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悠闲大地主 > 第六十三章撒气
    因为想到了烧烤的事,让孙辰一晚上的时间都在辗转反侧,第二天又没有能够早起。

    虽然最早也要四五月里才能实行,可他一向觉得凡事应该早做准备,所以起来之后吃过饭就去了镇上的调料店。

    找了许久,把调料店都几乎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最重要的孜然,他从昨晚就高涨的情绪瞬间就低落下来。

    “唉,怎么会没有呢,难道说这个时间孜然还没有传过来?”低头走在大街上,孙辰又一次地嘟囔着。“算了,到时候再说吧,真的找不到也没有办法。”

    挥开烦人的思绪,他想起过年还差几样东西没买,干脆自己一个人在街上闲逛起来。

    几个人过年要穿的新衣服,二妞已经给做好了,棉被都是新作的,鞋子也都有,好像挺齐全了,孙辰干脆给二妞卖了一条绣着蔷薇花的粉色围巾,给师傅杨树平买了一顶兔皮帽子,柔软厚实的兔毛全都在里面,外面则用一层深灰色的布料包裹着。

    至于他自己,就挑选了一件羊毛坎肩。二妞做的棉袄太厚实了,他有时候活动量大了都要出许多的汗,脱下一会儿又觉得太冷,前段时间他让二妞做了一件薄一些的,正好可以把坎肩穿在外面,等觉得热了,就可以脱掉。

    几样东西花了孙辰快一两银子,不过他觉得还不算贵,毕竟做工和材料都很不错。

    过年要贴的春联和窗花,家里还没有准备,正好听街上的人说在市场门口有人在摆摊售卖,孙辰就随着人流去了那里。

    到了地方,孙辰好不容易挤进去,就看到一个年纪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穿着一件绯红色的棉衣,低头坐在那里。

    她的右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另一只手托着红纸,手腕翻飞,不一会儿就剪出一个,打开来看,一副栩栩如生的鱼跃龙门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紧接着她又拿出一张红纸,翻着叠了几道,就开始下了剪刀。仍是让人看不清楚的速度,不一会儿,一副财源广进又成功剪出。金玉满堂,喜鹊登梅,风调雨顺,福禄寿喜,每一次她都剪出了不一样的花样。

    围在她身边的人不时地发出一阵阵赞赏,可她却跟没有听到一样,兀自低头继续剪着一个又一个窗花。

    “哎,你这窗花咋卖的?”有人回过神来问她,这样好看的窗花,买回去过年时贴在家里多喜庆呀!

    “六文钱一张,十文钱两张。”一直站在她旁边的中年妇人说道。“我们的剪纸,可是谁都模仿不来的。”那妇人眼角上挑,嘴唇很薄,还微微有些凸出,嗓音尖细,虽然长得还算不错,可却让人一看就不怎么喜欢。

    “嗬,那么贵?前天有人来卖,只要四文钱一张呢!”有人咋舌道。虽然说这几年风调雨顺,但很多人还是只能温饱而已,多花出去一文钱,也会心疼好久。

    “那不要紧,你尽可以等着卖四文钱的人来卖时再买~”那妇人不在意地道,“明码标价,你情我愿。”

    丝毫没有降价销售的意思。

    “待会儿我会剪些稍小的花样来,那样的只卖三文钱一张,两张五文钱。”正低头忙碌的女孩忽然抬头,温婉和气的声音,让众人如沐春风。

    最让人惊艳的,还是她的长相,柳眉星目,唇红齿白,鼻梁高耸,任是孙辰见识过现代社会的无数美女,也不得不承认,她跟其中的任何一个相比,都不算失色。

    “没想到区区山野之家,竟然会出这样的美人~”孙辰在心里感慨道。剪纸美人穿的绯红色衣裳虽说没有补丁,也洗得有些褪色,那妇人穿得稍微好点,可也只是寻常棉布,可见生活只能达到小康而已。

    “那我们就等着啦,买几个小的回去也不错~”本来有人嫌贵都要走了的,可剪纸美人的话说了之后,又有不少人留下了。

    “臭丫头,不管大小都得动那么几十剪子,剪大一些你也容易点,我也能多卖些钱呀!”妇人不好大声斥责她,只能小声嘟囔。离得近的,都能看到她那比臭鸡蛋还要臭的脸色。

    因为孙辰平时习惯了在嘈杂的环境之中捕捉自己想要听到的声音,他又离得不远,妇人的抱怨,她听得清清楚楚。

    剪纸美人低头不语,正当孙辰以为这是个闷葫芦或者说是包子,得任由妇人啰嗦时,清灵透亮的声音响起,“想多卖些钱就自己也动手做呀,光缩着躲在那里傻等着算什么?”

    “臭丫头!你明明知道我……”妇人气急,正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她接下来的话堵住了嘴巴,“你什么你?我爹说让我跟你一块儿来剪窗花卖,可没说让你不用干活光在这里站着!不会剪窗花,裁纸总会吧?”

    剪纸美人手上不停,嘴里吐出来的话却似一把刀一样,刀刀见血,怼的那妇人脸都红了。她却不敢再说别的,像是生怕会再被剪纸美人捅刀一样,拿起没有裁好的一大张红纸,叠起来用剪刀裁成一样的大小。

    “说你没用还真是没冤枉你,你看自己裁的这纸,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咱们要卖几文钱一张才合适?”

    妇人脸色爆红,像是立马就要发作,可看着自己裁出来的纸张,到底觉得底气不足,没有言语。

    “这样的,卖四文钱一张吧!唉,要是裁得再大一点,能卖六文钱一张呢,真是浪费~”

    孙辰在心里捂嘴偷笑,自从他来到这里,这样有趣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站在那里看起热闹来。

    终于有了一小摞三文钱一张的剪纸做好了,很多人急忙掏钱来买,生怕自己抢不到。

    妇人上前递剪纸收钱,一个人手忙脚乱,想要招呼着剪纸美人帮忙,看到她低头没事人一样的依旧剪着窗花,到底没敢张嘴喊她。

    她的举动孙辰看在眼里,他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她张嘴要求剪纸美人帮忙,又会被怼的恨不得吐血身亡了。

    “你要啥样的?”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让正神游太虚的孙辰瞬间回神。“问我么?”

    “不问你问谁?你傻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了,要是不买窗花赶紧给别人腾地方!没看见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买,却让你挡住了过不来么?”

    这算什么?这娘们是在拿自己撒气呢是吧?是吧?!

    孙辰瞬间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