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旷世公子 > 第34章 何妨我千秋不老,但愿人百病莫生

《旷世公子》 第34章 何妨我千秋不老,但愿人百病莫生

推荐阅读:、
    在已经濒临绝望的人前,面对漆黑的夜,哪怕再渺茫的星火,也足以让人重燃希望!

    “你有办法解我的毒?”少年激动的握住徐安的双手,本来苍白的面色浮现一抹不正常的酡红。

    “扶苏,咱们还是走吧,他年纪这么轻,定然是唬你的,没听见吴老也说没有办法吗?”一旁有人提醒道。

    少年名叫扶苏,听完那人的话,他紧张激动的心立刻平静了下来,双眼从上到下打量了徐安一番,有些失望。

    徐安见少年如此神情,赶忙解释道:“师兄,我也是幕阳府的弟子,学过医术,对于毒物有过研究。”

    “别糊弄人了,你不就是唐风城的名人,徐丞相的儿子,徐安嘛。打架滋事不少,泼皮癞脸倒是人间翘楚,学过医术,唬谁呢?”有人认出他来,嘲讽道。

    徐安不想辩解,只待扶苏的回答。

    扶苏放开徐安的双手,不再多说,眼神有些无奈,转身便欲离去。

    “师兄,你既然认定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为何不给自己,也给我一个机会?”

    徐安有些急了,反问道。

    扶苏脚步一滞,呆立原地,眼神直直的看着前方。

    一个薄衣青衫的清秀女子,眉眼里满是温柔,正脉脉含情的看着他,飘来一缕清风,她捥起耳边秀发。

    扶苏眼眶含泪,鼻尖一酸,心头不胜悲凉,她还是那么美丽,而自己便要永远离她而去了。

    怎能走得如此匆忙?!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扶苏转过身来,眼神坚定道:“好,我给你这个机会!”

    “扶苏师兄,若是能寻到医圣还有一线生机,你如今将生命托付给他,却是太莽撞了啊。”

    “扶苏师兄,此人不可不防啊。”

    徐安被这些人说的有些烦了,轻瞥了一眼,淡淡道:“你们这般怕死,接的任务相必也是最安全的吧?”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人质问道。

    “没什么意思,随便问问而已,我只是觉得有些人,不敢舍弃任何东西,还美其名曰稳妥,此等不要脸的本事,倒是有些让人敬佩。”

    他一指白帆高悬的方向,对扶苏说道:“师兄,我的摊位就在那里,请随我来。”

    几人顺眼望去,只见两根竹杖撑着迎风飘扬的白色布匹,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行书。

    何妨我千秋不老,但愿人百病莫生。

    单单这一句,便让扶苏有些钦佩了。

    “这是徐兄所作?”

    徐安点了点头,“涂鸦之作,请。”

    “且看看他能搞出什么鬼,若是害了扶苏师兄,定然告允圣师!”几人跟了上去。

    徐安带着这一行人前往自己的摊位,这组奇怪的队伍很快就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那些讨了药、治了伤的弟子都赶了过去,将徐安的摊位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让徐安有些吃惊,刚刚还空无一人,现在接了一单生意,便有如此多的群众围观,不得不说,看热闹还真是人类的通性。

    小丫头被动静吵醒,揉了揉眼睛看到这么多人站在摊位前,立即站起身来,问询徐安,“公子,发生了什么事?”

    “你在一旁看着,给公子打下手。”徐安吩咐道,坐到椅子上,扶苏坐在对面。

    “还请师兄伸出手腕。“

    扶苏手腕上有一道明显的青色丝线,徐安两指探了过去,一股元气顺着青丝寻找扩散的方向。

    约莫十息,徐安收回了手。

    “师兄中的乃是混毒,统共十三种,其中十二种毒混杂一起,侵入了五脏六腑,虽然有些严重,但或可医治,只是这十三种毒,隐藏不知方位,与元气相斥,我暂时查探不出来。”

    徐安分析道。

    “徐师弟能够分析得如此透彻已经殊为不易,那祁山毒师浑身是毒,我不小心触碰到了他的血液,这才染上了毒。”

    扶苏脸上浮现懊悔之色。

    “师兄,你怎可信他如此信口雌黄?他分明是无法医治才会如此说法,你别被他欺骗了。”

    “徐安,你若是真有几分本事,又何故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有能力医治,便将扶苏师兄治好,这比什么都强!”

    三两人在一旁不停聒噪,徐安不怒反喜,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你们觉得我治不好扶苏师兄?”

    几人看了扶苏一眼,“我们自然是盼着扶苏师兄好的,但对于你我们却不知...”

    “那便打个赌如何,我若是治得了扶苏师兄,你们愿意如何?”

    徐安说此话时,不骄不躁,面庞一片静和,扶苏看着这般的徐安,心里竟也觉得自己所中之毒并非无药可解。

    几人相视一眼,皆是戏谑一笑,“你想要如何?”

    徐安拿出一根银针,在扶苏的手指上轻轻戳了一个小伤口,沁出一滴青色的血液来,他拿过一碗清水,将这滴血漾开,很快便染成了一碗绿色液体。

    他嘴角含笑,眼睛直盯着挂在周围的两只白帆。

    “我也不要你们付出什么东西,若是解了扶苏师兄的毒,你们只需将这件事传遍幕阳府,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徐安,可否?”

    “就这么多?”一人诧异道。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若是徐安能够治好扶苏,即便他们不说,徐安的名声也会传开,他们只是起到一个助推的作用而已。

    但前提是,徐安需得治好扶苏。

    “就这么多,你们若是嫌少,我还可以多加一点。”徐安继续道。

    “不必了。”一人赶忙道,“不过,你若是没有治好扶苏师兄,又当如何?”

    在他们看来,徐安治好扶苏的可能性十不存一,让吴老都束手无策的毒怎可能被一个纨绔治好,若是这等事能够发生,这修真界岂不是强者遍地走,隔三差五有人飞升?

    即便两者相较,后面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性也更高。

    徐安怎不知他们心中的想法,他端起桌上的碗,笑着对着扶苏说道:“师兄,银针刺开与云千里,妙药驱散雾万重。这趟黄泉路,我陪你同去。”

    他仰起头来,将那碗绿水一饮而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