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噬天神王 > 第309章 戒心(第二更)

《噬天神王》 第309章 戒心(第二更)

推荐阅读:、
    “无价之物?”龙昊天闻言就是一惊,“洛酒仙,你这话怎么讲?”

    “我就问你,换不换?”洛九天斜靠在青石上,略带惺忪的星眸带着一丝淡然,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若是有少女见到此刻的情景,一定会被洛九天这俊朗不羁的形象惹得尖叫连连。

    当然,龙昊天并没有心思来欣赏这些。同时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先表明姿态,洛九天就有可能就此拂袖而去。而他既然提及无价之物,那无非就是自己所谓的情义。

    “难道和冷山有关?”龙昊天沉思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换!换多少?”

    “哈!换多少?那就看你自己了。”

    “有区别么?”

    “多少还是有一点。若是换得多一点,那你得到的自然也就多一点,如果换得少,得到的自然也相对少一些。全在于你自己而已。”洛九天说罢又睁一目眇一目看了看放空的酒壶,脸上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

    “喏,我只有这些了!”龙昊天一抖手,从佛珠串里直接取出二十七壶紫幽玄雷酒,他深恐洛九天知道自己的底细,于是急忙补充了一句道,“当然,我还有三瓶,只不过这一瓶我曾与一位老人家约定过。此次必须要交给他,恕难相赠!”

    龙昊天自然不会忘记那一天离开藏经阁时和邵老的约定,三壶酒,妥妥的。

    “够了够了!”洛九天一抖手,空中又一次出现了二十七道彩虹,继而那些酒壶散落一地。

    “好酒!”他品了一口,赞叹不止。

    “可以说了么?到底是何无价之物?”龙昊天此刻的神情很是不好看,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敲诈,佛陀都要动怒,更何况是他?尤其是这种打着情义幌子的勒索,更是令龙昊天不爽到了极致。

    “冷山的解药!”

    平平淡淡的几个字一出口,使得龙昊天的身子狠狠一颤。

    “你说什么?”龙昊天追问道。

    “你听见了,何必要我重复。”洛九天的笑容依旧潇洒。

    “既然如此,那拿来吧!”龙昊天冷冷道。

    “拿来?拿来什么?”

    “你!”龙昊天压了压火气,道,“洛酒仙,还请不要捉弄在下,我说的,当然是我兄弟冷山的解药!”

    “解药?我没有啊!”

    “洛九天!你今天就是存心来戏耍我的么!”龙昊天骨节捏得咯咯作响,恨不得此刻就将洛九天吸到内世界,继而用惊雷猛劈他。不过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

    “我没有戏耍你,解药我自然是没有的,不过我知道去哪里找。”洛九天说道。

    “千蛊堂的解药,自然是去千蛊堂讨要!你当我是傻子么!”龙昊天的语气已经充满了怒火,“仅仅就是这个情报,你就骗走了我二十七壶酒么?呵!你还真有酒仙的风范!”

    “啧啧啧,没想到历来沉稳的龙昊天,如今竟然如此沉不住气。的确,千蛊堂的解药,自然是在千蛊堂。可是我问你,你知道千蛊堂在哪儿么?你知道千蛊堂的实力么?你又知不知道,真正要害你的,究竟是谁么?”

    “嗯?”洛九天连珠炮似的三个问题,顿时让龙昊天冷静了下来。

    的确,千蛊堂的底蕴究竟几何,对于龙昊天而言乃是个未知数。更何况,从第一轮决战的情况来看,紫云宗之内,必有人与千蛊堂勾结。而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解氏兄弟又或者是仇天一,而他们的背后,则是凌云长老的两位高徒,洛九天的两位师兄!

    “要害我龙昊天的人,实在太多。说起来,我还真是不知道究竟是谁与千蛊堂勾结。可否请洛酒仙,指点一二?”

    “呵,你也是聪明人,何必要在第二轮决战前,徒增烦恼?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来得好。就如同这酒壶。”

    说着,就看洛九天取出那个永远也灌不满的酒壶。只见这酒壶的大小和紫幽玄雷酒的酒壶相差不多,甚至造型上也很相似。洛九天右手举着那酒壶,左手捡起地上的一个空酒壶,将它们举在了一起。

    “有点事情,有的人,从外表来看相差得不是很多。可是里面,却大不相同。有的水浅,有的水深,有的水,格外深!”

    “看来洛酒仙是有所指啊!”龙昊天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此处并非是个绝密的所在,周围随时可能有各种耳目。所以洛九天无法把话说得太明白。而能够让洛九天都为之忌惮的角色,在整个凌云城,恐怕也没有几个了。

    “只是可惜,即便水再深,为了我兄弟,我龙昊天也必须去趟这趟浑水!”龙昊天说得斩钉截铁。

    “为了兄弟,为了情义,即便水再深,也要去趟。很好!很好!”洛九天说着,人突然间站了起来。同时身上的慵懒荡然无存。龙昊天可以感觉到一阵锋芒锐气,从他的身上爆射而出。

    “好好准备第二轮考核吧!只要你成为了亲传弟子,届时你我就是同门师兄弟,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你要做什么,作为师哥也自然会为你去做什么!”

    龙昊天听闻此言,突然觉得心头一暖。原本当他听到洛九天的话时,内心感觉到压力重重。

    无论是解戎渊还是仇天一,都是他短期内无法撼动的存在。更别说千蛊堂原本就拥有不弱的实力,若是再与他们联手,自己眼下真的没有与之抗争的力量。可是,洛九天的话,却仿佛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自然是听季无尘提及过洛九天。用无尘公子的话来说,在凌云城的年轻人里,若说有谁的天赋能让他自愧弗如,恐怕也只有洛九天。要知道,季无尘可是他那一届的第一门徒,天资之高可想而知。而能让他都为之惊叹,这洛九天的实力可想而知。

    如果他真愿意出手,那对于自己而言,当真是雪中送炭。冷山复原的几率也将大大提升。

    不过,此时此刻,要龙昊天完全信任洛九天,也不现实。正如他自己所说,有的人,外表看来相差不多,可内在却迥然不同。这话可以用来形容平日里沉默低调的仇胜英,自然也可以用来形容潇洒不羁的洛九天。

    谁又能保证洛九天不是贼喊捉贼,真正勾结千蛊堂的人,实际是他呢?毕竟把帽子扣在解戎渊和仇胜英的头上,让他们蒙受灾厄,获利的不仅仅是方展图、雷震岳,也极有可能是洛九天啊!

    当然,这种话龙昊天不会当面问出来,只是在心中存了一个戒心。

    可是,洛九天似乎一眼就看出了龙昊天的心思,仰天长叹一声道:“看来昊天你还是不把我当朋友,不过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怀疑我也是没错的!”

    龙昊天一激灵,刚要想说辞为自己辩白,却见洛九天颇是潇洒的大笑了几声,继而腾身一跃,瞬息之间便消失不见,亦如他来时那般神秘莫测。只是密林中,依旧回荡着那富有磁性的旋律:“饮罢千江吞日月,疑是酒仙落九天!”

    “洛酒仙,我……”龙昊天多少觉得有些懊悔,可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腰间微微一沉,伸手一摸,发现那里竟不知何时挂上了一个酒壶。触手间,竟是洛九天的那一把,里头灌满了自己那二十七壶紫幽玄雷酒。

    就在龙昊天大惑不解之际,耳边传来了洛九天的传音:“你的酒,还你;我的壶,借你。入门后,记得还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