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君临星空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万剑分断南极洲(下)

《君临星空》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万剑分断南极洲(下)

推荐阅读:、
    鹭回乃是冥族的星光级生命,见多识广,博闻万千……恐怕当今人类探索到的所有知识,也远远不及鹭回。

    历经数十万年的生涯。

    它曾近距离看过恒星,也曾遨游过诸多行星系。

    尽管有些行星系并无满足生命诞生条件的行星,但其中的奇妙景观蕴涵大量奥妙。

    无知才无畏!

    鹭回知晓亿万,当然心生震骇。

    “不可能的。”

    “正常生命的星光级意念修炼,必然只有一个意识显态。这是灵魂自然而然的显化,最适合生命的意念力外在状态,只有唯一。”

    鹭回的漆黑面孔,映照金红颜色。

    浩瀚星空中的修炼进化,分为躯体力量、意念灵魂、生命合成、封祭天体……人族韩东只是意念灵魂体系的星光级而已。

    换言之。

    星光级意念主要在于统筹,将意识极尽凝聚,然后升华,凭借意念干涉外部世界!

    “刚刚星座,如今却成了万剑?”

    它试图仔细观察韩东,但只听铿锵一道剑鸣。

    剑鸣似乎重重叠叠,似乎清脆贯通九重云霄,冰雪南极洲充斥了金红光芒,再无其余色彩。

    该死!

    鹭回暗骂一声。

    瞬息间,它被铺天盖地的金红万剑洪流覆盖了,淹没了。

    铮铮铮!

    焘焘烈烈的意识力,宛若纯粹星光一般的绚烂,甚至一柄柄长剑之上还有奥妙花纹,彰显星光级奥妙,蕴涵剑光耀千秋的道理。

    虽然比不上星空中的秘传,却已然超凡入圣!

    站在远处的法境们心生向往,此乃颠覆人类认知的力量,法境之上确实还有广阔天地。

    铿锵!

    金红万剑洪流向上扬起,再斩再劈。

    所过之处,漫漫冰雪南极洲尽数崩裂熔化,包括遥远区域的雪山冰川也都披上了一层灿烂金红。

    仿佛火烧云遍布世界,篡改日月!

    “啊啊啊!”

    鹭回发出震天怒吼,淤泥般的躯体如同张牙舞爪的幽冥地狱,企图席卷人世间。

    然而。

    它实在难以抗衡这么雄浑的万剑星河。

    “怎么可能?”凶残崇高的星光级冥族鹭回,终于感到了一丝丝恐惧。

    映入眼前的,除了金红还是金红。

    经过核弹氢弹洗礼的南极洲再次破碎了,而且比之前更加恐怖。万剑星河几乎要将苍穹斩劈分开,云霄撕裂,雪地崩塌,散逸的剑光余波可谓是无处不在。

    暴然冲刷这片冰雪世界。

    令南极洲形成悬崖深渊……鹭回继续后撤,韩东随之前进,宛若海沟一般的剑痕,两侧尽皆峭壁,约有百米之深。

    时值此刻。

    两者厮杀不止,绵延三百多公里!

    鹭回也有点慌了:“星座属于镇压类的意念显态,这些剑芒星光则是极尽锋锐,与刚刚星座的意蕴截然不同,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面对未知的事物,通常恐惧,想要毁灭。

    这是所有生命的第一判断,冥族鹭回也不例外。它懂得越多,此时面对驰骋冰雪南极洲的韩东,也就越加惊骇。

    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嗤啦!

    剑落惊世间,斩断漆黑躯体。

    鹭回发出一声惨叫,口里吐出莫名其妙的词语:“千变万化?心灵造物本源?难道你真的是虚洞级存在转世?”

    灵魂与意念休戚相关,只有意念修炼到了虚洞级以后,才有资格主动改变灵魂显态……所谓的外在显态,其实与外貌身材差不多。

    包括华国古代也有相似判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此处真意,并非劝阻调整外貌。而是认为一个人的诞生,其外貌体型已经深深烙印在细胞、基因、躯体本源的内部。

    此乃天然属性。

    好比当今地球的整容科技,整改不了基因遗传,因为这是生命本质的一个组成部分,时光岁月都难以篡改这些因子。

    “不!”

    “不管你是什么,你要死!”鹭回也发狠了。

    高贵如它,未来注定成为恒宫级生命,岂能黯然陨落在一个偏远土著星球。

    轰隆!

