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星空无敌指南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继续牛掰

《星空无敌指南》 第二百二十一章 继续牛掰

推荐阅读:、
    奴儿洗澡洗的不亦乐乎,而且,因为林牧之前的话,她像是来了兴致,不断的发出各种声音,反而弄的林牧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差点都擦枪走火了。

    斗不过这丫头,没办法,只能乖乖的继续看书。

    初阶的法术很简单,林牧几乎是看一眼就会了。

    但是,稍稍厉害点的术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比如并不算多难的布雨,他不但需要元神足够强大,还需要丹田气海中的真元法力足够的雄厚。

    修真者得有强大的元神,瞬间覆盖百八十里的,最少也得十里八里的,然后,还能有那么强悍的真元法力,瞬间引动那么大范围内的水属性灵气。

    林牧的元神倒是强大,他现在别说百八十里了,更远一点都行,虽然他现在在这里不好试验,怕惊动其他人,但最少应该也有两三百里了才对。

    毕竟,他可是刚刚才经过天道之力重塑了这身体的。

    武修变成了武圣级,玄修的修为,也从白身变成了聚气后期不是。

    但是,他觉得,他丹田气海中的真元法力,只怕没办法瞬间覆盖那么大的范围。

    各种思考领悟中,奴儿可算是洗完了,洗的白白的,依旧穿着白色的裙子,脸蛋红扑扑的走了出来。

    看到他正在低头皱眉的想着什么,感觉很是不爽,这呆子居然没有注意到她现在的风情万种。

    于是,轻哼一声,“喂,干嘛呢!”

    “啊,你洗完了!”林牧当然注意到了她的万种风情,不过,他也是个见过世面的男人,各种美女都见过,所以,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就爬了起来,“总算是轮到我了!”

    “呸,”奴儿很不爽啊,也有点不好意思,啐道:“我刚刚才洗完呢,你进去干嘛,你等一下!”说着,直接就拉住了他。

    她刚刚洗完,里面还残留着她身体的气息甚至是热度呢,感觉他现在进去,虽然好像没啥,却总觉得羞涩。

    林牧无语的苦笑,不过,这貌似也正常,算是女人的一点小矫情。

    于是,干脆的坐了下来,然后随口就说起了刚刚修炼术法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奴儿绝对算是修真方面的前辈,他还是希望从她这里多得到一些经验的。

    “除了那些特殊的法门,其实所有的法术,都与修真者的元神和真元法力的强度有关,元神和真元法力越强大,就算是最普通的火球术,那也是能够瞬间覆盖万里,灭掉一个城市!”

    “至于说特殊的法门么,那就是那些强大的术法的不传之秘了,也是那些圣阶或者是神阶法术的强大之处,”

    奴儿对于林牧,现在也是非常的亲近,可以说,这是她第二个那么亲近的人,所以,解释的时候,很用心。

    “强横无比的术法的法门,通常呢,又分为几种,一是形成法阵,强大的法阵,整个天地都可以装下;其次是可以沟通召唤那种强横的魔物,或者是灵物,魔物是魔怪之类的,而灵物,则是神灵的一丝力量所化的,比如巨灵神的一掌之类的,最后的一种,也是最厉害的一种,那就是把人和天地的能量融合在一起,这个和天人合一是不一样的,然后,发出强横的招数,其实,魔族的某些逃命之法,就属于这个,他们是消耗本来的寿命或者精元,来沟通天地能量,然后自己融入天地间,瞬间消失,出现在了万里之遥……当然,哪个是最微末的术法,不过,只是说在最顶级的术法中属于微末之技,要是在我们这平常的世界里,那是强大无比的!”

    奴儿解释到这里,一挥手,“我知道的也就是这么多了,总之,努力强化元神和增强真元法力,然后,以后你接触到那些强大的术法,你自然会明白的,”

    难道的还加了一句,“其实我知道一种,不过,那个是师傅的绝密,我就算是想说给你听,也张不开嘴,张开嘴,也说不出声音的!”

    林牧倒是听过这种神奇的事情,而且,对于她能够这么说,已经是很感动了。

    毕竟,这丫头可是个比较自私的人。

    于是,笑着点头,“没事,已经很谢谢了,”一顿后,道:“现在,我应该可以去洗澡了吧!”

