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这个部落有点怪 > 第四章 原始人

《这个部落有点怪》 第四章 原始人

推荐阅读:、
    不过虽然内心有些吐槽,但余安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从大本营里拿了一根手指粗的木棍,让那原始人咬着,然后余安将菜刀放进火堆里烧红后拿出。

    接着……

    余安就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将木箭从那原始人胸口拔出,再把烧红的菜刀往伤口处贴去。

    哧~

    高温不仅可以杀死细菌,还可以起到防止伤口裂开,有助于愈合的效果。

    当然……

    这也是余安唯一能想到和利用的方法。

    不过……除了原始人已经痛得昏了过去,最少伤口已经是被处理好了,余安已经把他能做的都做完了,接下来就只能将一切交给上天了。

    而且看原始人的打扮,显然他们还处于茹毛饮血的程度,大概连火都不会使用。

    显然原始人受了这种程度的伤,只能等死。

    所以……

    余安对于原始人的处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拯救了一条生命,但这原始人到底会怎么样,还要看后续的情况。

    无计可施,将原始人搬到床上,余安便不管了。

    然后余安又花了些时间,用同样的方式将陷坑里的那只豹子也炮制成了肉干。就这样,余安在一天之内,凑够了以后很多天的口粮。

    ……

    这天下午,牵着小龟在巡视部落的余安突然听见大本营里响起了尖叫。

    “看来是醒了。”

    余安道一句,便往大本营里赶。

    但谁曾想,余安还没到,那原始人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

    跑的飞快……

    转眼,余安就看不见了。

    有些目瞪口呆,不过这也说明那原始人并无大碍,转念一想,余安觉得也是。

    本来余安以为这样就完了。

    但过了几个小时后,余安竟然又看到了原始人。

    七八个原始人,其中就有那个受伤的原始人,他们抬着一只半人高的黄羊,一见着余安就恭恭敬敬地跪在了部落的土地上。

    “……神~神~”

    然后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余安刚开始还以为他们是来报恩的,但走近他们,听见一个个‘神’字后,余安才知道这些原始人把他当做了神。

    余安很纳闷。

    然后,这些原始人硬是要看着余安吃下他们的供奉。

    羊~

    活的~

    余安心好累。

    没办法,余安只好拿着菜刀,一刀切在那黄羊的脖子上。

    还在使用骨刀的原始人,什么时候见识过这样锋利的菜刀,一时被惊呆了。于是……余安的目的达到了。

    趁着这个机会,余安赶紧把黄羊拖进了大本营里。

    刚想出去,余安想着,作为一个‘神’,这个时候似乎是要赏赐的,所以等到余安再出来的时候,他的怀里已经抱了许多的肉干。

    “嗯……给你们的。”

    余安示意他们拿着。

    尽管这些原始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食物的味道他们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

    于是……

    一双双粗糙的手如获至宝般地拿着这些肉块就往嘴里送。

    吧唧~

    余安不知道这些原始人第一次吃熟肉是什么滋味,但看他们吃了一块又一块,显然没有什么不适应,甚至味道应该是挺好的。

    就这么热闹了十几分钟,这些原始人恭敬地看着余安,便离开了。

    但余安接下来就悲催了。

    第二天大概是中午的时候,余安又迎来了这些原始人。

    他们绑了四只黄羊。

    恭敬地供奉给余安,显得很真诚,但是余安收下后却怎么也不离开,就那么看着余安。

    结果是余安将几乎全部的肉干都拿出来后,那些原始人才一个个心满意足地离开。

    不仅如此,这些原始人竟然吃不完还拿着一块块颜色各异的兽皮包裹着,看样子是打算拿回去。

    这还没完……

    然后是第三天……

    足足六只黄羊,还有一头生着三角、浑身着黑毛的牛,他们恭敬地供奉给余安,显得很真诚。

    尤其他们的眼神很真诚。

    真诚到余安已经能从其中看见一块块炮制好的肉干。

    余安有点崩溃了。这些原始人也太实在了,实在到丝毫感受不到一点点的不好意思。

    其实余安很想问问:“你们这么拿我当苦力,就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嘛?况且我还是神,神呐,可是你们见过天天帮你们炮制肉干的神吗?”

    可是余安知道说了也白说。

    没办法……

    为了摆脱这个可能接下来每天都会有的苦力活,余安决定教会这些原始人怎么使用火。

    那就决定要钻木取火了。

    硬木棒、干燥的木块、易燃的引火材质。

    这三样便是钻木取火所需要的最简单的材料,余安花了几分钟时间在部落里找齐了。

    然后……

    余安将这些原始人聚集在一起。

    哧~

    将硬木棒摆在干燥木块上,余安开始旋转着硬木棒,越来越快,有点累的时候再慢下来,直到干燥木块被硬木棒穿透,再产生星星点点的火芒。

    原始人都迷茫了。

    他们不知道余安这一系列动作有何意义。

    但余安没有理会,而是拿着那些易燃的材质小心地接引着那些很不容易的火星。

    火星落下~

    余安盖上,再向着风吹来的方向,轻轻吹了一口气。

    呼~

    瞬间……

    迎风见长!

    火燃燃地烧了起来。

    原始人这个时候开始变得惊奇,不过余安为了让这些原始人印象更加深刻,将一根根捡拾好的木柴放好,余安打算来一次户外烧烤。

    于是……

    杀羊、宰牛,最后所有的肉都成了一块一块的。

    接着搭好架子,余安在原始人的帮助下,将所有的肉块都放在了火焰上。

    十几分钟后……

    肉便有香味出来,所有的原始人都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是‘神’赏赐的那种食物的香味。

    就这么的……

    经过余安的努力,这些原始人提前无数年学习了使用火。

    而不必等到某天机缘巧合下才从接触天火开始,开启他们有火的‘文明’生活。而余安不知道的是……此时他脑海里的界面——那里的气运正在一点点的上涨。

    “你们学会了吗?”

    余安手足并用地问道。

    没有原始人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