    它的淤泥般躯体,显化成千上万的触手,一下子咆哮而起。

    本已经破碎融化冰雪大地,竟然开始崩塌,瞬息出现一个巨坑,彰显鹭回这么一记扑杀的威能。

    甚至数十公里之外的法境,皆能感到强烈震感。

    便是蛮荒神话中的庞古巨人,地狱修罗,都无法企及这一刻的森寒鹭回。

    “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鹭回真的拼命了,森严气势恍如黑幕降临,周围的冷冽空气化作经天纬地的龙卷风,涡轮巨柱一般的暴风围绕周边。

    天昏地暗之间!

    苍穹失色之际!

    众多龙卷风围拢之内,韩东浑身弥漫金红星光,浩瀚力量几如开辟崭新世界的岁月极光。

    “斩!”

    他瞳孔泛着纯白,双掌合拢。

    踏入如此境界,随心所欲,不必拘泥固定招式,转而贴合意念力的运转才至为关键。

    “斩!斩!斩!”

    右掌竖立,左掌心托起如同剑锋的右掌,韩东眼中闪过一丝炽烈。

    年少时期的梦想,在这一刻变成了真实。

    铿!

    一声剑鸣,回荡冰雪南极洲。

    随着剑起剑落,围拢四面八方的漆黑飓风,原本漆黑如墨,此时却露出点点金红。

    紧跟着。

    无与伦比的光芒亮了起来!

    仿佛光明从黑暗中诞生,希望在绝望中发芽,万剑洪流当场撕裂这些咆哮苍穹的漆黑飓风,苍茫厚重但却极尽锋锐的剑芒——

    倏然间分开一切物质。

    无论飘飞雪花、雪山冰川,包括碎裂大地全都分崩离析,寂静无言的向两侧持续分开,仿佛沉默哑剧在此刻上演。

    星光级韩东,再加上疯魔态,犹如神明横跨星河而至。

    斩散漆黑龙卷风的万剑星河,余势丝毫不减,竟然将下方大地分成了两半悬崖,形成宽度约有数十米的巨大裂缝,蔓延上万米。

    仅仅只是一击!

    假如落在华国土地,恐怕方圆数百公里发生地震。

    便是占地广阔的江南市,在金红万剑面前也要瞬间灰飞烟灭,毕竟长达万米的裂缝,也象征着呼啸四方的恐怖振荡冲击波。

    斩!

    一记剑光斩落,鹭回的漆黑躯体被活生生削下去一部分。

    似乎毒液的躯体,落向沟壑……落在了裂缝沟壑的底部,发出激烈难言的兹兹声音,消融冰雪与乱石。

    维持了一会儿,兹兹响声不复。

    这部分的躯体与鹭回分离,令它的伤势更加严重了。

    “不该强行冲出封印!”

    鹭回面色巨变,有些后悔:“这个生命行星的最南端蕴藏大量冰雪冻结的再生能源,再加上人族韩东倚星座落星图,不该强行冒头,我还不如回去呆着。”

    它心中杀意渐渐摇晃。

    面前这个韩东,哪里是什么初晋星光,简直凶残无比!

    剑气纵横近百里,威势睥睨天穹,南极洲被刮下皑皑白色,而且随着鹭回一点点后退,下方继续出现巨大裂缝。

    冰雪开裂,永无止境。

    金红星光,定格星空。

    鹭回微微抬起狰狞头颅,眼睁睁看着韩东化身一望无垠的星河,剑芒剑气浩浩荡荡,如同星辰大海的垂落碾压。

    “再来,再来!”

    鹭回忍不住仰天怒吼。

    一道道黑色丝线,如同织构幽冥地狱的恐怖光环,瞬息间变成了一个幽暗空间国度似得,迎上金红万剑,彼此撞击不断。

    轰隆隆隆隆。

    周围气流全数崩炸,世界末日降临!

    剑光已至,剑鸣才发,鹭回抛却了一切杂念,虚弱的冥魂之力向上缠绕万剑,好似亿万幽魂围拢剑光,遮盖剑芒,想要将这一击森森裹住。

    但缠绕不了,漆黑线条全破碎!

    极尽恐怖之上的疯魔态,赋予韩东凶暴气势。

    嘁哩喀喳的脆响,金红万剑暴然转动,震动之间,崩碎了鹭回的所有限制。

    唰啦!

    星河贯穿日月,万剑透过鹭回躯体。

    “不!”

