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彼岸居 > 第301章 小心说谎的人

《彼岸居》 第301章 小心说谎的人

推荐阅读:、
    “那么接下来……”

    检查完所有地方之后,月爷径直地走向某个人,到达他身边时快速抽出小刀把锋利的刀刃部位贴住他的喉咙。

    “甜品帅哥……你干什么!”田小甜不明所以地看着月爷,被小刀怼着喉咙的不是她,而是……

    “放开我,你这个疯子!”方正挣扎想要脱离喉咙那冰凉的刺痛感,“你想干什么,你个神经病,把这该死的小刀从我喉咙拿开!”

    “你再乱动一下的话……”月爷手中的小刀始终紧贴住他的脖颈,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道:“这把匕首就会割破你喉咙的大动脉,相信我,就算你有超人的自愈力也死定了。”

    “………”方正咬了咬嘴唇,虽然不相信对方会真动手杀人,但他不敢赌,只能被动地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其他人听到这边的动静都走了过来,看到如此情景,他们大为不解,但都先劝梁月把武器放下,真怕一个失误,那把匕首就会要了方正的小命,

    “梁月小友……有话慢慢说,先放开方正。”根据一路上的阅历,田景楼看得出对方真敢用那把小刀割开方正的喉咙,生命对他而言好像不是那么值得敬畏的东西。

    “你们都闭嘴,只要给我合理的解析,我就会放开他。”

    “解析,你要什么解析?”方正隐隐猜测到什么,额头微微有些冷汗流下,但脸上还是保持着镇定。

    其他人还想要说些什么时,月爷歪了歪头冷漠地瞥了他们一眼,好久没有释放自己的黑暗面了,一释放立即就镇住了他们。

    “首先,告诉我,你辨别方向的本能以及神奇的自愈力真是从小就有的?”

    这问题只是麻痹作用,月爷真正要问的事情可不是这个,只不过这个事情他还是有点兴趣的。

    “呃……是、是又怎么样,你要因此而歧视我吗!”方正含糊道,以为这家伙是要怀疑他中尸毒变异的事情。

    “第二个问题,告诉我,穿过食人花丛时,为什么那些食人花都没有攻击你。”月爷眼神锋锐地逼视方正,这他也不是很确定,但还是想试探一下。

    “居然有这种事……”众人大吃一惊,当时情况太混乱了,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是否有这样的事。

    “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方正感到莫名其妙,他也不知道有这个事情,现在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所以当时那么危险的状况他才有种不可思议的安心感。

    “嗯……”通过微表情,月爷看出对方没有撒谎,这么说当时只是个巧合?

    “第三个问题,你最好老实回答,一旦我认为你在撒谎,我就会让你永远留在这。”

    “等等!等等!”方正急忙说道,“什么叫‘我认为你在撒谎’,你这是……”

    “闭嘴!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月爷打断他的话,斩钉截铁问道:“在木易子最后那轮提问中,你有没有说谎。”

    “呃……”方正明显露出一个慌张的表情,他以为对方是看出自己最讨厌的人就是他了,犹豫着要怎么回答,再次说谎的话……

    “你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最好慎重想清楚再回答。”月爷循循威逼,玩心理战,他还算擅长。

    果然,反正听了这话,再感到喉咙的冰凉触感,他咬了咬牙,豁出去了,“是!我说谎了,可是你不说了,那个环节说不说谎根本就没有影响吗!”

    “果然是他……”

    之前只是怀疑,现在能确定了,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知道的问题答案,之前木易子给他的两个提示中,有一个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请小心问题回答中编造谎言之人。”

    那么,木易子为什么让他小心这个编造谎言的方正呢?难不成他有什么问题?这要继续试探才行。

    “摆竹简时,有四卷摆错误了,是不是你弄的。”

    “这个……是我弄的,抱歉,当时我太着急了,一个不小心就……”田景楼举了举手歉意道。

    “额?!”方正没想到田景楼会替他背下这个锅。

    月爷看了看田景楼,表情不像作假,“田教授,下次注意点,你自己也清楚,那样的紧迫时刻犯这样的错误,非同可小!一个不小心我们全都会交代在这。”

    “明白,明白,再次向大家说声抱歉了。”

    月爷重新把目标放回到方正这边,继续试探道:“听说你被粽子咬过,给我看看伤口。”

    “……已经全好了,你看不出什么。”方正就怕这个,以为自己的身体是因为尸毒才变得如此不正常的,而这个家伙正好是做那一行的,谁知道他会不会看出什么。

    “我只再说一次,给我看看!”

