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鉴宝娘子 > 385报应

《鉴宝娘子》 385报应

推荐阅读:、
    梁弘初始还延医请药,却是没有进展,倒是愈发厉害了。

    郝明秀每回见了梁弘都流泪不止,偏有说不出话来。

    梁弘来了几次,也就厌烦了。

    郡王妃听得消息,心急如焚,进宫去探望,一个小宫女引了她进去。

    巧儿不见了。

    她疑惑,巧儿自进宫就跟着郝明秀,这时节,怎么会不见人影?

    拉了一个年长的宫人打听,才知道,巧儿在数日前失足掉入园子当中的池子里,遍寻不着,过了几日才浮了上来,皇后嫌弃晦气,叫抬到城门外的乱葬岗子里去了。

    郡王妃听罢,再看看神志不清的郝明秀,湿润了眼眶。

    她抽出手绢,轻轻地替郝明秀抹去眼角的一污物,心里难过:郝明秀忽然得了这病,贴身的巧儿又没了。这她以后的日子,可见是难过了。想到姐姐的嘱托,心下悲痛,拿了帕子堵了嘴,抽泣了一会,却是不敢发出声音。

    好端端的一个人,忽然就这样了,郝明秀这是撞了什么邪......

    坐了一会,她张罗着找来梳子,给她细细地梳了头,摸着她的脸颊,眼泪留下:“秀儿,姨妈走了,你好好儿的。按时吃饭,姨妈过段日子再来瞧你。”

    郝明秀见她要走,使劲抬了脖子,挣扎着,却是力不从心。

    她的手臂日渐无力。

    她盯着郡王妃,眼里流出乞求,嘴张了张。

    郡王妃看懂了,她别过脸去,见伺候的两个宫娥年纪尚轻,正规矩地候在一边。

    她从袖子里抽出两个荷包递了过去,两人忙称不敢。

    ”好好照顾你们主子。这天冷了,多用热水擦擦手脚。”

    两人推辞了一会,到底还是收下了,一边殷切地送了郡王妃出去。

    郡王妃快步走出宫门外,见只有洒扫的的几个粗使宫人,院子里寂寥,毫无生气,墙角的月季倒是繁花一片,横七竖八地生长着。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回头望了一眼,快步走了。

    琉华宫。

    绿萍看着过来的小宫女,点头,赏她一个荷包,小宫女叩头而去。

    绿萍回到屋子里,屋内正生着炉子,红红的火光亮闪闪。

    张嫣正依着一张软榻在看书,一身薄薄的夹袄,伸了一只脚出来,一个侍女正跪在那里,轻轻地捏着脚趾。

    绿萍轻声进。

    “走了?”

    张嫣轻声问,眼睛依旧没有离开手中的书,那是一本心经,散发着墨香,新近抄得的。

    绿萍轻声回答:”是,只是哭,没有说什么。“

    “啪”地一声,绿萍吓了一跳。

    张嫣用力扣了书,欠起身子,缩回了脚,侍女住手,绿萍一个眼神,侍女爬起来退了出去。

    “娘娘和她置什么气?不值得。横竖是个活死人罢了。”

    绿萍小心地捧起了书,放平。

    “哼,她是什么东西?留她这么多日,已经是她的造化了。”

    张嫣咬着牙,面容雪白。

    “我的阿宝,我的宝贝。你可是怪我?放心,这个贱人,必叫她后悔招惹了你。”

    张嫣喃喃地,轻声却又清晰。

    绿萍看了看外面,静悄悄地,都退到那廊下去了。

    她静静地立着。

    郝明秀也是作死。

    原本,张嫣一直就忍着,不想在这节骨眼上节外生枝,和梁弘生了嫌隙。虽然痛心安庆丧女,却也是隐忍未发。

    谁知,这个郝明秀存心是找死,竟然调查起燕盏的事情来。

    好在,事先得到线报,这才及时下了手,不然,真让她兜出来,勾起梁弘的怀疑......

    这回,是前仇旧恨一起来,干脆利落,郝明秀这事就这样了了。

    以后,郝明秀的下辈子就这样活着,现在皇上还惦记着几分情谊,没有立时扔到那冷宫里去。这还是顾着汾阳郡王的面子,免得被人说薄情,毕竟她也是曾经诞下皇嗣的人。

    就像个活死人般地活着吧,这宫里从来不嫌多一个人,也不怕少一个人。

    看着张嫣那解恨的面容,绿萍深深低下头去。

    “皇上今日歇到哪里了?”

    良久,张嫣忽然问道。

    绿萍忙回答:“听说去了昭华宫王才人那里。”

    她看着太后的神情,又补充了一句:“已经连续一个月了。”

    张嫣挪了一下身子:“可是都送过去了?可别有遗漏。”

    绿萍忙谨慎回答:“奴婢看过记录,吃完了就送,从来没有耽误的,数量什么的都对得上。”

    张嫣这才轻轻哼了一声:“他倒是专一,也用心。这认着一个,就不撒手,如此也好,省得哀家多操心。”

    说着,伸了一下袖子,准备起身。

    绿萍忙上前,搀扶了她,听张嫣吩咐:“去园子里转转,明日,叫霓裳进宫一趟吧,这孩子,哀家也是想她了。她都多日不曾进宫了,这回,哀家也让她高兴高兴。”

    她的声音温和,脸色也柔和起来。

    周霓裳要远嫁了。当日,她没有尽力阻拦,只是应下了霓虹的亲事不离上京。如今......

    又想到苏暖,眼中倒是一暖:这孩子,听说对安庆着实孝顺,虽然嘴里不肯承认,实则却是贴心贴意地照顾安庆。

    可惜.....

    不过,一个女孩子,嫁给谁都没有关系。只是,和郑家的关系看来是这辈子都牵扯不清了。

    天意啊。

    她晃了晃头,向外边走去。

    苏暖也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是周霓裳同她说的。

    她在周霓虹灵前上了三支香,说:“霓虹,你可放心,那个罪魁祸首终于得到报应了。霓虹,你放心,姐姐想你。有空托梦来见见姐姐。只是,千万别托梦娘,乖啊。有什么话,姐姐会同娘说的。你知道,娘她不经吓。”

    她喃喃地,看着面前的木牌,泪湿双颊。

    这件事情,她一直是憋着气,近来老是做梦见到霓虹。

    所以,得到这个消息,她当即就给周霓虹报信。

    又跑去找苏暖。

    苏暖听了,也是心里唏嘘。

    周霓虹的事情,也是她心里的的一块病,好好的一个女孩,就这样没了。明知是郝明秀使的坏,却是因为她特殊的身份,而不能质问。

    如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样结果......

    她隐约猜到,可能是张嫣下的手。

    现在知道安庆是她的亲生女儿,那么周霓虹就是她的亲外甥女,这宫里除了张嫣还有谁出手能这么利索?或者是还有谁对她一个失宠了妃子出手?

    苏暖掀了掀嘴角,不知该作何表情。

    她一向是手段干脆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