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仙龙系统 > 第404章 还是‘死了’

《仙龙系统》 第404章 还是‘死了’

推荐阅读:、
    拓跋明宇准备由此一役来掌控武林,因为拓跋明宇并不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他更强!比他强的估计也就是张三丰了,但是估计也强不到哪里去,要知道年老体衰这可是必然的事情,张三丰已有百岁高龄,同等境界之下,更别说他的技巧娴熟,更是有着层出不穷的武功和宝物,力挫群雄还是可能的!

    拓跋明宇是准备将上个世界在天子传奇受到的气全部在这里发泄出来!他甚至觉得这个世界就是专门让他发泄上个世界积累的怒气而让他来的。

    心高气傲、目中无人、自大狂妄的拓跋明宇从来就没有想到过去认真的调查过这个世界的情况,哪怕是一开始他所在的地方是哪里,又隶属那个势力,他几乎都是一路赶往武当山这边,至于情报?他向来是不屑一顾,因为他觉得不需要,有着如同他这般恐怖实力的人哪里需要什么情报资料?直接一路碾压就好了,尤其是他本身就因为上个世界在天子传奇受到了气,气大的他只想在这里发泄...

    然后他成功的引起了易继风的主意,现在他更是引起了在武当山众人的注意...

    不多时拓跋明宇就打上了武当山上,此时拓跋明宇心中不屑一顾,因为他这般挑衅了武当派居然没人来阻止他,可想而知是有多么废物,辣鸡...

    他哪里又会知道张三丰只不过是懒得过去罢了,反正知道他要来这里,又何必多走一截路呢?更何况张三丰已是打算将其当做鸡杀掉。

    拓跋明宇看着在场的武林人士猖狂的道:“哼哼这就是中原武林的各大派掌门了吗?也不见得有多厉害嘛,张三丰你若不想武当派被灭就将张无忌送到我面前来。”

    张三丰闻言有些皱眉的道:“你找我那无忌孩儿干什么?”

    虽然张三丰很想直接开大招干掉来人,但是总觉得这样又太过便宜这人了,还是让其经历绝望在杀掉吧,反正都一样。

    殷素素和张翠山此时自然也在场比较今天的这件事就是他们的主场,此时闻言拓跋明宇居然要他们儿子,不管其目的如何都不可能是什么好人。

    殷素素道:“不知这位少侠找我家无忌所为何事?还扬言要灭掉武当派?你这是当在场的武林人士都不存在吗?”

    拓跋明宇不屑一顾的道:“干什么?自然是要了他的小命!而且我还要当着你们的面杀了他,只要张无忌死,那你们就平安无事,哼哼不然的话。”

    拓跋明宇此言一出武当派在场的众人无不震怒,任谁被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而张无忌的小脸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有些煞白起来,可能是因为玄冥神掌的原因又有可能是被拓跋明宇充满杀气的话给吓着了。

    而张三丰也是阴沉着脸道:“阁下的意思是打算当着老道的面杀了我这徒孙不成?阁下未免对自己的武功太过自信了吧,老道虽然也有些许年没有动手了,但是就已经被人这般小看了吗?”

    说着张三丰还看了看在场的人,灭绝师太、阿九两派的人说实话这一次来也只不过是随大众,毕竟其余几大派的人都来了而且也邀请了他们,他们也不可能不来不是,更何况他们两派的人也的确和谢逊有些恩怨。

    而此时坐镇峨眉派的却是孤鸿子,孤鸿子本也打算来此的,只不过细想了一下还是待在了峨眉派中。

    而阿九则是来看一看这盛况的要知道这等场景可谓是百年难遇...她又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拓跋明宇嚣张的道:“不错,我拓跋明宇就是要当着你张三丰的面,当着全天下武林人士的面杀了你的徒孙张无忌,恕我拓跋明宇直言,在场的诸位都是辣鸡!”

    一语激起千层浪...众在场的人士无一不震怒非常!

    “无知小儿狂妄!”

    “你真当无人治不了你吗!?”

    “施主慎言!”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怒色的看着拓跋明宇。

    拓跋明宇不屑的笑了笑一招类似擒龙功的手法就抓爆了几个一开始嘲讽他的人,顿时所有人都有些沉默了...

