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 第369章 如果让你整容,你会整成什么样子的?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第369章 如果让你整容,你会整成什么样子的?

推荐阅读:、
    “我给你发一张照片。”秦佑珂的手插在口袋,确定了她是整容过,他的心越发的奇怪。

    “你帮我估摸一下,如果从那张照片整容到她现在的样子,要进行多少项手术。”

    “没问题。”赵医生一口答应,说实在,他也好奇桥棱之前的样子。

    秦佑珂结束了通话,没有急着回去开会,而是打开了邮箱,把手机里的那张照片,也就是相架里的那张照片给发了过去。

    然后,打开了收件箱。

    里面躺着一张照片,他看着,眼睛阴沉了许多。

    杨中校走出来,疑惑地看着他,“首长,您还好吗?”军区的各个部门负责人还坐在里面等着他开会。

    秦佑珂收起手机,勾起嘴角,眼中难得出现一抹愉悦,他推开会议室的门,“继续开会。”

    他好极了,两年来,第一次心情这么好。

    就连身体,都是那种高兴渲染着,就要飘起来的样子。

    杨中校疑惑地摸了摸鼻子,跟了进去。

    桥楚回到军区后,发现秦佑珂并没有在办公室,她站在门口等着他回来。

    邮箱里,已经有几张疑犯可能整容后的照片。

    桥楚看到电脑把她自己以前的照片给分辨出来后,她就相信,这几张照片里面,肯定有疑犯整过的。

    她对抓捕的工作更加有信心。

    一个小时后,秦佑珂结束会议,在走廊遇到桥楚。

    “怎么站在这里?”走廊的中央空调并不足。

    桥楚手里还拿着一个平板,对他行了一个军姿,说道:“报告首长,赵医生已经把一番可能整容后的照片给合成了。”

    秦佑珂轻轻额首,多看了她两眼。

    他庆幸,当初她去整容的时候,没有整这双眼睛。

    这双眼睛,是他最欣赏的地方。

    桥楚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怪异,摸了摸脸蛋,“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秦佑珂的声音沙哑,虽然不好看,但是里面的灵魂依旧是她。

    就算她变得平凡了,可是一颗心依旧爱着她,这就是爱情的意义吧。

    桥楚收回手,帮他推开办公室的门,“首长,我觉得我们可以把照片交给科技组,看看他们用天眼能不能对比出疑犯的行踪,同时也交给相关的交通部门,让他们看着车站,机场等地方,有没有对应的人像对比。”

    秦佑珂走了进去,打开电脑,“把疑犯的照片发到我邮箱。”

    桥楚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低下头,操作了几下,成功把照片发到他的邮箱。

    他看了一番,说道:“你把第二张,第四张,第五张照片发给你刚才说的那些部门,并且让他们做对比。”

    桥楚点头,按照他吩咐的去做。

    “首长,第一张跟第三张不用吗?”她问道。

    “第一张跟第三张的照片,不是他的风格,每个疑犯都有自己喜欢的风格,就算是为了避开被追捕而整容,也会尽量选择自己喜欢的风格去整。”

    “你看第一张跟第三张,跟疑犯原来的照片对比,出入是不是太大?”

    桥楚看了一眼,的确,只有第二张第四张跟第五张,是一种类型的。

    他比整容医生更加专业的地方,估摸就是在这里。

    桥楚的手指在平板上操作着,把照片发到了对应的部门。

    “桥棱。”秦佑珂看着她专心处理事务的样子,忽然叫了一下。

    桥楚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你喜欢什么风格?”他问道。

    女人都是爱美的,以前在很多场合,桥楚都会注重自己的形象。

    但是现在,她却为了回来,变得这样平凡,他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

    桥楚一怔,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刚才他们还在讨论疑犯整容会整成自己的喜欢风格。

    “首长?”她故意装作听不懂。

    “如果让你整容,你会整成什么样子的?”秦佑珂把话挑明,一双眼眸,看着她。

    里面摇摆着一些情绪,她读不懂。

    “整容?”她轻轻敛着眉头,“如果是我要整容的话,我肯定怎么好看怎么整。”

    “女人都是爱美的,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虽然平凡,可是也少了很多美丽的烦恼,所以我没打算整容。”她说道。

    “出去吧。”秦佑珂听着她的言论,标准的,只是用来应付他的言论。

    桥楚眨了眨眼睛,他那个样子,肯定是不喜欢自己给的标准答案。

    不过也好,她也不用继续面对着这个话题。

    “是,首长。”桥楚敬了一个礼,转身离开。

    桥楚回到办公室,看见杨中校在,她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

    “听说恐怖组织的头儿那件事已经有了基本的进展?”杨中校问道。

    “是的,医生那边拼了几个可能的样子出来,首长筛选了一下,确定了三张面孔。”桥楚说话的语气里,有着对秦佑珂抑制不住的崇拜。

    杨中校微微一笑,“首长是很厉害。”

    桥楚没有否认他这句话。

    秦佑珂的确厉害,厉害得她以为自己已经被他看透了。

    下班的时候,桥楚接到秦佑珂的命令,走到停车场等着接送他下班。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今晚是要跟秦家的人吃饭,那里应该包括宁梦跟秦志行。

    桥楚觉得头疼至极。

    秦佑珂走过来,看见她揉着自己额头的动作,眼眸一凝,关心脱口而出,“不舒服?”

    他的关心虽然语气淡淡的,但是的确是在关心着她。

    桥楚收回手,站直了身体,“报告首长,没有的事。”

    她精神得很,除了眼底下淡淡的黑,也没有其他疲惫的样子。

    秦佑珂收回目光,说道:“没事的话开车吧。”

    “是。”桥楚拉开车门,垂下头等着他上车。

    每次,她都习惯了这个动作。

    秦佑珂上车后,她再坐在驾驶座上,说道:“首长,是直接到锦绣花园吗?”

    “不然还能去哪里?”他问道。

    桥楚看着前方,目不斜视,发动着车子,“您不用去接秦老爷吗?”

    “他有专门的司机接送。”秦佑珂看着她的后脑勺,依旧那样,她的关心是全面的,不单只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