    “呸!”奴儿瞬间脸红了。

    匆匆的洗了澡,换了衣服,林牧就拉着奴儿去找地方练习法术,同时,他也想要知道,他现在到底是啥水准。

    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让他在这边安心。

    但是,刚要出门,奴儿就皱着眉,看了他一眼,随后,说道:“我们现在这样可不妥,你的修为突然暴增,我也有提升,加上我们本来就是被怀疑的对象……!”

    一顿后,道:“我们得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才行!”

    林牧听到这里,笑着摇摇头,“不需要了!”随后,心念一动,秘法一运转,“你再看我的修为如何?”

    奴儿一开始没在意,撇着嘴,正要说啥,等看清楚了之后,才惊愕的微张了嘴,“你,你怎么做到的,你怎么可以掩盖你的真实修为,这,这不可能……!”

    虽然说着不可能,但事实就在眼前,让奴儿无话可说。

    更让她兴奋的是,林牧接着说道:“来吧,我教你,不是特别难,你那么聪明,应该很容易就能学会!”

    “哼,那是!”奴儿傲娇着,但是心里却依旧是惊涛骇浪,林牧太神秘了,随便拿出来的东西,都是她从来没听过的,不管是哪个爆炸的火药,还是眼前的秘法。

    就更不用说,随便一下就是天道之力重塑身体了。

    这呆子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最少都是龙家的嫡系亲传,亦或者是十三王侯之族秘密的超级武器,最最厉害的传承者,搞不好,也就是因为这个,被人发现了,然后才变成了现在这样,修为全失,记忆也没了的情况。

    奴儿自动的脑补着,越来越觉得林牧了不得,同时,态度也更加的亲昵,其中还带着一丝巴结,那自然是为了从林牧那里得到更多的好处。

    话说,这个呆子虽然身份神秘,有着好多秘密,传承更是强大无比,但是,除了一开始,接下来实在是对她没有任何的戒心了。

    更重要的是,他都给了她太多的好处了,天道之力重塑肉身啊,居然也让她享受了,换了一个人,换了是她,绝对不可能的啊。

    而且,还有那炼器火药之法,以后也会告诉她,眼下,又告诉她这么神秘的传承秘法。

    简直了,这个呆子如果不抓在手里,不对他好一点,要是没了,奴儿会后悔死的啊。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够发生,所以,她才特别的客气,感觉温柔了好多。

    林牧可不知道这个,也不知道这秘法到底有多珍贵,便迅速而慷慨的把他从那灵识种子中领悟得到的秘法教给了奴儿。

    之前,他在杀掉天机一号的时候就用过了,而掩盖武修的修为境界,和玄修的一样,都是隐藏气机和身体能量的波动而已。

    当然,说起来简单,但是,奴儿都没有听过,就知道这秘法有多好了,也不愧是从灵识种子中得到的秘法。

    奴儿以前只知道,她修为太低,别人修为太高的话,就看不出来,还从来没有听过,就这么直接掩盖和隐藏的,听完了之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她现在可不会怀疑林牧,对于林牧,她现在是既讨好,又信任,虽然没有到彻底信任的地步,但但凡是林牧说的这些神奇的东西,她都没有怀疑。

    因为之前的无数事实已经告诉过她,没问题,绝对没问题,只有惊喜。

    这一次也一样,迅速的尝试了几次,没成功之后,又听从了林牧的几次讲解,然后,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左右,她就终于成功了。

    那是一种真真切切的自我能够感觉到到了改变。

    她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自己的修为,额,当然,变强可不行,只能是比自己低的。

    但这就是她想要的啊,连续的试过几次,成功后,兴奋的一把抱住林牧,激动的脸通红,就差点亲林牧一口了。

    其实,亲一口都是愿意和值得的,只是实在是没好意思下嘴,尤其是林牧看起来一点都不是那么期待的样子,更是让她有点不爽。

    这个呆子,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她一个女儿家都搂住他了,他要是积极主动点,她虽然不至于让他乱来,但亲一下还是可以的嘛。

    胡思乱想中,林牧却是说道:“你果然是很聪明啊,那,走吧!”