    鹭回终究色变。

    但却仅能目睹剑芒向上抬起,割裂它的近半躯体,原本重伤的伤势再次加剧了。

    形势越来越危急。

    它发现自己无可奈何。

    面对瞳孔全白的人族韩东,几如直面死寂星空。

    无论鹭回怎么讲道理,辩是非,论黑白,甚至假装服软求饶,得到的回应全都只有一句轻声呢喃——砍死你。

    毫无感情的韩东,比它更冷酷!

    混乱无序的韩东,比它更恐怖!

    清脆烈烈的剑鸣,压过鹭回的不甘咆哮,回荡整片天地,衍生无数烈焰、重水、狂风、雷霆、电芒以及光芒涟漪、声浪余波。

    厮杀声势,堪称盛况绝伦!

    晶莹冰川成了齑粉,寒冷雪山崩塌成了碎石雪花,尤其是下方的巨大裂缝仍在绵延远方,仿佛狰狞伤疤,镶嵌冰雪南极洲。

    天穹之上的卫星,看的一清二楚。

    可画面终究只是画面,哪有亲眼目睹来得震撼,诸多法境或是目眩神迷或是心有揣揣,如敬神威的向前步行。

    一步一步。

    历经离奇地貌,仰望星河万剑。

    “我们法境只能影响大自然。”

    张至尊倒吸一口凉气,因为空气本就冷冽混乱:“韩东出手,却可以改造大自然,甚至改变南极洲的地貌!”

    咯嗒。

    张至尊踏碎了一块碎石。

    弯下腰,半蹲着,他试着捧起这些碎石。

    张至尊刚刚捧在掌心,冷冽狂风吹拂而至,冰雪碎石竟然化作流沙一般的飘逝。

    而这,仅仅只是厮杀余波的影响!

    “了不起。”

    张至尊静静蹲着,望向远方。

    目光所及,皆是四分五裂的雪山冰川与大地,七零八落乱糟糟,基本没有完整地貌。

    旁侧。

    奇异至尊亚瑟鲁克抿了抿嘴,扭头看向旁边裂缝,脑袋眩晕。“碎石,雪崩,冰川凋零这些也就算了,韩东居然能斩断大地?”

    这是何等伟岸的力量!

    洁白大地,一分为二,两侧变成了悬崖峭壁,中间的巨大裂缝约有五十多米的宽度,普通人几乎望不到底。

    晟雷尊者也悄悄咽了口唾沫:“咕咚。”

    喉结微动。

    步伐颤抖。

    此时站在悬崖边缘,可以看到裂缝约有百米之深……扭头回望,巨大裂缝的起始点位于万米之外。

    但令晟雷尊者心惊胆战的是。

    当他再次扭头,仅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冰雪裂缝,两侧悬崖峭壁还在唰唰的掉落冰雪,不知绵延多么遥远。

    “可怕,这也太可怕。”晟雷尊者眼前一黑。

    韩东归来之前,他从没想过单凭一己之力便能开辟地表裂缝,几乎将南极洲一分为二。

    鬼斧神工!

    天造地设!

    晟雷尊者怔怔然的眺望,恢弘裂缝昭显无尽威力,愈加衬托从外太空中归来、端坐星座掌生死、起身拔万剑星河的韩东,究竟有着什么力量。

    超乎人类的想象极限!

    凌驾所有的科学理论!

    不止晟雷尊者,俞黎明也茫然站在一旁,脑海中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只需韩东踏过大地,即可开辟运河,

    甚至运河质量上等,不存在半途崩塌的情况。

    “天可怜见。”

    “我都在想些什么。”俞黎明沿着巨大裂缝望向远方:“韩东能否赢得胜利才最重要。”

    但他穷尽目力,仅能看到裂缝终点的上方,有辉煌光芒激荡。

    他知道,所有法境都知晓,这是睥睨世间的终极血战,决定全世界全人类的生死存亡。

    下一刻。

    张至尊面露喜色:“诸位。”

    “我看到了,韩至尊不止位列法境之上,而且全方面碾压鹭回。想必鹭回顶着南极洲再生能源与韩东的镇压强行冲出封印,已经受到了重伤。”

    总而言之,鹭回不敌韩东!

    “好!”

    “我等在此恭候韩东凯旋!”

    漫漫皑皑南极洲尽数破碎,俨然浩劫废墟,令法境震撼茫然,也令法境们抚掌赞叹,露出笑容。

    与此同时。

    仍在厮杀激战的韩东,纯白眼眸闪过凛凛杀机,右脚一踏,仿佛天地苍生为之臣服的演化光芒涟漪,好似莲花盛开。

    轰隆!

