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权倾南北 > 第七百零七章 大婚流程

《权倾南北》 第七百零七章 大婚流程

推荐阅读:、
    乐昌微微颔首,说句实话看着外面的这些嫁妆还有来往忙碌的人,听着这嘈杂的声音,乐昌的心中就有些不舒服。曾几何时,她一直期望着自己能够有一个如意郎君,而之后在石头山上惊鸿一瞥,见到了李荩忱······

    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一切都已经回不去。

    这一场大婚她等待了好几个月,不过等到现在,乐昌却有一种抗拒的感觉。她不知道李荩忱到底愿不愿意,她更不知道大婚之后自己应该如何面对父皇、又应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夫君。

    而眼前这个可爱的妹妹,又不知道今后又会遇到怎样的人,又会有怎样的命运,她要经历的到底是乱世还是太平?

    或许自己现在能做也就只有等着,等待着命运给出的答案。

    ————————————————————

    “将军,在后天您会前往大殿受到陛下的接见和赏赐,之后前往公主殿下所居住的宫殿迎接公主的车队。”顾野王沉声说道,在桌子上摆着一副建康府的舆图,这是李荩忱来到建康府的第二天就让程峰带人在原有的基础上绘制的,相比于普通的舆图,这张图上可以标注出了街道宽窄以及城门、兵营、衙门等等重要的设施,或许相比于建康府和秣陵令府衙之中的舆图都要来的详细。

    因此当看着眼前这一份舆图的时候,就连顾野王都不相信李荩忱所说的什么一切都是为了培养这些将士们的观察和画图能力,这家伙从一开始对于建康府就没有安好心。

    而顾野王的手顺着皇宫的宫门一直到李荩忱的府邸:“之后朝廷会以左仆射孝穆公为司仪,在将军府邸的议事堂上主持将军和公主殿下的婚礼。”

    李荩忱微微颔首,这些实际上之前顾野王就已经给自己汇报过一遍了,顾野王本来就是原来的光禄卿,掌管的就是朝廷礼仪这一块。

    因此婚礼的各项事宜,对于他来说当然是轻车熟路,李荩忱也就干脆直接让他负责这些。至于徐陵亲自担任司仪,李荩忱不知道是徐陵自告奋勇还是陛下要求的,不过以徐陵当世著名文学家的另一重身份,当一下司仪当然是手到擒来。

    李荩忱看着顾野王规划出来的路线,沉声说道:“这些地方都是大路,但是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

    旁边已经低声商量了许久的程峰和徐德言都是微微颔首,这一次他们济济一堂听顾野王讲解婚礼的诸项事宜,主要并不是因为他们还不知道流程,而是因为他们要知道什么地方需要注意或者说提高戒备,而这一条路线是徐陵和顾野王一起规划的,避开了所有的闹市和狭窄的道路,直接通过御街走乌衣巷,一路上全都是朝廷的中枢府邸和达官贵人的府邸所在,就算是通行的御街上有段道路是通过市井,但是宽阔的御街也绝对不是闹事的地方。

    “东宫这两天还没有动静么?”李荩忱紧接着看向徐德言。

    徐德言微微颔首:“按照孔范透露出来的消息,沈君高否决了江总要求直接动手的意思,似乎还想要向陛下施压,而对此樊毅和陈伯固很是支持。”

    “这也在情理之中啊,”李荩忱沉声说道,“有沈君高这等东宫臣子,还有陈伯固这些皇室之中的佼佼者,他们如果真的想要向陛下证明某的存在已经威胁到陈国皇室的延续也不是做不到······更何况陛下的心中本来就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足够的人支持他,现在东宫和曾经的扬州刺史旧部能够化解矛盾两厢联手,想必陛下在欣喜之余也会支持他们的决定。”

    “可是······”顾野王此时斟酌说道,“陛下一向疼爱乐昌殿下,怎么会在乐昌殿下出嫁之后直接将驸马爷拿下?之前陛下一直都是以稳住将军为主啊。”

    徐德言不客气的打断了顾野王:“顾公未免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陛下既然已经将乐昌殿下许配给将军,显然就已经做好了让乐昌殿下牺牲幸福的准备,否则这一次也不会几次超规格的赏赐,更何况陛下本来就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能够一步步的走到这个皇位上,也算是一代枭雄。因此陛下一旦真的决定对将军动手,那么乐昌殿下的存在绝对不会是他最终什么都不做的原因。”

    顾野王怔了一下,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古往今来,最是无情帝王家,这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如果为了达成目的,别说是牺牲一个女儿了,恐怕就算是牺牲太子,陈顼也不会皱眉。

    或许是因为陈顼表现出来的稳重甚至是慵懒的时间久了,让顾野王已经在潜意识之中忘了这也曾经是一个吃茶风云的枭雄。

    东宫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樊毅、陈伯固等形形色色的人拉拢在自己身边,说明至少在这些老臣和皇室心中,对于李荩忱的崛起还是有所担忧的,有他们的支持,陈顼未必不会什么都不做,坐看李荩忱大婚之后声望如日中天,之后北上以驸马爷和汉中侯的身份彻底将整个战线控制在手中。

    驸马的身份本来就是陈顼给李荩忱准备的枷锁,而不是李荩忱快马向前的鞭子!

    “大婚之后,名分在手,我们就不能久留。”徐德言果断的说道,“将军,抓紧吩咐吧!”

    李荩忱霍然一挥手:“程峰、唐齐,你们在城门外随时戒备,到时举火为号,你们直接按照计划冲击城门,如果城门闭合的话,直接扑城,水师这一次携带了那么多的五百步强弩、投石机甚至是可以拆卸的简易云梯,都不是吃干饭的!”

    “诺!”唐齐和程峰急忙应了一声。

    而李荩忱紧接着说道:“徐德言,你负责联系孝穆公,一旦东宫动身入宫,那么恐怕还得有劳孝穆公的人帮着劝说阻拦。”

    “诺!”徐德言也答应。

    李荩忱的目光旋即转移到顾野王的身上:“顾公,无论如何这一场大婚我们都要完美的进行下去,所以拜托了。”

    “属下必当竭尽全力!”顾野王也是一拱手,慷慨之间不亚于之前的几个年轻人。

    “姚察!”李荩忱的声音又是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