    奴儿再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虽然他刚刚的夸奖其实让她心里挺美的。

    可是,不知道咋地,这家伙完全没看出她的心绪,让她有点不爽,难道他不知道,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主动抱住一个男人么。

    “哼!”奴儿莫名的不爽的轻哼了一声。

    林牧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也见识的多了,女人是猜不透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迅速的,赶紧滴安抚,要不就是走人。

    林牧刚刚才告诉了她一个秘法,又跟她没那么亲密,自然不可能低声下气的安抚讨好了,所以,耸耸肩,转身就出了门。

    这更让奴儿不爽啊,但是,也得乖乖的跟上。

    其他的不怕,就怕他出事,那可是她现在身边最重要的宝贝,额,应该说是宝藏了,那比从龙十八那里抢来的东西,甚至是她以前坑蒙拐骗来的所有东西都重要的存在啊。

    她如果不看好了,后悔药都没地方吃去。

    “喂,你等等我,你……!”奴儿迅速的走向前,感觉拿这个呆子没办法,只能继续用怀柔政策,先迷惑了他再说。

    七天过去了,外面依旧是一片纷纷扰扰,龙家的人已经基本上把所有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

    其实呢,从一检查开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抓到凶手的,如果这样也能够抓到凶手,那简直就是对凶手的侮辱啊。

    龙鹰也知道,龙家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们必须做出这个姿态,做出一副强势的姿态,特别是在风家的地盘上作威作福,来显示他们的牛逼。

    风家呢,现在必须忍一下,只要不是太过分,那就忍着。

    这一点还是必须的,毕竟,龙十八死了,龙鹰这一支最重要,以后最有前途的孩子完蛋了,怎么滴,大家也得宽宏大量一些。

    这是规矩。

    龙家的人检查完了,不过,事情却没有结束。

    怎么说呢,龙家趁着这个机会,以找凶手为由,开始派出不少的门人,来到了风城,各种设卡,各种盘查。

    对此,风家的人依旧忍让着,虽然他们知道,龙家这是准备一点点的磨,争取找到机会,彻底的吞并风城,这个,应该是龙鹰的计划。

    但是,风家也是有依仗的,那就是风家的老祖宗,凝丹期的高手,有那一个,龙家的人敢乱动,就有理由干掉他们。

    倒时候打嘴炮的事情,那就再说了。

    因此,林牧和奴儿出门之后,就遇到了好几次龙家盘查的,不过,虽然林牧是个菜鸟,但看在奴儿是筑基初期的份上,龙家的人也不敢随便乱来。

    筑基期,在这风城里,绝对算是牛逼的存在。

    不像聚气期,实在是太多了,而到了筑基期,在这方圆万里内,甚至都可以弄个小家族,小门牌玩玩。

    很多的散修,一旦修炼到筑基期,就会这么玩,而且,还有不少人投靠呢。

    当然,这也是因为风家所在的林海荒原,只不过是天圣大陆东边一个微不足道的犄角旮旯的小地方而已。

    要是放到整个大陆,别说筑基期了,凝丹期都不算是什么大人物。

    一番纷扰,总算是出了门。

    以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实力,就算是遇到龙鹰那老家伙,也能够跑掉,所以,两个人倒是不怕,直接就朝林海荒原的深处走去。

    不过,目的不是去猎杀妖兽之类的,所以,并没有走多远,而是迅速的找了个宽敞的,安静的地方之后,两个人就停了下来。

    “你先演示给我看看!”奴儿直接以一副前辈的姿态,在前面嘚瑟着。

    林牧笑着点点头,然后,瞬间就释放了一个火球术,这个可不是他之前在房间里释放的那种,刚出手的时候,都有篮球大了,见风就涨之后,等轰到前面的那个十来米高的小山坡的时候,已经直接把整个小山坡都淹没了。

    随后,轰隆的一声,小山坡整个没了,不但如此,方圆百米内,都是各种被烧焦的痕迹。

    奴儿眉头一挑,却说道:“刚刚用了几成的威力!”

    “额,大概五成!“林牧老老实实的说道,之所以老实,那是因为他还有紫色莲花的能量,自从这紫色莲花出现后,林牧就有一种满目的自信,觉得这玩意怎么用都很牛逼。

    奴儿则是砸吧砸吧嘴,心里腹诽着,你这家伙得意个啥,不过,又觉得很正常,她之前认为林牧用了八成的实力,但是,想想吧,林牧这个呆子,可是被天道之力重塑了身体的,那么,比修为境界看起来牛逼一点,太正常了。

    而且,当他全力发威的时候,肯定要更牛逼。

    这个,都是因为他的底蕴决定的,作为同样被天道之力重塑过身体的奴儿,更是清楚得很,而且,她明白,她那重塑过的身体,绝对没办法跟林牧那正宗的比,甚至最少都要差一半。

    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她能够得到现在的好处,已经是非常满意了,虽然她平时挺贪心的。