    而此时的张三丰也几乎是在了暴怒的边缘,他没想到这人居然这般狂妄,而激怒张三丰的却是之后众门派的诘问。

    众门派大多想要打探出谢逊下落人,见到了拓跋明宇的厉害之后,眼睛一转又开始质问其张翠山夫妇了。

    张三丰听到众人如此逼问自己的弟子,还有一个拓跋明宇也已经开始动手要讲自己的徒孙张无忌擒拿的时候,他终于怒了!

    张三丰沉声道:“阴阳无极,颠倒乾坤!”

    肉眼可见张三丰那依然是白发苍苍的头发变得乌黑,原本苍老的面貌也变得年轻,他冷冷的道:“你既然找死,那就怪不得老道了。”

    拓跋明宇惊恐无比的道:“不可...”

    连“能”字都来不及说就直接被张三丰秒杀了,没错就是秒杀!

    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张三丰此时又冷笑道:“居然还有元神?不错可惜,你居然这般狂妄自大,那老道又岂能留你呢?”

    虚无之中惨叫了一声“不!”

    之后张三丰就不在管那已然有些支离破碎的尸体了。

    此时的易继风动了,但是在场的只有张三丰略微有些感觉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

    张三丰不免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易继风,易继风一副淡定的模样坐在座位之上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一般。

    张三丰的一瞬间恐怖的实力,以及刚才所爆发出来的实力,已然是让在场的人冒出了冷汗,甚至许多人都咽了咽口水。

    张三丰道:“不知还有那位想要来讨教一二?老道奉陪到底!”

    张三丰这一次是打定主意要保护好自己的弟子了,他觉得这些年自己是真的太过于沉默了导致所有人都觉他武当派很好欺负一样。

    只不过此时华山派的代理掌门阿九道:“呵呵张真人你终究说笑了,在场的掌门前辈又有那位能比得上您?大家可都心知肚明的,几乎和您交手的人几乎都已经死了,在场的谁又有什么资格能和您一战呢?您这么说的话可就有些以大欺小的嫌疑了。”

    只不过阿九说的时候还看了看易继风的位置,的确在场有资格和张三丰一战的人几乎是没有的,但是易继风却是一个例外,只不过从某些方面来说易继风和张三丰对战的话其实也是以大欺小...

    张三丰冷冷看了一眼阿九,阿九却有些如同冰窖一般寒冷无比。

    此时张松溪道:“师父,既然这位阿九姑娘这般说了,那我这弟子也不能让师父背上这等污名了,师父请允许弟子几人以真武七截阵来应敌!”

    张三丰看了一眼张松溪后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你们处理了,莫要给真武七截阵丢脸。”

    张松溪点了点头。

    只不过无论是张松溪还是张三丰都没有想到的是,殷素素当年在谋划屠龙宝刀害惨了俞岱岩的事情还是被殷素素说了出来,虽然此时的俞岱岩没有那般痛苦了这么多年,但是当年的那种感觉又怎能忘记,而张翠山也是惊诧不已,心中也是心如绞痛。

    本来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大事了,但是张翠山太过于迂腐了...之后的事情不用多说大家也就都差不多明白了...

    张翠山知道自己拔剑自刎的时候,自己的师父和师兄弟们定然会阻止的,于是在宾客之间道:“所有罪孽,全是张翠山一人所为。大丈夫一人作事一人当,今日教各位心满意足。”说着横过长剑,在自己颈中一划,鲜血迸溅,登时毙命。

    俞岱岩在房间里见张翠山冲出去的时候就已然感觉不对,但是碍于自己的特殊情况下,只能让其余师兄弟还有殷素素连忙跑出去,结果还是完了,张翠山首先一开始是给张三丰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来到了宾客之间说出了刚才那些话...

    之后就‘狗带’了。

    张三丰错愕不已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是扬起了滔天怒火,他依然百岁,哪怕是当年郭襄被那黑衣人差点令其濒死的时候也没有这般愤怒过。

    几乎是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张三丰那凝聚出来的恐怖杀气,此时的殷素素来到了张翠山的尸首旁边忍不住哭泣着道歉...

    而张无忌见此情况充满了疑惑不解的道:“娘...为什么爹他会这样?”

    殷素素擦了擦眼泪道:“他们逼死了你爹爹。”

    张无忌此时也忍不住哭泣的道:“娘,他们为什么逼死爹爹?是谁逼死爹爹的?”

