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位面之纨绔生涯 > 第327章:还想翻天不成

《位面之纨绔生涯》 第327章:还想翻天不成

推荐阅读:、
    “对了,秦兄去参加诗会,还请务必带上紫苏姑娘啊。”说着,这罗正星还特意瞅了紫苏一眼,眼中痴迷之色不加掩饰。

    秦观脸色一沉,猜测到了几分。

    当即说道:“我与那文博公子素不相识,秦观一届穷书生,也无心攀附权贵,就不去参加这诗会了。”

    罗正星一愣,脸色沉了下来,看向秦观,语气略带不善的说道:“文博公子相邀,是看得起你,秦兄莫要自误啊。”

    “误不误是我的事情,不劳罗兄操心,我还有事情,就不留你了,请吧。”说着秦观一指门口。

    罗正星脸色变得阴郁,狠狠瞪了秦观一眼,嘴里骂道:“不识抬举”,一甩衣袖恨恨走出秦观房间。

    紫苏见那男子竟然敢骂自己主人,气的咬牙切齿,有心上前给他一爪子,可是却被秦观拦下,“算了,小事而已。”

    秦观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紫苏却愤愤不平,对燕儿一挑眼色,燕儿会意直接跟了出去,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化为一只金丝燕,跟着那罗正星的马车飞去。

    罗正星的马车来到一处别院,马车停下罗正星进了院子,却没有注意始终有一只小巧的金丝燕在天空跟随。

    来到正堂,正有几人在饮酒,有人看到罗正星回来,开口问道:“罗兄,可曾邀请到那秦观参加今晚的诗会。”

    “哈哈,什么邀请秦观,我们要见的是紫苏姑娘。”

    “秦观一个穷秀才,竟然能抱的美人归,让我等的脸面往哪里搁,今晚邀请他过来,提出要求,让他把紫苏姑娘献给文博公子,量那秦观也不敢不答应,哈哈,到时候文博公子可就是人财两得啊!”

    正座上一个年轻男子神情倨傲,面色苍白,张嘴说道:“我以前几次想要亲近那紫苏,可是她竟然对我不理不睬,一个婊子竟然敢在我面前摆谱,要不是因为家父警告说,那花月楼有后台不能碰,我早就带人将那妖媚子抢到这别院来销魂一番了。”

    “现在她竟然看上一个穷书生,哼,看谁还能护持她,今晚那个书生来了,就让他把那妖媚子,还有她的财货,原封不动的交给我,要不然,我让他走不出这济安城。”

    这人就是济安通判之子,有名的纨绔,林文博。

    众人轰然叫好,举杯齐声预祝林公子人财两得,这时罗正星讪讪说道:“林兄,那秦观不给面子,他说不会来参加今晚的诗会,还将我撵了出来。”

    众人举杯的手皆是一停。

    “啪!”

    林文博将酒杯在桌上一顿,沉着脸说道:“你没有把我的请柬交给他吗。”

    罗正星赶紧道:“请柬给了,而且我也说了,您是通判之子,济安城有名的文博公子,可那秦观却非常嚣张的说,林文博又算什么,他没时间。”

    林文博眼中闪过厉色,噌的站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之前看他也算是读书人,没有直接动手,没想到竟然如此不识抬举,我这就吩咐衙役,给他安排一个罪名,将他压入牢里,看他还嘴不嘴硬。”

    这时旁边一个薄嘴薄唇单眼皮的男子说道:“文博兄,那秦观怎么说也是赶考的书生,万一考中举人,却是不好收拾,不如等放榜之后在动手不迟。”

    “他一个穷书生还想考中举人,哼。”林文博不屑的说道。

    “反正明日就会放榜,等一日又如何,如果他考不中,我们可以尽情的收拾他,不是更放心。”薄嘴唇的书生笑着说道。

    林文博想了想,再次冷哼一声,坐了下来,说道:“就让他在快活一日,如果明日榜上无名,就是他受难的开始,必叫他后悔今日的拒绝之语。”

    “好了好了,没有必要为一个将死之人生气,喝酒喝酒,对了,罗兄,你也入座,一起举杯预祝文博公子抱得美人归。”薄嘴唇的书生说道。

    枝头上,一只小巧的鸟雀将这一切听了一个真切,见他们开始聊一些风月,随即展翅飞走。

    房间内,只有紫苏一个人,一只小鸟从窗口飞进来,忽而青光一闪,化作一名娇俏少女,紫苏看过去,问道:“燕儿,可探听到什么。”

    凌燕抿着小嘴,气呼呼的将刚刚的见闻说了一遍,紫苏眼中精芒一闪,冷哼说道:“竟然想要加害公子,真是嫌命长了,他们不是准备明日动手吗,我们今晚就灭了他们。”

    “姐姐,这件事情要告诉公子吗。”燕儿问道。

    紫苏摇摇头,“不用,这种小事何必要让公子烦心,我们自己处理就好,你去盯着那林文博,今晚必要给那个什么文博公子一个教训,让他以后都不敢害人。”

    “姐姐准备怎么做?”燕儿问道。

    “见机行事,总之必不叫他好过。”紫苏冷声道。

    天色渐渐黑下来,华灯初上。

    三人在房间吃过东西,紫苏说道:“公子,紫苏想要回花月楼一趟,有些事情没有交代清楚。”

    秦观问道:“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不必,我们化身过去更快。”紫苏道。

    “行,那你们自己小心。”

    紫苏带着燕儿出了客栈,此时外面天色已经漆黑,在隐秘转交,化作一貂一燕快速消失在黑夜里。

    “姐姐,那林文博今日没有住在别院,好像因为什么事情,被他父亲林通判叫回府中。”燕儿道。

    “那我们就去通判府。”

    通判府中,林通判正在训斥儿子。

    “前几天,你是不是又抢了一名少女去别院,弄得满城风雨。”林通判看着儿子问道。

    林文博满不在乎的说道:“只是一个卖花的小丫头而已,还有几分姿色,所以就叫去别院和她玩耍了一番。”

    “哼,玩耍一番,你坏了那女孩身子,那女孩回去之后就跳河自尽了,她父亲不干,跑到州府击鼓告状,弄得为父好不狼狈,好在被我压下,要不然有你好瞧的。”林通判训斥道。

    林文博嘻嘻一笑:“这不是有爹在吗,对了爹,那个老不死的如何了。”

    “那老汉不听劝,叫嚷着要进京告御状,已经被我压入大牢,在这济安城,他还想翻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