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无限虐杀进化 > 238 文人傲骨

《无限虐杀进化》 238 文人傲骨

推荐阅读:、
    林亦本来打算就在这里,将黄老大和孙少都给丫灭了。

    但既然黄老大说还有老色几人,他这才暂且没有动手,想着等见到老色他们,把这些家伙一网打尽。

    那黄老大给林亦又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最后说道:“记住,下午三点。”

    林亦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当黄才大和孙少离开的时候,林亦听到了那二人在门外的对话。

    黄老大说道:“孙少,其实根本不用这么麻烦,您要什么画,我们直接给你去抢来不就得了?”

    孙少道:“你不懂,那老头是国内第一书画家,惹了他的话,被别人知道了,我爸那里的舆论压力会很大。所以我们能谈下来,最好是谈一谈。实在不行了,再让你的人吓唬吓唬他。对了,告诉你的人,最好不要伤那老头,只要吓唬吓唬,让他同意卖给我就行。”

    黄毛巴结道:“孙少,听您的。不过我们在吓唬那老头时,可以压压价,这样应该能替您省下个十几二十万吧。”

    孙少笑道:“你看我像是缺钱的人吗?”

    黄毛道:“孙少要是缺钱,那我们还不都成了乞丐了?”

    孙少说道:“所以,只要那老头卖给我就行,哪怕贵点都无所谓。你放心,你那一份,少不了你的。如果干得漂亮的话,再多给你加一成。”

    黄毛连声道谢:“谢谢孙少,谢谢孙少!”

    黄毛又问道:“不过孙少,我有点奇怪,孙少你可不像喜欢书画的人,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价钱非要买那老头的那副画?”

    孙少脚步一顿,说道:“不该问的别问。”

    黄毛连忙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说道:“是我多嘴,是我多嘴,孙少你别介意啊。我不问就是了。”

    林亦用生物追踪技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心中,早已对这二人判了死刑。

    ……

    下午两点半,林亦来到了乾元茶楼。

    不到十分钟,又有三人到来。

    这三人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痕,林亦知道此人就是老色。

    为什么叫老色?

    因为此人巨色,下至十三四岁萝莉,上至五十岁妇女,都是他的目标。

    老色旁边跟着的两人,都是他的小弟。

    当服务员领着老色,来到他们订好的包间时,老色的目光一直在服务员的屁股上盯着。

    服务员虽然也注意到了,但因为这老色面相实在太恶,她也不敢出声。

    片刻后,另一个服务员上茶时,这老色的目光又在那服务员的胸上紧紧盯着,都能陷进去。

    等那服务员离开之后,老色转头看向林亦,嘿嘿一笑,说道:“长毛,两天不见,怎么变这副德性了?”

    林亦淡淡一笑,说道:“老子特么的走了狗屎运了,今早刚出门就崴脚。”

    老色问道:“黄毛和小辫呢?”

    “那两个货喝大了,来不了。”

    老色眉头一皱,骂道:“我草。这俩货特么搞什么?今天这事要是搞砸了,他们就得把那五千给老子垫上!”

    这几人之中,其他人都只是小混混,只有老色,是真正的练家子。

    所以他的出场费直接就是其他人的五倍。

    林亦嘿嘿一笑,说道:“他们两个不来正好,反正他们来了也就是凑个人数,帮不上什么忙。多出来的两千,你拿一千,我们三人把剩下的一千分了。岂不是更好?”

    老色斜着眼看着林亦,说道:“嘶——长毛,没看出来,你们三个里,还是你小子最精啊。”

    林亦耸了耸肩,说道:“并不是我算计他们两个,实在是他们真的喝大了。”

    老色摆了摆手,说道:“管他的。有钱赚就行。长毛,我看你小子还有点眼色,今晚去玩玩,怎么样?你们色哥我请客。”

    林亦连连点头:“那最好不过。”

    心里却暗暗冷笑:你们要能活到今晚,那就是我的失败。

    这时,林亦的生物追踪已经探测到在茶楼门外,自己的老师王墨林先生来了。

    和王墨林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一副文人打扮的老头。

    他们两人分别拿着一个用布袋子包着的卷轴。

    他们二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入到了林亦他们隔壁的包厢。

    那两人坐定了之后,两人寒暄了几句,那个文人打扮的老头说道:“墨林啊,我们两个可好久没在一起斗过画了。这次我可是闭关了两年,创作出一副《兰香隔岸闻》来,自认为比得上你那《空谷幽兰》图,所以今天特地约你出来斗斗。”

    说着那老头打开了卷轴。

    王墨林也打开卷轴,哈哈笑着说道:“那我们就来品鉴品鉴。”

    两个老头就在那里互相品鉴着。

    林亦心说这些文人也真奇怪,闲着没事来斗画。

    这包间隔音效果虽然不错,但如果仔细听的话,还是勉强可以听到对面说什么的。

    老色嘿嘿一笑,说道:“孙少要的就是那什么空什么兰,待会要是那老头敬酒不吃,我们就给他吃点罚酒。这老东西……”

    林亦明白了,看来自己的老师是被这老头给坑了。

    果然,片刻之后,那边包间的门打开,孙少走了进来。

    王墨林一见孙少,眉毛一竖,冷声道:“你来干什么?我说过,我的画不会卖给你这种人。”

    旁边那老头劝道:“王老,你别着急啊。他呢,是孙嘉城老板的儿子。孙嘉城老板也算是半个文人,也许是他要买画呢。我们先听听他怎么说。”

    那孙少很客气地笑着,自己拉着椅子坐了下来。

    随后说道:“墨林先生,我父亲一直喜欢您的画,更敬重您的人品。他以能拥有您的画为荣。您的画,梅、竹、菊他都有了,现在就差兰。听说您的那副《空谷幽兰》艺术价值非常高,他也在电视上看到过您那副画,非常喜欢。所以特地让我来和您商量,看能不能买下来。”

    “哼,你们买我的画,怕不是自己欣赏,是送给那些高官们做装潢吧?我的画要是沦落到成为你们官商勾结的工具,我宁愿撕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