    而那边的林牧呢,则已经悄悄的从紫色莲花的能量里抽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丝,加入了真元法力中,然后,再度用五成左右的实力,发出了一个火球术。

    这一次,出现在他手里的火球反而小了些,只有排球大小,但是,颜色却彻底的变了。

    之前的火球是火红色,正常的颜色,但是此刻,却是幽蓝幽蓝的,尤其是那热度,就连旁边的奴儿都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炙热。

    顿时瞪大了眼睛,微张着嘴,半晌,才道:“这,这就是你全力的一击……!”

    林牧淡然的笑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直接把火球丢了出去,随后,前面一座几十米高,接近百米高的山峰的山峰,生生给他削掉了三分之一。

    而且,火球瞬间飞闪开,千米之内都给笼罩住了,然后,熊熊燃烧起来。

    这可是天干物燥的时候,随意的点火可不好,最少林牧是这么认为的,随后,赶紧的一个水球术,可是,这个水球术没有抽取紫色莲花的能量,水浇在火上,居然没有熄灭。

    “哈!”奴儿再度震惊了,什么情况啊,水居然都熄灭不了火了,这世界是不是变了,还是她眼花了。

    只有林牧知道,那大概都是因为紫色莲花能量的关系,让火焰产生了异变,不但变得强大了十倍都不止,还质变到了水都轻易浇灭不了的地步。

    赶紧加大了水球术,不过,依旧没有使用紫色莲花的能量。

    这是他想要看看,水到底能不能浇灭。

    还是浇灭了,不过,是在他用了十多次水球术加上冰箭术之后。

    奴儿则是彻底的无语了,好半晌才转头牢牢的盯住了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她知道,这其中一定有蹊跷,或者说,肯定是某种秘法。

    而以以前的经验,她多问几句,他应该就会教给她,那样的话,就真的是发达了。

    不过,这次她注定要失望了,紫色莲花的存在是秘密,更是没办法传给任何人的,连林牧自己都不知道,那东西是怎么来的,为什么?

    所以,他只能故作神秘,耸耸肩,“这是应该是我家族的秘密,我也是刚才发出火球术的时候,你说很一般的时候,有所触动,然后才发出了刚刚的那一击……!”

    啊啊啊啊,就是触动一下就那么厉害,他的家族到底是哪个啊,那么牛逼。

    还有,他到底有多少秘密呢,一个火球术都那么牛掰啊。

    于是,眼珠子一转,道:“那,这个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啊!”她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温柔,带着期待,更是亲昵的抓住他的手,一副讨好的模样。

    不过,事实再度让她失望了。

    林牧故意皱着眉,想了想,才道:“抱歉,这个好像是家族的不传之秘,我就是想告诉你,只怕也说不出来!”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其实倒是没到这个地步,不过,和之前奴儿说的差不多。

    奴儿之前说的是很真诚的,林牧虽然是借口,但也是真的没办法传授。

    因此,奴儿只能是撇撇嘴,非常不爽,但又不得不接受。

    毕竟,都说了是家族不传之秘,她再强求的话,就会破坏两个人的关系了。

    反正这呆子还在,以后有的是机会,尤其是他看起来貌似还有好多好东西的说。

    所以,奴儿只能暂时抛开这种纠结。

    说道:“这样的话,如果你使用家传的不传之秘,然后全力发挥的话,以你现在聚气后期的修为,大概能够发挥出筑基初期的实力了!”

    这算是夸奖,林牧却只是笑笑。

    老实说,除了奴儿有某些强大的秘法,还有强横的法宝,如果只是单轮空手斗的话,他现在应该不至于怕她了。

    她现在是筑基中期,无限的接近筑基后期,经过天道之力的重塑肉身之后,应该和筑基后期差不多了。

    只是,修为只是一个方面而已,对于修真者来说,强大的法术和法宝,有时候更重要。

    比如一个筑基期的拿着地阶下品的法宝,对上一个拿着玄阶下品法宝的凝丹期强者,那是绝对不用怕的。

    这就是林牧在这个修真世界学到的,从奴儿那里听到的。

    所以,接下来,貌似得弄点好一点的法宝,和一些强横的法术秘技才行了。

    那样,才能够让他真正的在这林海荒原中立足,到时候,不管是龙家和风家,他都不用太忌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