    方正感觉喉咙那把匕首有些深入自己的皮肤,就要割破冒血了,连忙慌张道:“我给你看,你别乱来!”

    “哼,快点,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

    方正翻转开手臂上的衣袖,指着手臂一块还有些痂的地方,道:“就是这里了,你看。”

    月爷摇了摇头,他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那伤口看上去不像有尸毒,否则颜色就不是这样的了。

    “你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异常吗?我说的是进墓以后。”

    “没、没有什么异常的。”方正回答,错过了好时机,他现在可不敢把自己之前说的谎话坦白出来。

    “………”月爷沉吟了会儿,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但手中的匕首还是稳稳落在方正的喉咙上。

    好一会儿沉默后,方正才试着问道:“能放开我了吧?”

    “最后一个问题!”月爷瞥了众人一眼,这话也是多其他人说,“你想活着出墓么。”

    “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想。”方正想也不想说道,不能活着离开这个该死的陵墓的话,获得的那超人的体质还有什么意义,况且,他还想出去把田小甜追到手呢。

    “既然想活着出去……”月爷一脚踹到他的屁股上,让他摔了个狗吃屎,“那就别给我搞那么多无聊的小动作!不然我会认为你是想把我们拖死在这个陵墓,再有下次,就算不杀掉你,也会把你抛下,让你一个人在墓里自生自灭。”

    “玛德!”方正恨恨地咬了咬牙,摸了摸屁股被踹的位置。

    “听到没有!”

    月爷微歪头冷漠地俯视着他,接触到月爷那死神般黑色深邃的目光,方正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颤巍巍道:“听…听到了……”

    “我记住你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后面他要是妨碍到我们,别怪我手下不留情。”说完这一句,月爷就走开不再理他。

    “该死的家伙!这份耻辱我记住!”方正捏了捏拳头,还好对方没有追问最讨厌的人是谁这事,不然就暴露了。

    “方正,你……没事吧?”

    田小甜走过去向方正伸出手,方正拉着她的手臂站起来。

    “小甜,我没事,不过……那家伙真是个野蛮的独裁者,莫名其妙问一些废话。”

    “别这样,甜品帅哥……梁月他也只是为了队伍着想。”

    “你的意思是要怪我?!”方正指了指自己。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田小甜连忙摇了摇手,“我的意思是你们两个都没有错,只是……唉,算我,是我的错行了吧。”

    “………”方正。

    另一边,月爷回到休息的地方,向田景楼要了笔和几张纸把脑海里的墓道地图都画在上面,以免自己会忘记。

    方正最讨厌的人是谁,这他不用问也能猜测到,在他没有说出提醒的那个时候还说谎,就表明一件事,方正讨厌的人就是在场中一人,用排除法加上之前方正的表现,他很容易就猜到那个人就是自己。

    不过猜到又如何,总不能因为对方讨厌自己就弄死他吧,而且月爷的性格本就对这些无所谓,不管方正是因何对他敌视也好,他根本不在意,不过要是方正敢做出一些妨碍他的事情,他真不介意解决掉这个麻烦。

    方正的事就这么暂时放下,他要快点把地图画好,然后休息把体内以及真气恢复。

    根据田小甜他们的情报来看,【水】之层要比【木】之层还有【金】之层危险多了,很多徘徊的粽子、鲛人,最麻烦的还是那条超级巨蟒,如果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那条巨蟒恐怕比四耳金刚猴还要麻烦得多,不把状态养好点,恐怕未必闯得过去。

    还有,在休息时,要想想木易子那句“请勿沉浸于摄魂之音”是什么意思,从墓室摆设的木偶人和乐器、以及【公子】生前是个乐师来看,很可能与这个墓室有关,只是现在还不清楚,“摄魂之音”具体是什么个意思,现在还无从得知。

    十几分钟之后,月爷总算画好了地图把之交由拍完照做好记录回来的田景楼研究,他自己则抱着手准备休息一会儿。

    不知道,张灵那二货现在在哪,已经在【火】之层了吗?

    没关系,等着吧,有了地图,他很快就能追上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