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红楼名侦探 > 第191章 长腿爱好者

《红楼名侦探》 第191章 长腿爱好者

推荐阅读:、
    这事儿闹得!

    进王府之前,孙绍宗还说起忠顺王荤素不忌,让柳湘莲有多远闪多远呢,谁知他和便宜大哥才真是自投罗网!

    “王……王爷……”

    便宜大哥一时直惊的张口结舌,半响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方才那精湛演技,一股脑全都丢到了爪哇国。

    孙绍宗在旁边一咬牙,起身拱手道:“王爷,那字据上清清楚楚写的是下聘为妻,且不说此事还未成定局,即便那贾氏女已经进了我孙家的门,也断没有把明媒正娶的妻子,转手卖与旁人的道理!”

    忠顺王听了这话,脸色骤然一沉,身子微微前倾,恶狠狠的盯着孙绍祖,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果真不卖?”

    “王……王爷,卑职……卑职……”

    便宜大哥向以粗豪著称,但在忠顺王的威逼之下,却是两股战战,面条似的顺着椅子滑到了地上,噗通一声以头抢地道:“王爷恕罪,这事……这事儿万万……万万……”

    这身子骨虽然不争气,但他心里到底还是存了些骨气。

    “哈哈哈……”

    只是这‘万万’后面的还没出口,就听忠顺王拍着大腿哈哈笑道:“孤王不过是跟你顽笑罢了,瞧你小子吓的这德行!”

    “要说那贾赦的庶女给爷做个通房丫头,也不算是辱没了她——可她好歹也是贤德妃的堂妹,不看僧面,我也得看佛面不是?”

    你妹的顽笑!

    旁人说这话也还罢了,你一个向来无法无天的荒唐王爷,说出这等话来,谁敢当成是玩笑?!

    孙绍宗与孙绍祖心里都是破口大骂,表面上却只能强颜欢笑的配合着,违心的赞了几句:“王爷果然风趣、风趣的紧啊!”

    那忠顺王又嘿嘿笑道:“再说了,贾家那等娇滴滴的美人儿,我也不稀罕。”

    那是,你喜欢的是娇滴滴的男人!

    孙绍宗正在心里腹诽着,忽见忠顺王身子往前一探,目光灼灼的道:“倒是那卫家的小娘子,颇对爷的胃口——尤其是那两条长腿,盘在腰上少说也能勾去你半条命!”

    “只可惜了的,竟便宜了水溶那厮!”

    说着,他往旁边果盘里啐了一口,立刻有丫鬟捧下去,换了新的上来。

    孙绍宗一开始还琢磨这卫家的小娘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后面听到‘水溶’二字,这才晓得他指的竟是北静王的王妃!

    北静王水溶作为功勋贵胄之首,论地位还远在荣国府之上,忠顺王编排几句倒还罢了,兄弟二人却如何敢接茬?

    只好眼观鼻、鼻观心,任由忠顺王在那里,用淫词艳语把那卫王妃轮了一遍,顺便又把那北静王水溶,贬低的直似武大郎转世一般。

    其中涉及隐秘处,只听的兄弟二人如坐针毡。

    也幸亏没过多久,忠顺王便失了意淫的兴致,把那荤词儿一收,扯回了正题道:“行了,保媒这事儿爷应下了,明儿就派人去荣国府走一遭——你们两个可还有别的要禀报?”

    可算是完事儿了!

    要按便宜大哥的意思,当下就该赶紧告辞离开,省得忠顺王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只是孙绍宗毕竟答应了冯紫英、柳湘莲二人,于是小心翼翼的道:“王爷,听说府上的戏班极是有名,正好家兄前些日子买了批丫鬟,其中倒也有几个好嗓子的,我便琢磨着弄个草台班子自娱自乐,只是却一直不得要领。”

    说着,将手一拱道:“不知能不能请王爷府上的高人,去我家里指点一番?”

    “怎么,你们家也要弄个戏班?”

    一听这话,忠顺王顿时又来了精神,把脊椎骨往上一挺,立刻有丫鬟又补了两个棉垫子,让他舒舒服服的摆正了身子。

    就听他滔滔不绝的显摆道:“旁的不提,要说这家养的戏班儿,爷要称一声第二,这天下就没人敢称第一!”

    “尤其是爷亲手调教出来的琪官,万寿节那几日放他出去演了几场,立刻就把这四九城给轰动了,半个多月里上门求见他的拜帖,摞起来足有山高!”

    “老九前儿还说要拿五万两银子买他,被爷我一脚就踹出去了!”

    看来时下这名伶的待遇,也和后世的偶像明星差不多——都受到万人追捧,又都是权贵掌中的玩物。

    见他主动提起了那琪官蒋玉菡,孙绍宗立刻打蛇顺杆爬,道:“既是如此,不知可否让劳驾那琪官,到卑职家中指点一二?”

    忠顺王盯着他上下打量了半响,忽的笑道:“要是旁人,爷还真不给他这个面子,但即是你小子开了口——来人啊,把琪官给我喊来!”

    这荒唐王爷对待自己,似乎对待与旁人大不相同啊。

    不会是哪种不同吧?!

    再想想丫对大长腿的执着……

    孙绍宗只觉得脊背一寒,忙躬身避开了和忠顺王的视线,恭声道:“多谢王爷。”

    “你也不用谢我,把陛下交代的差事办好了,就比什么都强!”忠顺王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随即却又问道:“我听说仇英特地把儿子,送到你那刑名司去了?”

    这事孙绍宗自己都是刚刚得知,他却已经……

    难道这荒唐王爷,已经关注自己很久了?!

    孙绍宗浑身汗毛倒竖,却连回话都忘了。

    好在忠顺王倒也没指着他回话,又自顾自的嘿嘿笑道:“你可要好好锤炼那小子,要真能让他长些出息,以后说不定有个天大的好差事,要落在你头上!”

    锤炼仇云飞?天大的好差事?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听这意思,应该不是哪种差事才对……

    这说话的功夫,就见一个举止妩媚温柔的脂粉青年,匆匆自外面赶了进来,也不冲那忠顺王施礼,便急吼吼的问道:“哪位是孙绍宗孙大人?!”

    这应该就是蒋玉菡了吧?

    可他这么急吼吼的问起自己,又是什么意思?

    孙绍宗心中狐疑,面上却是豪爽的笑道:“我便是孙绍宗,敢问尊驾可是蒋先生?”

    “哎呀~!”

    那蒋玉菡惊呼一声,上下打量了孙绍宗几眼,便眉开眼笑道:“孙大人果然是赳赳男儿!实不相瞒,在下最近准备以孙大人的经历为基础,排演一出《孙公案》,谁知大人正巧便找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