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萌穿攻略 > 第四十九章到底谁有病?

《萌穿攻略》 第四十九章到底谁有病?

推荐阅读:、
    那个丫头抖了一下,颤颤巍巍地说:“大小姐,当时院子里只有奴婢和你,没有别人,大小姐你饶过奴婢吧。”

    顾宛清看着那个丫头躲躲闪闪的样子,心里又气又急,冷冷地说:“那你怎么就断定我给三小姐下毒了?你知道那包粉末是什么东西?说不定是你想谋害三小姐,然后将脏水泼到我的头上,你好毒的心思。”

    绿萍一天,急了,连连摆手说:“大小姐,你可冤枉奴婢了。”

    顾宛清不依她,连声追问:“那你说那包粉末是什么?”

    刘雪乔一听,心里骂了一句蠢货,便对着那个丫头使了个眼色。

    谁知道绿萍那个丫头是不是紧张过度,脑子坏掉了,竟然会错了意,她的眼珠子转了几下,结结巴巴地说:“是,是,是砒霜。”

    顾宛清冷笑一声,又问旁边的大夫,说:“大夫,你是”仁者医心,我信得过你,你说三小姐中的是什么毒?”

    顾宛清看了这大夫的面相,只见他方脸,平眉,一身正气,所以顾宛清只希望赌一把了。

    那大夫对于眼前的事情,看得非常清楚,参与到这侯门恩怨里,可不是他想的。

    老太太见大夫有些犹豫,缓缓地说:“大夫,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大夫想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定,一拱手说:“会老夫人的话,三小姐并不是中毒,她对芝麻一类敏感,吃食里掺了这些才会昏迷不醒。”

    老太太听了,神色有些复杂,而刘雪乔脸色瞬间就变了,心里早就打了几个来回,想着对策。

    顾宛清冷笑着,看着绿萍,说:“你不是说砒霜吗?说,是谁指使你来陷害我。”

    绿萍听了,一脸慌张地说:“大小姐,是你给奴婢的粉末,大小姐,是你要害三小姐,不是奴婢,大小姐你可不能冤枉奴婢。”

    说完就冲着老太太一顿磕头,嘴里还说着:“老夫人饶命,奴婢只是一时被银子迷了心窍,望老夫人开恩。”

    顾宛清冷眼看着绿萍哭得涕泗横流,冷笑着说:“你以为你给我泼了脏水,你就能活命,杀人要灭口,你不可能不懂,你现在说实话,我还能保住你一条命。”

    刘雪乔听了她的话,从顾衍之站了出来,说:“娘,依我看,这丫头可是居心叵测,故意挑拨离间,让宛清和宛荇生疏了,宛清明明给她的是芝麻,但她偏要说成砒霜,这样心恶的奴才,直接乱棍打死好了。”

    老太太听了点了点头,说:“衍之,你觉得呢?”

    顾衍之不耐烦地指着绿萍,说:“还愣住干什么?拖出去。”

    绿萍一看,慌了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刘雪乔,说:“夫人,你不是说......”

    刘雪乔给了她一记眼刀,指挥周围的婆子,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拖出去。”

    绿萍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被婆子用布子堵住了嘴,她只能绝望地摇着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顾宛清冷笑着,挣脱开按住自己的婆子,一下子跪倒在老太太的跟前,痛哭流涕,说:“祖母,宛清活不了,宛清冤枉啊,祖母你要给宛清做主啊,不然宛清只能随着娘亲去了啊。”

    许是顾宛清哭得太伤心,老太太有些不忍,心里有些动摇,正要安慰她。

    刘雪乔气得牙痒痒,到哪里找来绿萍这个又贱又蠢的货来,差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便夜立即红着眼睛,扑倒在顾衍之的身边,哭得是梨花带雨:“老爷,宛清和我有了隔阂,她心里怨我,这让我怎么做,手心手背都是肉,宛荇昏倒了,我实在是着急可没有一点责怪宛清的意思。这个当家主母我是做不了了。”

    顾衍之看着刘雪乔楚楚可怜的样子,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微红着双眼,身体有些颤抖,心里就心痛不已。

    柔声说:“雪乔,你这是说得什么话,你哪里有错,怎么能责怪你,是宛清有错,是她让丫鬟给宛荇的吃食里面放了芝麻,怎么就成了你的错,你快起来。”

    他将刘雪乔扶了起来,然后又厉声指着顾宛清说:“婉宛清,去给你妹妹和你母亲道歉。”

    顾宛清心里冷笑连连,顾衍之这个老头是疯了吧?是非黑白看不清吗?呵,蠢到死。

    而一旁的周姨娘看着了,心里只能不断地叹气,老爷这是吃了猪油蒙了心了,便走出来,说:“老爷,宛清她还是个孩子一大早就被婆子押到这里,怕是又惊又饿,老爷,芝麻的事情是不是宛清放的还需要确定,就让宛清先回去休息一下,可好?”

    刘雪乔狠狠地瞪了周姨娘一眼,怎么就跑出来这么一个搅事精。

    便也走了过去,说:“老爷,这件事情不怪宛清,你说,宛清她一直很是乖巧懂事,怎么最近变得如此大逆不道,连老爷都敢顶撞?”

    说着装出来一副害怕而担忧地样子,说:“老爷,宛清她该不会让邪崇入身,扰乱了信纸了吧?若是这样,可得好好看一看以前我在闺中的时候,听说家里有一个婆子的亲戚,她的女儿就是被邪崇迷了心智,最后一把火把家里的人和东西烧了个精光。”

    老太太年纪大了,本就迷信,听了这话,立刻挪开了被顾宛清抱着的腿,神色凝重地说:“若是如此,那确实得好好看一看,宛清还小,耽误不得,传出去就很不好了。”

    顾宛清心里冷笑着,这侯府上下还真是有趣得很呢。原来刘雪乔还有更狠的招等着自己呢。

    周姨娘听了,心里担忧不已,便说:“老爷,你看看婉清这么正常,哪里像是被迷了心智,老爷,莫要让人离间了父女的感情,让宛清凉了心可就不好了。”

    刘雪乔一听,不乐意了,说:“哟,妹妹,你又不是得道高僧,你怎么知道宛清有没有被迷了心智,你这是拿着全府上下的人的安危当把戏,做你的好人情呢?侯爷这是关心宛清,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变成了要害宛清呢?”

    周姨娘被刘雪乔几句话,噎得面红耳赤,正要辩驳回去。

    只见顾衍之大手一挥,说:“雪乔这件事情就由你处理吧,找个好一点的寺庙驱驱邪吧。”说完就要离开。

    老太太在一旁帮衬着说:“是啊,雪乔,这件事情你可要好好处理,毕竟关系到侯府和宛清的安危。”说完看着周姨娘,说:“你扶我回去吧,我累了。”

    周姨娘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注意力全在顾宛清的身上,心里盘算着怎么帮帮她。

    顾宛清听着顾衍之三言两语就是自己有病,心里气极了,一下子跳了起来,说:“我没有病,你们才有,你看看你们一个个,都是披着人皮的恶魔,你们猜被鬼迷了心窍,不仅眼瞎,心也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