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晚安,陆先生 > 第130章:

《晚安,陆先生》 第130章:

推荐阅读:、
    看来,梦中出现的情况和钱社长发现的这一线索应该是相吻合的。

    那女孩不情愿跟自己走,因为生他的气,所以两个人之间还是有些别扭,但是她在自己的强势下,还是妥协,最终两个人发生了关系,那是自己的第一次,也是她的第一次,就像在梦中说的那样,自己一定很爱她,很重视她,所以绝对不可能和除她以外的女人发生关系,那么,为什么乔薇娜的孩子和自己的血型会相同呢?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突然想到了乔治,这个死小子,最近一直没有在他跟前露过面,前一阵说什么要去非洲参加什么红十字救援,也不知道是不是把小命给搭在那里了。

    真不知道他活着是不是就是为了正义事业而献身的。

    拨了那个许久没联系过的电话,过了很长时间,电话才接通了。

    “喂,你还活着啊?”

    “刚回来正在倒时差,还琢磨着这几天去找你呢!”里面传来乔治还带着睡意的声音。

    “现在就来吧,我去酒吧里等你,我们一起喝一杯。”

    “叫上雒一鸣那纨绔吧,好久也没看到他了。”

    “我说,雒一鸣还是算了吧,那小子成天觊觎我老婆,我现在烦他!”

    “哈哈,那女医生终于到手了?你牛啊小子,来,教教我怎么追到手的?哥们也跟你学习学习。”

    “一会儿见面再聊,我有正经事找你。”

    估计这个时间,叶倾城已经睡下了,所以他没有去楼上打扰她,而是径直开车到了酒吧。

    洛克酒吧是他们几个公子哥的集中营,每次大家相聚,都在这个酒吧。

    他招呼侍应生取了两瓶82年的拉菲,要了点冰块,直奔他们的包间而去。

    刚坐下没一会儿,就见那吊儿郎当的纨绔竟然也来了。

    他懒得搭理他,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放了几块冰,慢慢浅酌着。

    雒一鸣也懒得看他一眼,随便找了个地儿,坐下来就扒拉着自己的手机,一边看,一边发出惨绝人寰的笑声,渗得他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我说,你能不能换个地儿待着去?”陆沐白终于忍不住出口,不耐烦地翻了一个大白眼。

    “碍着你什么事情了吗?这是你家的吗?”

    “无赖。”陆沐白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脸色阴翳。

    “我无赖?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你说什么呢?觊觎别人老婆的男人就是好鸟了?你还要不要脸?”陆沐白终于把心里的郁闷发泄出来。

    “那说明你老婆招人喜欢,有魅力,自己不看好了还出来找别人麻烦,孬种才这样。”雒一鸣也不甘示弱,你老婆怎么了?结婚还有离婚的来,谁能保证你一辈子都是他老公?再说了,这婚还不是没结吗?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正吵得凶,乔治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走进来。

    “谁让你小子叫他了,我看着他烦。”陆沐白火冒三丈地冲着乔治开火。

    “我,我就说我回来了,也没叫他,他就自己过来了。”乔治一个劲地朝着雒一鸣挤眼。

    “早知道他会来,我还不来了呢!”雒一鸣撇了撇嘴。

    “啧啧,能把流氓加无赖提升到这样一种高度,也是没谁了!“简直要被他气到吐血好不好?

    “我和你不熟,你赶紧走。”

    “我来看我好基友,干你屁事。”雒一鸣也不甘示弱。

    乔治赶紧过来给说和,最后,两个人都绷着脸,谁也不理谁。

    “我说白少,你是怎么把那女医生给追到手的,说来听听?”乔治端着酒杯,跟陆沐白碰了一下,嬉皮笑脸地问道。

    “没什么,两情相悦,你侬我侬,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陆沐白白了雒一鸣一眼,阴阳怪气地说。

    “快给我支个招,我怎么就碰不上这样的女孩呢?”

    “碰不上可以去撬别人老婆呀!”白少酸溜溜地提高了声音,说话给某人听。

    “撬别人老婆怎么了,我就好这口,爱咋咋滴。”雒一鸣接了话茬。

    “我说你俩怎么说着说着就下道了,不来这样的啊。”乔治发威了。

    真是自找不痛快。

    陆沐白噌地站起身,没有继续沟通下去的欲望了。

    “你不是说有正经事吗?什么事情啊?”乔治拦住他。

    刚才被气昏了头脑,陆沐白这才想起此次找乔治的目的。

    “什么情况下,亲子血型会成立?”他重新坐下来,一脸的凝重。

    “这种的说起来就多了,比如说父母的血型是A和B……”一提到医学专业问题,乔治就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不对,不对,不应该这样问。”陆沐白想了想,觉得这样提出来不正确,他赶紧打断乔治的话。

    “应该这样说,我现在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有一女的说她的孩子是我的,做过两次亲子鉴定,结论都属于亲子关系,但是我一直感觉并没有和她发生过关系,并且也找人调查过此事,所以我觉得很蹊跷,你说,还有哪一种关系可以来证明这种亲子关系是成立的?“

    “DNA都验证是你的了,你还想不承认?真是把鸟无情啊!“雒一鸣冷哼了几声,不屑地说。

    陆沐白瞪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死的。“

    哈哈,没想到白少还能整出个私生子来,不简单啊不简单,平时小看你了啊!”乔治调侃说。

    “去去去,正经点儿。”

    陆沐白眼睛一错也不错地盯着乔治,紧张地等着他回答。

    “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的意思是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的孩子会和你的DNA验证结果是一样的对吧?”

    “对,就是这么个意思,这锅我不背,我得把这人找出来。“

    “让我想一想哈。”乔治皱起眉头,绞尽脑汁地想着。

    “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这么两个案例来,还有这么两种情况,DNA验证的结果和你是一样。”

    “什么情况?”雒一鸣和陆沐白同时凑到他的眼前,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

    “你父亲的私生子和你亲生的儿子在理论上DNA结果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