

    刘明道:“也是这个理,穆东,未来科技现在发展不错,小薇和我说过。倒是要好好谢谢你,给你小妹找了一个这么好的平台。”

    穆东道:“明哥,我就是个甩手掌柜的,大事都是刘薇和吴总在做,成立公司的创意当初也是他俩提出的,我基本只是个投资商。”

    刘敬堂插话了:“都别站着了,进屋吧。”

    刘明赶紧道:“穆老弟,请!”

    穆东赶紧错身道:“谢谢明哥,您先请。”

    短短几句话,两个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完成了相互试探和初步认知。

    刘明觉得,穆东和自己了解的情况差不多,低调内敛,为人诚恳,应该可以好好相处一下。

    穆东却觉得,刘明有些咄咄逼人了。虽然也释放了很多善意,但是总有一种优越感在里面。

    穆东的感觉没错,在穆东面前,刘明天然有一种优越感。在刘明心里,穆东只是依附于刘家的一个小富豪罢了。甚至内心深处,刘明对于穆东能得到爷爷刘远山的青睐,内心是不服气的。

    靠着几坛白酒入了老太爷的法眼,算得了什么?

    虽然是窖藏了几十年的白酒,但是总归是有价值的,砸钱去买,花不了太多钱的吧?

    三人进了后院,在一间精致的厅房落座喝茶。穆东的保镖等人,则由工作人员引着去了其他房间。

    几分钟后,两个工作人员引着一个人进了厅房,客人到了。

    穆东心中暗自琢磨,客人应该和刘敬堂身份类似或者稍低,否则刘敬堂就不是坐在这里等,而是要出去迎接了。

    穆东微微抬头,正好迎上了客人玩味的目光,心中不禁大惊,赶紧站起身道:“姜省长!”

    来人赫然是鲁东省长姜小亮!

    姜小亮瞪了穆东一眼,说道:“别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继而转向刘敬堂,说道:“敬堂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看来之前没和穆东说我要来。”

    刘敬堂笑道:“我故意没告诉他,就等着看他这副吃惊的样子呢。”

    穆东大囧,尴尬的挠挠头。

    另一边,刘明心里却起了一些波澜。他之前也不知道来的是姜省长,三叔只说要在这里招待一个老同学。此刻他感觉到了,姜小亮和穆东的关系明显很亲近,已经到了可以调笑乃至假意斥责的地步。

    须知,没有一定的关系,一个省长是不会有闲心去调笑一个企业老板的。

    另外,三叔的态度也有些意思,很明显,是想把穆东往上托一下。

    看来,这个穆东,还是有些能力,不是浪得虚名。

    刘家的很多核心内容,只掌握在少数几个人手里。穆东的核心资料,比如身价,其实知道的就刘家兄妹四人。刘薇知道一些,但是并不全面。当然了,刘家兄妹四人,也不完全掌握穆东的资产情况,他们知道的,也只是一部分罢了。

    所以,在刘明的思维里,那些报纸上报道的穆东的事迹,其实都是银行贷款堆积起来的空中楼阁而已,因为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

    现在看到穆东和姜小亮这么熟悉,而三叔也一副提携姿态,刘明心下明白,自己之前的判断,怕是有些偏差。

    一个省长,尤其是从基层一步步成长起来的省长,看人的眼光,绝对比自己要高明,如果穆东没点实力,怕是很难让省长看上眼。

    想到这里,刘明开口道:“姜叔,我是刘明,这家会所的老板,很高兴见到您。”

    姜小亮一顿,望向刘敬堂。

    刘敬堂笑道:“我二哥家的孩子,就喜欢瞎折腾,弄这个会所,老太爷给立了不少规矩,你放心,小明还算懂事。”

    姜小亮当然知道这个会所是刘明开的,只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自己又是长辈,总要拿一下姿态。

    听刘敬堂介绍完,姜小亮对着刘明笑道:“原来大名鼎鼎的后海四合院会所,竟然是刘公子的产业,我之前听朋友提起过,这里的老京城菜非常不错,今天看来有口福了,刘明,你可得给弄点解馋的。”

    刘明听完,心里有些沮丧。在姜省长嘴里,会所仅仅是菜不错。要知道,这个会所可不是饭店,需要靠口味留住客人。这个会所,是一个交际平台,是交流各种信息,解决各种难题的地方。

