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三国之严白虎的逆袭 > 第七十六章 【危机再现】

《三国之严白虎的逆袭》 第七十六章 【危机再现】

推荐阅读:、
    下邳战场的局势,似乎是越来越偏向于严白虎了,可实际上,作为被动防守的一方,也是实力相对较弱的一方,此时,严白虎也并未掌握战场的主动权。

    反倒是吕布,虽然目前局势有些不顺,但他却是可以有所选择,继而影响整个战场的局势。

    而之前也说过了,现在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吕布他什么时候能够意识到问题,然后又会做出什么反应来。

    不过么,吕布身上可没有系统的帮忙,无法实时监控整个战场的局势,也就势必会对他对局势的判断,产生不利的影响,至少在时效性上,他是有些跟不上的,这也是古代战场普遍存在的问题。

    而在这样的局面下,时间是悄然来到了254年11月初旬。

    严白虎部,军营,主帐。

    此时,严白虎是摊坐在椅子上,神色有些萎靡,连续多日的战争,已经是让他极为疲惫。

    而在其身边的虞翻,也是好不到哪去,他已经是连续好多天没有安稳睡觉了,顶多就是抽空休息那么一到两个时辰。

    也因此,虞翻的脸色,也是极差,而且带着一双特别明显的“熊猫眼”,看上去是有些搞笑,让人不禁莞尔。

    不过么,严白虎现在可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没心情去关系战场以外的任何事情。

    “呼~军师,对于目前的局势,可有什么看法?”严白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振作精神,向虞翻问道。

    这也是他们的常态,每过一段时间,严白虎就会把自己所知的情报,告知虞翻,而且是在沙盘行标注出来,然后再听取他的意见。

    这倒不是说,严白虎对自己判断没有信心,但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考虑完整了。

    而虞翻此人颇为细心,万一严白虎要是真有所纰漏的话,他或许是能够查漏补缺,及时的找出来,也好尽快弥补。

    听罢,虞翻并未抬头,还是继续围绕着沙盘,在仔细的查看着,等他站起身来的时候,却是皱眉不展,似乎找到了什么问题。

    见此,严白虎心中一突,也顾不得疲惫,连忙站起来,也来到了沙盘旁边,可他再次看了一圈之后,却是看不出问题所在。

    “军师,可是有所发现?”

    这次,虞翻没有沉默,而是有些迷惑的说道:“主公,属下确实是发现了一些有疑虑的地方,但一时也想不清其中的关系利害。”

    “哦~军师指的是那一路人马?”严白虎一愣,随即问道。

    “北海。”

    “北海!”严白虎惊讶的重复了一遍。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严白虎看来,这北海一路的人马,可以说是整个下邳战场中,局面最为清晰,也是交战状况最为平淡的一处。

    可既然虞翻提出来了,严白虎也不敢怠慢,连忙从新前去查看。

    可以看到,其下邳城北侧战场,确实就如严白虎所说,基本就是一目了然。

    以“阵地”为中心,高顺与武安国于其北侧进攻,而张英与牛金于其南侧在防守。

    双方互有交手,可总的来说,张英他们是要吃亏一些,但伤亡并不算大,在有补给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支撑很长的时间。

    而之前也是提到过,在下邳城的北侧,除了一条通往北海城的道路之外,其余的乃是一大片的“砂地”地貌。

    严白虎也就是根据这样的特性,将“阵地”放置在了道路中间,阻拦了高顺与武安国的去路,再加上,在“砂地”地貌上,任何的兵种部队,都是无法施展战法,这就让高顺两人是有些被动。

    反到是作为防守方的张英、牛金两人,可以占据道路,对敌方发动战法攻击。

    如此一来,哪怕是他们两人属性略有不足,在与敌方交手当中,也并未吃亏太多,基本是保持平衡的。

    说到这,也顺便一提,经过了这几个月的建设,下邳城的开发是已经有所起色,军营与兵舍都已经建起来了,虽然还只有“一级”,但是,也已经是能够开始征兵,补充兵员。

    另外,由于“符节台”的存在,张邈等俘虏的忠诚度,也是下降了许多,已经是到了一个有机会登庸成功的地步。

    而严白虎也没有错过这个机会,尤其是对张邈,他是非常重视,且已经是让虞纪和王肃,去想办法接触此人,如果有机会的话,便是可以对其下手了。

    视线回到军营,在从新看了一遍之后,严白虎是露出了迷惑的表情,开口问道:“军师,你刚才说的,确实是北海方向吧?”

