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仙魁至尊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想的好苦哇……

《仙魁至尊》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想的好苦哇……

推荐阅读:、
    “什么?面……面粉……怎么可能是面粉!”

    被人冷不丁的从噩梦之中唤醒,刘擎如当头遭受了一记闷锤,刚刚站稳在地上的脚跟作势就要崴倒,劫后余生的惶恐脸色还没消退,刹那间就又换上了浓浓的错愕!

    望着地上白花花的粉末,以及那完好无损的地砖,他像是被人连连扇了百十个耳光,顿时清楚了刚才秦锋所做的无耻勾当。

    短短数息之间,他的脸色再度难看到极致,身体不住踉跄后退,直至扑通一声响起,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这才将窘红着脸庞,高高的朝台上的秦锋叫骂了起来。

    “秦锋,你无耻!你不要脸!你居然骗我!你居然骗我!你这个天杀的啊!你不是人……”也是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之前向妙清长老告状时,对方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复杂,为什么对此事没有插手!

    敢情,从头到尾,他只是一个被秦锋吓得仓皇败退的胆小之辈,秦锋压根唱的就是空城计!

    毒药,毒个屁,他压根就连一丁点都拿不出来!

    ……

    说起来,在这二号擂台上,秦锋与刘擎二人虽是对话不少,但实则消耗的时间,远远比不上其他三处擂台实战用的多。

    嘴皮子打架,或许一连几十句话吐出也只是十数息的事情,可术法对轰,再怎么快,动作的释放与施展也是有限制的。故而,这一通连说带吓的威逼下来,秦锋这边,俨然已经成为了全场第一个胜出的选手!

    他的获胜,用时正是最短!

    听到众人哗然,声音中满是浓浓的难以置信,其他擂台上激战正酣的选手,也是不由得被好奇心理短暂控制,一刹那,纷纷转过头去看向了秦锋置身的那处空落落的擂台。

    这一看,顿时也是难以避免被惊吓到,一个个的脸上皆是错愕神采!

    “他……他怎么这么快!刚刚分明连打斗也未曾发生啊!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时间不过才过去了一百二十息……他……他简直也太妖孽了吧……”

    燕霞峰上的徐光明,云岚峰上的江涛,二人表情如出一辙,似乎忘记了眼下的战斗还未结束,只是如同中了魔一样怔怔的看着秦锋,目中全是如见了鬼一样的神色!

    “此子狡诈,修为虽不甚高,但胜在心智不凡。若遇上,必定不能掉以轻心……”

    相比之下,还是思过崖的吴念更表现得稳重一些,只是淡淡的扫视了秦锋一眼,朝台下不知所措的落败者抛出一个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便再也不分神,转而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对手身上。

    “既然第一之名被人摘走,说什么我也不能再落了下乘……郑兄,对不住了!”

    他口中念念有词,掌下催加出的法术之光一时冲天直起,串串符箓经文从周身凝聚而出,随着最后四个字脱口而出,顷刻之间金色匹练与灰色经文融为一体,一根撞钟的钟棒骤然成型。

    下一刻,就在钟鼎峰郑龙刚刚才收回精神准备迎敌之时,钟棒击出,浩荡的碰撞之力扩散,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郑龙便被一股强大力量狠狠推出了擂台之外。幸得一个“雪鹰腾跃”及时在空中翻了一圈,这才堪堪止住了这股霸道之力。

    “在下输了……”

    待得落败之后,满眼尽是深深的忌惮之意,抱拳一拜,旋即缓缓行入自己所在队列之中。

    场中各人姿态不同,审视秦锋的目光自然也不同,但最最要异于常人的,那便只能算是一号擂台上正逼得孙浩节节败退的语晴了。

    眼神余光不经意间扫视到二号擂台之时,她那明媚的凤眸中突然闪上一点莫名的气愤感觉,待得一招“气贯长虹”凌厉剑法将对手打得暂时无法靠近一丈之内,赶忙便扭过身去死死盯住了那道令自己心绪不宁的身影。

    这一看,惊涛拍岸,这一看,乱石穿空,这一看,云动风惊!

    原本平静的不起涟漪的心境在这一刻掀起了连天的波澜,青衫影,丹凤眼,瓜子脸,秦锋的一点点身影映入眼中,犹如一滴滴冰凉彻骨的清水,瞬间将数月前二人在兽渊中那一幕幕旖旎暧昧的场景,在她脑中重现了出来!

    是他!

    是那个不要脸的无耻之徒!

    当初……若非他哄骗自己说……一旦有了肌肤之亲便会怀孕……这一年来,她何须避世修行,终日在那玉鹫洞中苦练!什么有了他的孩子,统统都是骗自己的!

    若非这小子信口雌黄,自己又怎么会荒唐到私下里去购买阻止怀孕的丹药,饱受乱吃药物,病急乱投医的艰苦!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滋生出的祸端!

    苦也由他,难也由他!

    一想到这,美眸中无边煞气漫卷而来,凹凸有致的身躯气的颤抖连连,胸脯快速起伏几下,脸上蓦地涌出了几团绯红。

    几乎是在情绪暴躁的一刹那,她紧咬着一口玉贝,心中腾地一下升起了浓浓的杀机!

    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被他一招逼退的孙浩还心心念念的准备歇息片刻,然后再全力应战,却不曾想,就在他全力戒备养精蓄锐之时,身前的那道丽影顿如杀神一样袭来。一时间,他根本就连仓促应付的机会都没有。随着刷刷数道雪白剑浪斩下,他的胸口处,衣衫下摆处,统统出现了显眼的破洞,再看手腕虎口捏着的那把精铁折扇,已经是摇晃的拿捏不住,沾染了斑斑刺目的血线了。

    看清此况,心头对对方的实力骇然之下,他哪里还敢恋战,赶忙拱手道出一句认输,接着就惨白着脸色一溜烟朝台下跑了下去。

    一招制敌,语晴面上绯红更重,有了闲下来的空挡,目光之中再也没有犹豫,登时就脚踩一柄玉莲剑,一个腾挪,穿梭之力催发,如翩鸿一样飘落在了秦锋身边。

    “登徒子!我要杀了你!”

    杀我?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其实,刚才在语晴动身腾空之时,如战神一般威风凛凛立于原地的秦锋就准确捕捉到了她的动作。

    可他偏偏就不躲!

    不是他不想躲,而是根本用不着躲!

    有妙清长老在一旁观察战况,难道还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别人一剑斩杀?

    不可能的。

    正是拿准了局势的发展,他才敢如此的置杀招于不理。

    此刻,看着落在自己身边一副不共戴天模样的艳丽身影,他不怒反笑,脸上的笑容更加和蔼,下一刻,就在所有人被场中突发状况搞得莫名其妙之时,从他那环抱的双臂中,却是表现出了一点点张开的弧度。

    “媳妇,你终于来了……让为夫想的真是好苦哇……”

    他的眉眼挤得有些猥琐,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就连他的嘴唇也是微微的泯就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