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书生一序俊良半生 > 第32章

《书生一序俊良半生》 第32章

推荐阅读:、
    随着这声询问,桌上众人哈哈大笑起来。‘胖猪’正不明所以,像是还在梦中似的。此时又是‘咚!’一声传出,这下子姜百春可是使上了力气,胖猪一吃痛之下,才捂着头回头看去,边回头还边怒道:“哎呦!谁敢打我!”转过头去看见了姜天春,他这才脸色大变,而后想起来今夜来此,师父传道。面色更是说不出的赤红,他结巴道:“啊···,师···师父。”

    姜百春看到徒弟这蠢样更是生气,又是一扇子敲了过去,嘴中怒道:“叫你来听道,你给我睡!睡!睡!”他每说一次‘睡’字,手中便打一次。胖猪忙以手护头,嘴中求饶:“师父。我再也不敢啦。”

    又打了三四下后,姜百春似是打累了,冷冷道:“我便罚你去绛峰悬崖下,那下边本是当年你师爷爷纯阳真人与半月仙大战之地,也算是我浮玉山一处旧址了,只不过常年无人修缮,相必已经荒草丛生,你便去那清理杂草,对着悬崖底面壁三日。这三日就别想着斋饭了,自己在崖底摘些野果,也好给你这满肚肥肠清清油。以示惩戒。”

    可怜的胖猪师兄苦着脸道:“是,师父。”场上众人看‘胖猪’倒霉。也都憋着笑。

    而后姜百春才重新坐了回去,喝了口茶缓了缓气,转头向姜天玉问道:“天玉,可有悟出什么。”

    姜天玉答道:“恩,父亲,我前些日子修行遇了瓶颈,方才听得‘九和十合,变化上清’,似有恍然大悟之意,只不过被父亲对着‘胖猪’师弟那一纸扇敲了下去,将我惊了醒,不过回了寝洞,我再慢慢体悟,想是突破之日不远。”

    姜百春知道自己打断了姜天玉悟道,也是面上微微尴尬,不过咳嗽了两声便掩了过去,说了声“如此甚好”。又问向‘二狗’道:“你,我看你方才掐诀念咒,手中捏着的正是‘缠魔印’,可是在这个招式上有所体悟。”

    二狗挠了挠头道:“回师父。正是缠魔印,之前使出缠魔印之时总觉得威力不大,不能起到克敌之效果,方才回想整个印法招式,悟到这印并非是攻击型,精髓应全在一个‘缠’字上,只有这样才能将此印威力使出来。”

    姜百春点点头道:“不错不错,正是如此,只不过你往后可要记住今日所悟,万不可好了伤疤忘了疼,接下来七日内,你便在练武场练此印法,每日练习一个时辰,休要偷懒。”

    二狗喜道:“是,师父。”

    姜百春这才将头转向卫天,问道:“天儿,你都记下了么。”

    卫天站起拱手回答道:“回师父,只记下了绝大多数。”

    而在场众人一时不明所以,不知道师父突然问的是记了什么了,也不知卫天所答是记了什么了。一时疑惑的看着卫天跟姜百春。

    姜百春笑着点了点头,问道:“哪些还没记住?”

    卫天道:“方才经文中多有描述真气行走之法,更有些咒印,还有些修行时穴位互渡之法,我想应该都有图表穿插,没那些图表,徒儿可空想不出,也就记不下了。”

    姜百春道:“不错,等会儿他们离去之时,我再给你一个时辰,观瞧此经。”

    听到此处,众人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姜百春方才所背经文,卫天只听了一遍,已然记在脑中。一时大骇,惊艳于小师弟卫天还有这等本事。

    又想到这小师弟这五年内道行增长之快,已直逼御空之境。前些日子师父检查修行功课,这小师弟早已超了许多师兄,此刻在这浮玉山练峰之上,他体内真气浓郁程度,只次于五位能御空的师兄。倒是羡煞众人。

    姜天春也是心内暗叹此子天赋异禀。不过他心中始终担忧,想是想起了什么,姜百春本是欣喜的神情,变得严肃而认真,只见他坐在上首,又开口问道:“天儿,半月前你修行之时,两日无眠,最后昏倒在寝洞床上,还是你‘二狗’师兄闯入你的寝洞才发现你昏倒,口鼻溢血,可有此事?”