    殷素素道:“这里许许多多人,一齐上山来逼死了你爹爹。”

    无忌一对小眼从左至右缓缓的横扫一遍,他年纪虽小,但每人眼光和他目光相触,心中都不由得一震。

    殷素素道:“无忌,你答应妈一句话。”

    无忌道:“娘,你说。”

    殷素素道:“你别心急报仇,要慢慢的等着,只是一个也别放过。”众人听了她这冷冰冰的言语,背上都不自禁的感到一阵寒意,只听无忌叫道:“娘!我不要报仇,我只要爹爹活过来!”

    殷素素凄然的道:“傻孩子人死了就活不过来了。”

    此时张三丰也走到两人旁边沉声道:“素素,翠山的事情...”

    殷素素摇了摇头道:“师父您老人不用多管了,这件事素素自有打算,只是希望以后您能替我们照顾好无忌...我和五哥发过誓的,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张三丰闻言不由的身体震动了一下,因为这此情此景又何尝不像他和郭襄呢?但是郭襄此时却还活着,哪怕只是活在冰中,但是最起码还活着啊...

    他也知道此时的殷素素心意已决,只能叹了一口气等待后续发展。

    而殷素素揉了揉张无忌的的脑袋道:“无忌现在你爹爹死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咱们只得将你义父的消息说给人家听了。”

    张无忌急道:“不,不能!”

    殷素素道:“空闻大师,我只说给你一人听,请你俯耳过来。”

    这一着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尽感惊诧。

    空闻道:“善哉,善哉!女施主若能早说片刻,张五侠也不必丧生。”走到殷素素身旁,俯耳过去。殷素素嘴巴动了一会,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空闻问道:“甚么?”

    殷素素道:“那金毛狮王谢逊,他是躲在……”“躲在”两字之下,声音又模糊之极,听不出半点。空闻又问:“甚么?”

    殷素素道:“便是在那儿,你们少林派自己去找罢。”

    空闻大急,道:“我没听见啊。”说着站直了身子,伸手搔头,脸上尽是迷惘之色。

    而一旁的易继风却也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心道:“这些门派也就峨眉派、华山派、武当派还够看,至于其他门派?呵呵少林寺之后也迟早衰落何必在意呢?而且此番他被这殷素素坑害,也能做一做文章了,少林寺?自求多福吧。

    殷素素冷笑道:“我只能说得这般,你到了那边,自会见到金毛狮王谢逊。”

    她抱着张无忌,低声道:“孩儿,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

    她将嘴巴凑在张无忌耳边,极轻极轻的道:“我没跟这和尚说,我是骗他的……你瞧你妈……多会骗人!”

    说着凄然一笑,突然间双手一松,身子斜斜跌倒,只见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原来她在抱住无忌之时,已暗用匕首自刺,只是无忌挡在她身前,谁也没有瞧见。张无忌扑到母亲身上,大叫:“妈妈,妈妈!”

    但殷素素自刺已久,支持了好一会,这时已然气绝。张无忌悲痛之下,竟不哭泣,瞪视着空闻大师,问道:“是你杀死我妈妈的,是不是?你为甚么杀死我妈妈?”

    空闻陡然间见此惨变,虽是当今第一武学宗派的掌门,也不禁大为震动,经无忌这么一问,不自禁的退了一步,忙道:“不,不是我。是她……是她自尽的。”

    而此时的陆辰(春木)却也在那暗处,身后跟着两个懵懵懂懂是的魂魄的存在。

    而好似此时张翠山和殷素素还是“死了”似的。

    此时的张三丰再也忍不住了,爆发出了恐怖的杀气,这一天他的百岁寿诞,最疼爱的弟子回来了没几天在自己的百岁寿诞死了!连他的妻子也跟着殉情了!他此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是白修炼的!修炼至此竟连自己的弟子也无法救下来!

    众人见此纷纷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纷纷告辞告退不敢过多停留生怕张三丰发疯杀了在场的人。

    之后还是张三丰养气的功夫好,虽然气急难平但是也知道不可能都将来人都杀了...

    此时的他只能吩咐众弟子送客,和收敛张翠山和殷素素的尸身。

    日常膜拜一二审核老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