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冥狱包工头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联盟(上)

《冥狱包工头》 第一百六十一章 联盟(上)

推荐阅读:、
    “事情已经做完了。”

    徐公治走进了张益达的房间,见张益达在思考什么问题,便没有说话,找了一处地方,坐下来,静静的看着张益达,直到张益达摇了摇脑袋,抬起了头,这才张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张益达闻言却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并不认可徐公治的说法。

    “不,我们的事情,才真正的开始。”

    徐公治心有所感,知道这句话的重点,是在“我们”这个词上,这让徐公治一时间有些百感交集,按道理讲,获得这样一个搭档,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徐公治却总觉得有些不安,但是徐公治却一时间也找不到自己不安的原因。

    徐公治见张益达之后不过半天,整个第八层鬼都便都知道了城北槐岭李渊的势力覆灭的消息,一时间鬼心惶惶。

    李渊的势力算不上是整个第八层鬼都最强大的势力之一,但是却也是不可小视的势力之一,没有哪一个大势力敢保证自己有能力完全降服的住他。

    当然,最慌张倒不是其他的鬼众,而是刚刚和李渊的势力达成协议的十几个小势力,他们本来和李渊的势力结盟,就是为了能够抵抗最大的那几家势力,但是没想到才结盟没多久,整个联盟的中流砥柱便已经碎裂了,他们自然慌乱,他们觉得那毁灭李渊的势力的巨人下一次攻击的对象便是他们。

    不过却是他们想多了,不论是张益达还是徐公治,都没有想过去找他们这些小虾米的麻烦,因为他们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去做。

    像灭掉李渊的势力这样的大规模行动自然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并且徐公治和张益达也没有想过消除这些痕迹,所以在鬼众得知李渊的势力消除之后不就,“肇事者”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其他的几个大势力早就有了自己的猜想,而看到事情和自己的猜想完全一致的时候,其余的大势力要说一点不慌,却也是不可能的。

    可就在他们慌张的四下联系想要却不知道该进行什么行动的时候,十三家公认的大势力都接到了一张来自徐公治的邀请函。

    是鸿门宴?

    不可信,这些大势力的当家鬼互相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互相都是合作伙伴同时也都是竞争对手,所以他们对于徐公治的品性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们都不会认为这是徐公治设下的鸿门宴。

    那么是为了什么呢?

    想不到。

    那就不想,赴会就是了,反正又不是鸿门宴,这些势力的大佬有这样的底气去参与。

    所以,徐公治的宴会嘉宾,无一缺席。

    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虽然因为争夺领头者位置都有些矛盾,但是在这种场合下谁也不会率先撂下别的鬼的面子,那样除了惹鬼耻笑之外,并没有什么益处。

    所以不论真假,这场宴会的前半段,还是一片宾主尽欢,安稳祥和的场面。

    直到徐公治走到了整个宴会房间的正中央,所有的大佬脸上的笑容都不由自主的收了起来,换上了一副肃然的面孔,大家都知道,这场宴会的重头戏来了。

    “大家好,相比大家都很像知道徐某这次召集大家来的原因。不过这个先不急,有些事情我要先告诉大家。”

    所有大佬不自觉的正襟危坐,倒不是因为徐公治,而是因为他话中的信息。

    “城北槐岭李渊,是我干掉的。”徐公治淡淡的开口了。

    但是这句话,在一众大佬的耳朵里,不易于惊雷,虽然在场的大佬都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当事鬼亲口承认和风言风语的差别大了去了,他们也没有想到徐公治会如此坦然的承认,因为谁都明白,大敌当前,这样的行动并不算是一个荣耀的事情。

    “你怎么能......”一个大佬觉得自己作为第八层地狱的一分子,总要说些正常鬼该说的话,于是站了起来,气势如虹的准备斥责徐公治,但是话没完一句,便被徐公治打断了。

    “这件事只是告诉大家一个实情罢了,并不是这次召集大家来的主题,谁若是有什么想说的,这次聚会结束之后,可以找我,一对一的谈。”徐公治这句话强硬的任谁听都觉得是有威胁的成分在内,但是徐公治携着大胜的气势说出来,却没有一个大佬觉得不妥。

    那个站起身的大佬见没有谁帮他说话,自然也没了勇气继续正面和徐公治对立,尴尬的抿了抿嘴,然后坐了下去。

    见会场再次安静下来,徐公治便开口继续说道:“此次召集大家来,是为了和大家谈一谈,联合对抗孽兽的事儿。”

    “有个很简单的道理大家都懂,团结就是力量,孤木不成林,大家之前也都为这一目标而奋斗甚至产生过矛盾。”

    “之前一年里,我们虽然也同样紧张,但是孽兽的灾害只是在我们的耳朵里,却不曾在我们的眼里。”

    “但是现在,孽兽之灾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去为了谁当真正的领导者而去耗费精力了。”

    “我这次召集的诸位,都是整个第八层地狱最普遍认同的大势力,我希望我们能够达成一致,在不知道多快就会再一次来临的孽兽浪潮来临之前,拧成一股绳。”

    徐公治说完,扫视了一周,各个大佬依旧眉头紧锁,脸上没有一点变化。

    “你这不是和没说一样么?不还是没说谁是真正的领导者么?”

    终于,有一个大佬开口了。

    “我已经说过了,在场的诸位,都是领导者。”徐公治继续说道。

    “这怎么可能,到时候不还是各种意见,还是要乱套。”那大佬却也就是满口不屑。

    “在场的诸位,包括我,我们组成决策团,在大问题上,共同推出一个方案,我们都是有着共同的目的的,那么我们的道路自然不会差太远,到时候就算有了分歧的方案,我们可以投票选出最合适的方案,只要大家戮力同心,到时候我们有可能战胜孽兽。”张益达此时结过话头,代徐公治解释道。

    “你又是谁?”

    面对大佬的问话,张益达笑了笑,“我叫张益达。”

    “谁啊这是?”

    “不认识。”

    大部分大佬开始议论,唯有几个大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只是有些沉默的盯着张益达,并没有出声。

    大佬的议论声传入张益达的耳朵,张益达的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而是稳了稳神,继续说道;“也就是你们见到那些神力符文石的制作者。”

    举座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