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大齐悍卒 > 第55章 不合格的说客

《大齐悍卒》 第55章 不合格的说客

推荐阅读:、
    沉默了一会,朱赫闵道:“听你声音,你的年纪并不大,小小年纪就有独闯敌营的本事,本将佩服。

    只不过,你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说客,你都不知道我需要什么,就贸然跑来说服我,这是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

    草原上的勇士不会惧怕任何威胁,我现在就可以把你给绑了,然后交给烛龙部的阿克台处置。”

    陈华有恃无恐的道:“那你为什么不抓了我去交给烛龙部的阿克台处置呢?”

    朱赫闵被他一句话怼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敢么?

    不,他不敢!

    即便口头上说出的话再狠,也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

    陈华笑了笑道:“朱赫闵,你没有跟我大齐硬扛的本事,哪怕是你们那个有名无实的大单于,也没有跟大齐正面硬挺的底气。

    草原上的确需要一个可汗,只不过并不是你们现在的大单于。”

    朱赫闵心头一跳,背上忽而冒出密密麻麻的细汗,整个人都变得麻木了。

    他焉能不知陈华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这种想法他从不曾有过,不是不能有,而是不敢有。

    他的突厥部只是草原诸多部落里面实力排行中等的部落,没有外力的支持,他可不想让麾下的儿郎这么去送死。

    可是今天陈华这个不速之客,竟然胆大到在他的帅帐内说出了他女人曾经说过的话,不得不说,这让朱赫闵吓得不轻。

    “你休得胡说!”朱赫闵很没有底气的喝道。

    陈华双手一摊:“如果族长大人没有想法,那就算了,我去找找鲜卑部的阿里布,看看他有没有兴趣。”

    这种没有什么把握的说服,只要对方表现出一点愿意被你说服的态度,就有谈下去的必要。

    怕就怕对方连一点谈判的意思都没有,那陈华这次就十有八九会遭殃。

    很幸运的是,他赌对了。

    所以,现在轮到他拿捏朱赫闵。

    只要朱赫闵表现出这个意思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好办许多。

    朱赫闵叫住他道:“既然来了,还想走不成!来人,给我拿下这厮!”

    不得不说,朱赫闵受到他抢来的夫人的影响是很深的,说话做事的方式,生活方式,都有很大的改变。

    如果除去他的外貌,把他放到大齐,谁都看不出他是不是一个齐国人。

    几个五大三粗的草原汉子用一种近乎蛮横的方式将陈华押下去,顺手把他的宝刀给夺了交给朱赫闵。

    陈华如同没事人一样任由他们将自己捆缚,嘴角挂着冷笑。

    他的一番话在朱赫闵心中留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烛龙部对突厥部的态度在朱赫闵心中慢慢发芽,直到有一天,成长为参天大树。

    进入里间,朱赫闵心神不宁的问床上半眯美目的女子:“夫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床上的美丽女子慵懒的把手放在他的肩上:“夫君不让奴家掺和,奴家可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

    朱赫闵知道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安抚道:“我的好夫人,你就教教为夫吧!一个乞活军的小卒子,就敢深夜探营,这次我对战乞活军没有半分胜算。

    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大齐军方的意思,如果是的话,你说的建议倒不是不可以。

    唉...我得为麾下的儿郎们负责啊!”

    美丽女子翻了个白眼,淡淡道:“你要为你麾下的儿郎负责,烛龙部阿克台有没有想过为你麾下的儿郎负责?

    只怕咱们那位大单于,现在是巴不得突厥部在战争前线尽最大的可能损耗乞活军的战斗力,毕竟论骑战,整个大齐也只有乞活军可堪一战。

    他跟他老娘作对,却用这么多草原勇士的性命去当筹码,你觉得这是为你麾下的儿郎负责吗?

    你所谓的负责,其实是对他们的不负责任。

    没有谁愿意战死沙场,没有谁愿意劫掠他人,你们南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无非就是抢粮食而已。

    可是你看看你们的大单于带领你们做了什么?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将大齐的女子掳掠到草原上当你们暖被窝的暖壶,将大齐的粮食抢回来果腹,将大齐的工匠抢回来为你们的大单于修建宫殿!

    我一个被掳来的女子,本不该在面前说这些,可是你问了我,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让你不高兴了,给我一刀。”

    就被绑在外面的陈华十分清晰的听到了女子的一字一句,他内心深处震骇不已。

    谁说女子不如男?

    朱赫闵被说得哑口无言。

    他当然不可能把心爱的女子一刀杀了,更不可能因此而怪罪对方。

    “珍娘,你说的可能是对的。可是正如你所说,我们在大齐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大齐能够接受我们吗?”朱赫闵动摇了。

    如果是在以前,他绝对不会动摇,因为他深信自己是狼神的儿子。

    但是现在他动摇了。

    因为他伟大的狼神已经抛弃了他和他的部落,乞活军对于草原上悍不畏死的勇士而言,就是一堵没有用过任何砖石的高墙,无法逾越。

    珍娘道:“刚刚那个齐国人就跟你说过,你为什么就觉得不可能呢?

    齐国需要一个稳定的草原,而你,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靠山,齐国无疑就是这个强有力的靠山。

    齐国富有四海,连西秦那样的国家都被齐国给灭了,有他们支持,你害怕不是阿克台的对手?”

    朱赫闵依然还在犹豫,部落里一帮老幼妇孺,现在可是在大后方的。

    一旦走漏了风声,恐怕突厥部的男女老少一个都不会留,一定都会被烛龙部阿克台等人杀掉的。

    “族长,阿里布族长过来了,说是要见你。”正在思索之际,外面想起了亲卫的声音。

    朱赫闵收拾了一下心情,嘟囔道:“大晚上的,能有什么事,这个不讲义气的家伙,还有脸来找我。”

    不过他还是起床走出里间,准备见一见昔日的兄弟。

    “我的安达,门外的侍卫是犯了什么错吗?你要这么将一个人活生生绑在柱子上,狼神的后裔是不容侮辱的。”阿里布一见面就开始指摘朱赫闵的过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