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春闺寒香 > 第321章 惊世骇俗

《春闺寒香》 第321章 惊世骇俗

推荐阅读:、
    梁辙速度很快,次日下午,就让人将罗妈妈抓到了密室中。

    京郊的宅子。

    秦疏影身着男装骑马赶到的时候,罗妈妈已经被人关押在了密室中。

    罗妈妈被抓来后,双手缚住,脸部用黑布蒙住,扔在地上,一直战战兢兢,嘴里不停嚷嚷,“求求各位好汉,不要杀我……”

    梁辙嗓音一变,斥道:“婆子!上次你竟然敢欺骗老子,来人,剁了她的脚!”

    秦疏影听在耳里,觉得梁辙的声音像四五十岁男子的声音。

    随后,就有两个人走了进去,其中一人手执尖刀,在地上划了几下,发出刺耳的声音。

    “啊……”罗妈妈鬼叫起来,白白胖胖的身子“扑通”倒在地上,滚了两滚。

    “饶命啊,好汉饶命!我不敢欺骗好汉,饶命啊……”

    “呔!没有欺骗?没有欺骗为何那老虔婆不害怕?老子送了一封信,说平西候不是那老虔婆亲生的,要她识相一点给老子送万两白银,那老虔婆根本不予理睬!”

    罗妈妈吓得大惊失色,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竟然被一帮土匪盯上了,而且胆大包天还敢给老夫人送信勒索?

    老夫人会理他们才怪了!

    老夫人根本不怕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

    “好汉,好汉,好汉听我说,听我说。老夫人不怕这个,所以,所以没有给好汉送……送钱。”

    梁辙的声音听得出来很愤怒,“不怕这个?你们大宅门里的女人做了这等事情也不怕?你哄老子不成!还是说,你的消息是假的,故设陷阱,等着老子自投罗网?”

    罗妈妈唬了一跳,“不是不是!好汉听我说,老夫人她,她真的不怕。当年的事情,什么证据也没有留下来,老夫人不怕……”

    “呸!老子知道你们这些老虔婆弯弯肠子多,定是你这个婆子故意设这么个陷阱,好让老子往里钻!老三,看来这个婆子什么也不知道,杀了她,浪费老子的口水!”

    冰凉的刀子就架在罗妈妈脖子上,罗妈妈吓瘫了,身子底下流出黄色的液体。

    梁岩均压低了声音,结结巴巴道:“当,当家的,钱,钱,钱没了,怎么办?”

    梁岩均模仿着中年男子的声音,虽然不太像,但配合着“霍霍”的磨刀声,罗妈妈根本分辨不出来这是梁岩均,反而吓得瑟瑟发抖,上下牙齿打架。

    梁辙道:“钱没了?再找大户人家的老嬷嬷,继续问他们家的阴私,总归要找到一家有用的,敲诈一些银钱出来才是!这些高门大户里见不得光的事情最多了,这些老虔婆的鬼主意最多了!平西候家没有,其他人家总会有的。还愣着做什么,杀了她,扔到乱坟岗去……”

    罗妈妈鬼叫起来,“好汉,好汉,我知道,我还知道一件事……好汉饶命!”

    梁辙:“什么事?老子警告你,你若是说的没用,老子现在就将你扔到乱坟岗去!”

    罗妈妈抖着嗓子,“好汉,好汉,这真的有用,牵涉到王爷了,真的有用……”

    梁辙和秦疏影对视一眼,王爷?

    “那你说说看,老子觉得有用才用,否则还是要砍断你的腿!”

    罗妈妈跪在地上,哆哆嗦嗦说道:“是,是平西候先夫人,与,与梁王爷有染……”

    梁辙嘴边“你胡说”三个字几乎就要喷出去,到底忍住了。

    他虎目若电,几乎要刺穿罗妈妈圆滚滚的身体。

    罗妈妈刚刚说出这些话,就生出几分后悔来,这可是是真正的要死人的秘密啊,自己怎么能说出来呢?

    可是,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算了,说吧。

    “我,我亲眼看见,先夫人与梁王爷在一起说话,平西候也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然后失手将先夫人推到水中,先夫人染了风寒,一病不起就去了。好汉,平西候不许任何人提到这件事,你若是问平西候要钱,他必定会给好汉。”

    梁辙和秦疏影又对视一眼,眼中都带了疑虑。

    “你是说,平西候亲手将他的夫人推到水中?”

    罗妈妈以为自己爆料的信息让面前的土匪头子信了,忙道:“正是,正是。”

    “既然这样,他夫人的娘家怎么不出头?”

    “赵振远亲眼看到自己的妹妹和梁王爷在一起,亲眼看到平西候失手将赵婉娘推到水中去,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梁辙脸上的惊骇之色简直无以复加。

    秦疏影对罗妈妈的话信了六分,这也就不难解释梁老夫人和赵振远的态度了。

    梁老夫人只要看自己和梁辙不顺眼了,就拿赵婉娘的往事来刺梁云山,梁云山想到自己头上的帽子,立刻就会将好态度转成坏态度。

    赵振远知道当年的事情,也不敢过多要求梁云山什么。只是,在梁辙成亲的时候,赵振远到底硬气了一把。

    毕竟,赵婉娘罪不至死,梁云山虽然是失手的,但是赵婉娘也算是死在了梁云山手中。

    可是,亲眼看到就一定是事实吗?

    当初,路家的客人不也亲眼看到秦瑶瑶和管家在一起吗?

    梁珍不也是被很多人亲眼看到与人有私*情吗?

    秦疏影拉了拉梁辙的衣袖,迅速在手中的纸上写下,“不可信。”

    梁辙已经被罗妈妈爆料出来的信息震得失魂落魄,他的母亲怎么可能是这种人?

    看到这三个字,神智清明许多,继续变嗓问道:“梁王爷怎么可能和……你们夫人?你这无凭无据的,必定又是在骗老子!”

    “好汉!好汉!是真的,是真的……”

    “你有证据吗?”

    罗妈妈愣了愣,“这,这,这……”

    “没有证据?你又想哄骗老子?将老子赚到平西候面前,平西候老子知道是个角色,岂不是要将老子剁了?你这个老虔婆,死到临头还要挖坑给老子跳!老三,砍掉她一条腿!”

    梁岩均的刀子在地上又擦了擦,声音刺耳,罗妈妈毛骨悚然,“饶命,饶命……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

    “吼什么!”

    罗妈妈被梁辙这么一怒斥,顿时噤若寒蝉。

    “再给你一次机会,给老子说个证据出来,否则老子饶不了你!”

    罗妈妈立刻想啊想,忽然,她跪行两步,迫不及待地说:“有了!好汉,有了!有一首诗,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是梁王爷写给先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