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阿桑王 > 第82章 尸王山谷

《阿桑王》 第82章 尸王山谷

推荐阅读:、
    深夜,杨康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不时的看着窗外的月光,静静地思考着。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做,没人能够告诉他,阿乌玛和阿蒂玛都没有告诉他什么,一切全部靠自己。

    阿语又出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个朱莉莉,这两个女人他该怎么处理,怎么相处,难道现在就去告诉朱莉莉,自己要娶的是阿语吗?这该如何处理呢?阿迪娜他杨康又该如何面对?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三个女人都聚齐了,自己又怎么办?一匹马拉三辆车,到时即使自己没累死也会被她们骂死!

    杨康始终都未明白,事情怎么就会变得这么复杂呢?杨康摇摇头,他张开四肢,完全放松下来,既然事已至此,那便任其自然吧!

    ……

    在蛮荒大山的一处,现在正有一对父子手里牵着一只大黑狗,拎着一只公鸡,背上背着绳索、铁锹,包里背着纸钱、香烛和贡品,打着手电筒在山路上慢慢前行。

    青年走了几步,说道:“能不能快一点,你答应过我娘的事忘了吗?”

    “哼!要不是你娘临终的嘱咐,我就是看着别人打死你我也不会管!”老人说道。

    “话别说得这么绝,你老了还不是得靠我?”青年说道。

    “靠你?靠你把我那点棺材本都给败光了吗?还欠了一身债,被人家天天逼债上门,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呀!”老人气急败坏,嘶哑着声音骂道。

    青年一阵不服,指着老人说道:“你还敢说,你自己做了什么缺德的事,你不知道吗?你掘人家祖坟,偷死人的东西,这就叫报应!”

    老人脸上一阵扭曲,他年轻的时候盗墓,惹上了冤魂,妻子早死,女儿夭折,自己也是恶病缠身,唯一的儿子现在成了这个样子,这是没指望了,这就叫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你生了我就应该养我,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拜你所赐,你别在老子面前装清高!”青年继续骂道。

    “你这个兔崽子,这是我最后一次,以后不会再做。”老人嘶哑着声音说道,“希望能淘到点好东西,你把债给还了,再娶个老婆好好过日子吧。”

    青年得意的笑道:“这就对了吗,爸!我是你儿子,你不帮我帮谁呀?”

    两人牵着大黑狗继续前行,老人拿出一根旱烟点上,走了几步月光忽然暗了下来,老人猛然抬头,天上突然多了一块乌云遮住了满月,老人神色变得惊恐,说道:“不好!”

    青年看着老人,问道:“怎么了?”

    老人说道:“天狗食月,阴气过重,恐有尸变!”

    “那怎么办?“青年问道。

    “今晚不是时候,我们撤!”老人说道。

    青年脸上马上变成了猪肝色,十分难看,说道:“爸,他们明天过来会打死我的,都过来了,您怎么越老胆越小。”

    “行有行规,必须遵守。”老人看着青年说道,“我一把老骨头死就死了,你啊,虽然不成器,可我也不想断后。”

    青年哭丧着脸,说道:“爸,我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死在这里,二是明天被他们打死,您看着办吧!”

    老人长叹一口气,说道:“唉,我当年发现这处古墓,一直没敢盗取,因为这是一处凶墓,要不是你?唉,只怕我走了一辈子夜路,到头来还是要掉在这里面。”

    “爸,你可不能就这样丢下我,没事的。”青年人吓得脸色惨白。

    老人看着青年,说道:“算你还有点良心。干我们这行的自古传下一个规矩,就是盗洞挖好后,儿子下去摸宝,老子在上面把风,看来今天这个规矩我们是得改一改了,等下我下去,你在上面把风,一有风吹草动,你不用管我,赶紧逃命吧。”

    “爸,您别自己吓自己,没事的。您盗了这么多墓,也没看出过事。”青年说道。

    老人冷笑一声,那是你不知道。不一会儿,两人到了一处山谷,三面的高山十分的陡峭,只有一面可以进来,到处可见一些天然的水池,有很多的木棉花树生长在这里。

    山谷里十分的阴暗潮湿,四周的山壁还有水流侵蚀的痕迹,料想这处山谷以前应该是一个小型的水库,但不知后来为什么水库的水流走了,才形成了这处山谷。

    老人走到一处土丘停了下来,青年跟了过来,问道:“爸,墓呢?”

    老人指着眼前的土丘,说道:“就是它了!”青年一阵诧异,说道:“您是不是弄错了,这里边能有宝贝吗?”

    “你知道什么。”老人严肃的说道,“这是一个古墓,我也不知道有多长的历史了。”

    老人从包里拿出指南针,找到土丘的南面,然后他按照惯例点上蜡烛和香,又从包里拿出一叠纸钱开始焚烧。老人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磕头拜祭,嘴里念叨:“老汉打扰前辈在这里安歇,还请您莫要怪罪。只因老汉家中实在是揭不开锅了,这才来求前辈赏老汉一样东西,老汉只拿一件,糊口就行,决不贪心!”

    一会儿,老汉在土丘的东南面撒上些石灰,做上个记号,然后拿出铁锹铲土三下。

    这时,一只乌鸦从他们的头顶飞过,发出“呱呱呱”的叫声,落在不远处的树枝上,瞪着他们两人。即使老人盗过不少墓穴,现在额头上也是冒着冷汗,他看着青年,说道:“乌鸦夜不归巢,大凶之兆!”青年同样冒着冷汗,现在的他已经是手脚冰凉了。

    一阵阴风过来,点在山丘南面的蜡烛瞬间熄灭,老人迅速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铃铛来,这叫镇魂铃,万一真要是有僵尸出现,只要铃铛一摇,就能震住僵尸片刻,就这片刻功夫就足够逃命了。

    老人急忙走到南面,重新点上蜡烛,又烧了些纸钱,双脚跪地,说道:“既然前辈喜欢清静,那么老汉不敢再打扰,老汉这就离开。”说完,拉着青年的手便快速离开山谷。

    出得山谷,青年问道:“爸,刚才怎么回事?”

    老人拉着青年极速赶路,一边走一边说道:“轻点说话,想活着回家就快走。我早就应该想到,这山谷在古代是个水库,地下阴气聚集,尸体压在水下,是为镇压,这具尸体已经成灵。”

    青年小声的问道:“爸,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铁牛,这尊墓我们以后不能再打主意了。”老人说道,“这底下埋着的是尸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