    嘴上却说道:“姜叔,您大驾光临,肯定让你吃到最地道的京菜,我马上去安排。”

    刘明匆匆的走了,穆东却坐不住了,赶紧起身,一副要去帮忙的样子。

    刘敬堂翻翻眼皮,说道:“穆东,赶紧倒茶。”

    穆东无奈,只好站住了。等刘明出了屋子,刘敬堂笑道:“我这个侄子,就喜欢瞎折腾。这个会所虽然不涉及黄赌毒,但他整天和一帮狐朋狗友牵桥搭线的挣一些快钱,家里早就不想让他继续干了,姜兄刚才说的好,这就是个饭店嘛,折腾那些歪门邪道干嘛?”

    姜小亮哭笑不得,说道:“刘老三,你也太不地道了。吃你一顿饭,还得让你当成枪使,你也太能算计了吧?”

    刘敬堂笑道:“姜老大,你也别说我。我问你,穆东可是我推荐给你的青年才俊,你的支持好像不怎么大啊?”

    姜小亮冷哼一声,望向穆东,嘴里道:“小子,找刘老三告我的状了?”

    穆东连连摆手,尴尬的说道:“哪有哪有,姜省长,我都不知道您要来。”

    刘敬堂笑道:“姜老大,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穆东名下的企业,一年给你上缴不少税收吧?这样的企业,在你们省内有多少?不多吧?很多比穆东贡献小的企业家,都是省人大代表了吧?可是穆东好像才是个市级人大代表吧?”

    姜小亮翻了翻白眼,对刘敬堂说道:“刘老三,你是有多无聊?这事省里已经有一些声音了,轮不到你瞎指挥。”

    刘敬堂笑道:“我这算是合理化建议,怎么是无聊呢?行了,喝茶喝茶,说点开心的事。”

    接下来的话题,果然轻松了许多,不过也不是什么家长里短,而是刘敬堂在讲述一些六号首长出访的趣事。

    一刻钟后,刘明带着几个服务员进来,摆好酒菜。刘明本想赖着不走,却被刘敬堂直接轰走了。理由是,你是老板,总要出去应酬客人。

    穆东有些尴尬,他心里明白,不但姜省长,自己也被当成枪使了,变成了刺激刘明的工具。

    可是自己真的不想当这杆枪,太拉仇恨了啊!

    刘明倒是看穿了三叔的把戏,他笑着冲着穆东挥挥手,转身走了。

    他喜欢名利圈交际场,才不会因为家里的建议而轻易放弃自己的追求。

    可以声色犬马的好好活着,干嘛把自己搞的太累?

    只有三个人的酒席,倒也不算冷清。服务员也被赶走了,穆东客串了服务员,负责添酒倒茶,刘敬堂和姜小亮都是调动气氛的高手,说的话题也高大上,比如国家的交通战略啊,比如高速铁路的建设啊,比如京里的一切趣闻啊,倒是让穆东大开眼界。

    穆东也不时插话,说了自己的一些见解,比如高铁建设,穆东就提出需要预防腐败,这让姜刘两人有些感概。铁道部一家独大,沉疴难去,已经是高层的共识了。

    酒席快结束时,刘敬堂说道:“姜老大,我看六号首长,作风硬朗,是个干实事的。他多次提到,领导干部要务实肯干才行。下一届领导集体,怕是会有一些大动作。”

    穆东明白,这句话,是这次宴会的主题,是刘敬堂对姜小亮提供的一个重要情报。同时,穆东很是佩服刘敬堂的判断力,因为根据穆东的记忆,六号首长确实是个务实肯干的,当权后的一系列动作,颇有民意。

    姜小亮没吱声,举杯和刘敬堂一碰,喝下杯中酒,酒席结束了。

    返回酒店的路上,穆东一直在琢磨刘敬堂为什么要带着自己和姜小亮一起吃饭。如果只是为了一个省人大代表的话,估计说不过去,这事电话里就能解决。

    穆东最后给出的答案是,刘敬堂是想把自己带入一个更核心的圈子里,让自己的信息更丰富,思路更宽阔。

    内心深处,穆东对这个做法是隐隐排斥的,他不喜欢交际圈,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可是,哪有什么安稳的日子,生活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