    借势而起,万剑压落!

    不再斩劈,五指合拢再张开,盘踞当空的威严全数压落,与金红万剑一起压在鹭回漆黑躯体,令它的淤泥般躯体发出碎响。

    “你逼我的!”

    “你在自寻死路!”

    心中一狠,鹭回也顾不得什么重伤不重伤了。

    它可是高高在上的冥族,纵横数百个行星系,岂能死在这么一个偏远星球。

    鹭回的漆黑躯体沿着头颅,向内部团了起来,几乎形成一个行星。

    向内坍缩的同时,它疯狂展开冥魂之力,排斥地球磁场,甚至排斥整个太阳系的引力惯性。

    不止地球在运转!

    整个太阳系相对于宇宙星空,也在运行!

    地球围绕太阳公转,太阳也在围绕银河系进行公转,相对于银河系中心的公转速度约有每秒二十五万米,一秒运行二百五十公里!

    “直接抗衡引力——”

    “我的躯体会崩溃,能否存活下来都要靠运气!但若是不死,我鹭回一定会回来!”

    韩东!

    土著人族韩东!

    你,你们所有人全都等着吧!

    鹭回的三个眼目流出黑色血液,仿佛凝固在了宇宙星空,顷刻间斗转星移,改天换地,日月颠倒。

    它的相对速度,居然攀升到了每秒二十五万米的恐怖速度!

    漆黑淤泥躯体疯了般的颤抖,瞬间远离南极洲,甚至即将离开这个蔚蓝颜色地球。

    而在这一刻。

    处于疯魔态的韩东,意识到了鹭回企图逃离。

    没有开口,没有咆哮,只是疯狂崩腾金红意识力,晋为星光便已经消失的灵感晶钻,以崭新姿态重归意识空间,镶嵌中央,定格万古垂青。

    “砍死你。”

    韩东的纯白眼眸微微闭阖,其中湛耀不可直视的金红星光。

    铿!

    万剑林立,倏然间向上抬起!

    剑光剑芒如星河,万剑汇合照耀万万里山河,从弯曲变得笔直,从矗立变得虚无,这是无与伦比的一记凌空斩劈!

    乃至于金红万剑长河,斩劈之时,刹那散逸!

    铿锵!

    剑鸣直入灵魂,虚无波动前进。

    天地间再无动静,万籁俱寂,有且仅有金红洞穿世界。

    方圆万里的生命,不约而同的感到来自灵魂的战栗,包括但不限于法境存在与南极洲生物,眼前一黑,紧跟着充满金红。

    时间似乎变缓,空间彷如定格。

    鹭回纹丝不动,因为此时剑出。

    以韩东作为一切一切的起始,虚无斩劈分开天穹云霄,几如日月交替般的分开万事万物,穿过鹭回,绵延冰雪南极洲。

    所过之处。

    将世界一分为二。

    冰川雪山悄然碎裂,巨大裂缝登时生成,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打着转儿的雪花凝固了,差点炸成了分子状态。

    ……

    亲眼看到这一切的法境们,好似琥珀中的微生物,一动不动。

    他们的面色残留胜利喜悦,浮出对未来的希望,此时却凝固,

    ……

    忠诚记录一切的卫星,根本没资格捕捉虚无斩劈的绚烂浩瀚。

    时刻关注战况的凡俗生命只觉得眼前一暗,似有伟岸在诞生。

    ……

    刹那间,鹭回缓缓回过头。

    “为什么?”

    它只来得及问出这么一句,漆黑躯体全数崩塌,而且挣脱太阳系的惯性引力,令鹭回躯体继续瓦解,抛洒宇宙星空。

    无有回应。

    亦无声音。

    宛若黑白画卷席卷,天地万物静止不动。

    极昼天穹留下一道闪耀金红的轨迹波澜,仿佛画图中的刷子工具,刷出一抹金红帷幕,长达上百公里!

    “终于砍死了。”

    天朗气清,韩东背负双手。

    咔嚓!

    凝固画面破碎,翻天覆地的炸响声音开始扩散,韩东前方的冰雪覆盖南极洲从中间一分两断,永无止境的开裂。

    开辟出了一条大裂缝!

    延伸到了南极洲边缘!

    “唔。”

    韩东揉了揉眉心,纯白眼眸恢复了黑白分明的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