    卫天面色一凝,低下头答道:“是,师父,确有此事,我那几日苦于修行‘小周天’之法,只焦急总是不成功,于是劳累之下,强行动了真气,才致使身子吃不消,昏了过去,但以后···”

    “哼!”姜百春未等卫天解释,面现怒色,站起身来将袖袍一挥背到身后,竟是动了真怒。

    卫天见师父真的气了,忙跪下认错道:“师父莫气,徒儿知错了。”

    姜百春只不答话,过了许久,姜天玉试探着拱手道:“父亲,小师弟也是急于修行,你便饶了他罢。”

    “我许你说话了么。”姜百春冷冷道。姜天玉心中一愣,心内暗道父亲这可真是生了气了,平日里父亲对这小师弟最是上心,想不到今日倒是怒上心头。姜天玉低头转了转眼珠,正想着如何让父亲平息怒火。

    姜百春此时终于开口向跪着的卫天道:“你休要在此假装知错,我日日叮咛你切勿心急,夜夜说与你,修行一道最忌急功切利,一个不慎,根基不稳,便会遭了反噬。你莫非是如此把我这个做师父的不放在眼里,根本就听不进去我教你之言么。”

    卫天听得出姜百春训斥得如此之重,心中也是后悔不已,一时伤心自责,也说不出甚狡辩之语。

    其他弟子也是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师父训斥的如此之重。一时也都不敢作声。

    姜百春顿了顿又道:“今日过后,明日一早,你便与你师兄一道去后院面壁思过,他待三日,至于你,就在那待上半个月再说,如若再犯,休怪我将你在那关上个一年两载,等你面壁完毕,想通了,再来这大殿之上,我再考虑是不是要传你《洞玄篇》,毕竟你如此贪功冒进,就算学了也不是甚好事。”

    卫天神色黯淡,只得低头称是。

    姜百春整了整神情,道:“行了,都走吧,今日就到这。”

    众人弯腰抱手,说了声‘师尊歇息。’便一个个退出了大殿房门。等到其余人都散走了,殿内只剩姜百春与姜天玉,姜天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姜百春拿眼睛瞧了瞧姜天玉,说道:“你可是想问我为何对你那小师弟如此苛刻。”

    姜天玉道:“是,父亲,小师弟虽有过错,但罪不至此啊,要按平日,也不过训斥两句,罚他抄上几遍经文就是了,为何今日罚的如此之重,而且···而且···”

    姜百春面有无奈之色,问道:“而且什么,说话莫要吞吐,又不是女儿家。”

    姜天玉这才正色道:“而且父亲之前训斥的话也忒重了,我怕小师弟也是伤了心。”

    姜百春深深叹了口气,只见他走到门前,开了房门,望向一众弟子下山的地方,缓缓说道:“天玉你有所不知,那日百草易血,到了后边紧要之时,你与你师弟们都被赶了出去,那术法也进行到最后之时,本来已经回天乏术,但是你那小师弟身负血海深仇,那****见了平生也从未见过的深厚戾气。正是那复仇的执念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命虽是保住,‘百草易血’的医术,也勉强算是成了。但是你那师弟内心已经心魔深种,他心内日日夜夜受那复仇之心的苦难,定是急于功成后报仇雪恨。他之所以在我练峰上进步如此之快,如此没日没夜的修行练习,这‘仇恨的力量’倒也有一功在里头。倘若此时不严加管教,我怕他有朝一日入了魔道。到那时候,可就是我这做师父的不称职了。”

    姜天玉听得此言,再看向父亲那颇有些无奈的背影,想到平日里姜百春对这小师弟最是喜欢,想通了原来今日之事,竟都是为了卫天。忙跪下道:“是我错怪爹了。”

    姜百春将姜天玉扶起道:“行了,今日我说与你的事,不要传了出去,免得闲言碎语又来议论,你去歇息吧。”

    姜天玉向姜百春行了一礼,也退了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