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西域兵魂之大赖也疯狂 > 第66章 讹上了

《西域兵魂之大赖也疯狂》 第66章 讹上了

推荐阅读:、
    扶着禁闭室的铁栏杆,我跟吕班长聊着我和小麻子的案情。听吕班长说,保卫股的崔股长今天去医院了解情况了,据说情况不是很乐观!

    光头跟长毛一口咬定自己是路过的无辜群众,他们是看到我与小麻子殴打、拘禁他人,这才见义勇为的制止!谁知在制止的过程中,居然被我与小麻子殴打!

    不但颠倒是非,这俩货还当着崔股长的面,直接撂狠话了:

    “我们不能平白无故的让人打成这样!没招谁没惹谁,凭啥打我们?解放军咋了?解放军就能随意打老百姓吗?行,咱就算刑事案件够不上,那我追究民事责任总可以吧?赔钱!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护理费、精神损失费....少赔偿一分钱,我俩就去告你们!地方法院管不了,我们就去军区告去你们!”

    我听吕班长跟我这么说,差点没气的晕过去!我心说,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俩是无辜群众?有见过身上纹龙画虎,还拎着砍刀、匕首、棒球棍的无辜群众吗?

    讹上了这是,还讹的这么恶心,说不清道不明的!听这俩傻X撂的狠话,都给我气完了,气得我拿头直撞铁栏杆。这就是在部队的禁闭室里,这要是在外面,我非得去医院“补刀”不可!

    吕班长见我这副尊荣,一阵摇头。他递给我一根烟,笑骂道:

    “娘的,瞅你那怂样子,俩流氓耍无赖,就把你搞成这德行?他们愿意告就去呗,反正也不够判刑!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他能把你怎么着?跟战士要钱这种事儿,告到司令员那也没用!不是不给,老子没钱,拿什么给?司令员还能因为战士经济上负担不起,给战士一枪崩了?”

    我深吸了一口烟,嘬着牙花子说道:

    “班长,这不是钱的事儿!娘的太气人!你是没瞅着啊,这几头烂蒜,拎着砍刀、棒球棍就给我跟麻子堵那了!现在反过来还倒打一耙,说自己是无辜群众,我俩成坏人了!你说这事儿气人不?”

    吕班长噗嗤一声乐了,清了清嗓子,继续笑骂道:

    “咋的?说你是坏人,还特么委屈你了?小陈我不知道,你小子绝对不是个好东西!我都听说了,你揍光头的时候,出手那叫一个利索!徒手对抗持械歹徒,几下就给对方放翻在地,一看就是在家总打架的坏小子!”

    对于吕班长这个评价,让我感觉很不好意思,嘴里辩解道:

    “班长,你这么说可不对啊!会打架咋了?会打架的就都是坏人啊?你们连侦察排的那帮小子,哪个不会打架?难道他们都不是好东西?”

    听我这么说,正抽烟的吕班长一下子呛到了,咳了半天,憋红着脸说道:

    “你这小子,说话还真能钻空子。得、得,您是好人成不?行了,不跟你扯了,跟你说点正事儿!”

    正事儿?听他这么说,我不由得一愣!问道:

    “啊?班长,你可别逗我了!你看我都这操行了,还能有啥正事儿啊?”

    “今下午,我们连长过来了。他说看了你的档案,感觉你军事素质不错,打起架来身手也很好,还有手榴弹特长,想把你调到侦察排去,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过来跟他干!”

    我靠,我说这吕班长怎么这么好心过来跟我聊天,还给我烟抽,整了半天是来当说客的!去侦察排?当我是二啊?凭好日子不过,我去遭那罪去?除非我脑子进水了,就那训练强度,还不得练死我!

    对于吕班长这个提议,虽然我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也不好直接回绝。毕竟我可能还要在这里关好几天呢,直接撅人家面子,也不是很合适。我只得含糊着答道:

    “班长,这事儿吧,我说的不算。咱就一小战士,哪能想去哪就去哪呢?部队上您也不是不知道,万事都得服从组织上的安排,您说是不!”

    “那就妥了,只要你小子愿意来,出了禁闭室,直接进侦察排!我们许连长跟你们指导员都打过招呼了,你们指导员那是100个没意见,只要你点头,马上放你走!”

    听吕班长这么说,我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诶丫我去你妹的赵红江!什么叫100个没意见?我就这么不遭你待见?不就是看我捅了点篓子吗?不就是看我下连队不到俩月,进了两次禁闭室吗?你至于这么看不上老子?

    我算看明白了,赵红江这老小子看有个连队要我,可把他乐坏了!估计他心里肯定想着:要走就赶紧滚犊子,手底下有这么个兵,得少活十年!这惹祸精爱哪要哪要去,只要不在我这就行.....

    唉....既然指导员这么不待见我,那我....那我....那我坚决不能让他如了愿!不走,打死也不走!生是四连的人,死是四连的鬼!老子就在丫手底下混着,气不死他,也得愁死他!

    吕班长见我沉默不语,表情还怪怪的,有些诧异的问道:

    “咋的?想啥呢?你小子到底是愿意来不愿意来啊?行不行一句话?墨迹呢!”

    “唉...班长啊,我现在是真没心情考虑这个问题。我自己那事儿还不知道怎么着呢,抓心挠肝的,哪有心情想出去以后的事儿。等出去再说吧。”我搪塞道

    吕班长闻言点了点头,又递给我一根烟让我藏好后说道:

    “行吧....你小子也别太上火,你那案子有点眉目了,应该没球大事儿。这几天自己多想想,其实来我们连也不错的,你这条件在普通连队有点可惜,在我们连,肯定能发展的更好。”

    “嗯,我琢磨琢磨,谢谢班长。呵呵。”

    看着转身去值班室的吕班长,我陷入了沉思。

    侦察排我肯定是不会去的,我觉得那里不适合我。一个一心只想混日子的大混,没有必要去那找罪受。我现在更关心的是眼前这件事儿怎么了结,我不知道他说这案子有眉目了,是不是看我挺犯愁的,好心安慰我。

    越想脑子越乱,唉....等着吧!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事情没发展到那个阶段,愁破了脑袋也没啥用。

    听着隔壁房间小麻子的呼噜声,我不禁笑了,我真该学学麻子的洒脱。看看人家,该吃吃、该睡睡,爱咋咋地,除死之外没大事!心大就是好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