    “是的,主公。”

    “可我看了一遍,没发现任何问题,那你所指的,到底是什么?”身体疲惫,严白虎也失去了往日的耐心。

    好在,虞翻也没有计较,而他经过刚才的思虑,也是发现了具体的问题所在。

    “主公请看。”

    “有什么问题?”严白虎顺着虞翻的手指,却是没有任何发现。

    “主公,就目前来看,张英与牛金防守的还不错,也确实是拖住了对方的部队。可是,主公,你有没有发现,对方的那两支部队,好像是有意在拖延。”

    “什么?”

    闻言,严白虎是大吃一惊,同时,脑子里的思维开始急速转动起来,在思索着虞翻所提出的问题。

    而严白虎的反应很快,也是因为他长时间查看地图,对战场上的局势是非常了解,一瞬间就意识到了问题。

    “虞翻说的没错,虽然道路被阻,可其北侧的地理范围可不小,如果高顺他们真的想要突破防线的话,完全是可以绕过阵地。”

    “不过么,这样一来,张英和牛金必然也是会前去阻截。”

    “可不管怎么说,只要绕开阵地,以高顺与武安国的属性优势,他们肯定是会占据主动的。”

    “那为什么他们不这么做呢?反而在阵地附近,与张英两人作无谓的纠缠。”

    “这到底是为什么?”严白虎喃喃自问,却是始终想不出其原因来。

    而虞翻呢,虽然,这个问题是他所发现的,可他也想不出其中道理。

    如此,这一夜,对严白虎和虞翻来说,大概又是无心睡眠了。

    可当时间来到了第二天,这个问题,却是不需要他们再去思考了,因为,吕布已经是给他们明确是演示了答案。

    只见,原本还在下邳城西南侧与太史慈、纪灵纠缠的吕布,是突然扭转了行军方向,带着自己所剩的8000部队,急速往下邳北侧前进。

    “原来如此!”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问题,都已经有了答案。

    同时,也不得不让严白虎惊叹,高顺果然是一个思维极为奇特的人,想必,在其从北海城出发的时候,怕就已经是想好了应对的策略。

    只是么,或许是因为吕布不重视他,又或者是吕布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总之,吕布是到了现在,才终于想到了,在下邳的北侧,还有高顺这一路人马,继而前往支援。

    而一旦吕布赶到,那么,毫无疑问,仅仅凭借张英和牛金两人,显然是无法抵挡的,这也就是说,高顺和武安国是终于可以轻松的靠近下邳城了。

    更可怕的是,只要他们三人合力,再加上,不管是骑兵还是枪兵,都有改变敌方部队位置的能力,那么,其西侧的路口防线,怕就是要被他们所击溃了。

    那等到张辽等人冲进来,不用说,严白虎是必败无疑。

    至于高顺为什么不直接绕路过来,而是要等待吕布支援,想来,他也是考虑的很透彻了,清楚的知道,在没有吕布的支援下,就算他们两人能够摆脱,或者击溃张英与牛金,自身的部队也会遭到不小的损失。

    而仅仅凭借这剩余的部队,怕是也难以撼动其西侧的防线,作用不大。

    如此,高顺是打从一开始,就是在与张英两人磨蹭,甚至,严白虎是猜测,他可能是早就给吕布派去了信使,通知吕布前来支援。

    只是么,吕布当时并没有接受他的建议,直到现在,将整个战场的局势不妙了,才想起这个建议来,即刻赶往北侧。

    而之前也说过,这吕布一旦想走,在这个战场上,无论是谁都拦不住他,不仅如此,以他骑兵的超强行动力,太史慈与纪灵是想追都追不上,只能在他后面吃灰,甚至,可能连吃灰都吃不到。

    “该怎么办?”

    “难道就没有办法阻止他了吗?”

    这一刻,严白虎是不免有些沮丧,因为无论他怎么想,却好像都是想不出应对的办法,根本没有办法去阻止吕布。

    “主公!主公!我想到了。”

    却是在这个时候,虞翻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来是想通了其问题所在。

    “主公,我已经想到了,他高顺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以待吕布的支援!而吕布一到······”

    说到这,虞翻也是说不去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严白虎在摆手,让他不要说了。

    “主公,您这是怎么了?”

    “军师,你说的,我都知道了,但也已经太晚了,因为,吕布已经是在赶往北侧的战场。而我们呢?怕是阻止不了他了。”

    严白虎有气无力的说道。

    “可是主公,我们不是还可以从下邳城内出兵,或前去阻截,或前去支援张英他们吗?”虞翻却是不信,提醒他道。

    “嗯?”

    闻言,严白虎原本是没有在意,因为他知道,在下邳城内,除了吕玲绮之外,是根本没人能够挡住吕布,但吕玲绮显然是不可能帮他的,更何况还是要让她去挡住自己的父亲,就更加不可能了。

    可随即,严白虎却是猛然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