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最佳恶毒女配 > 二百九十、世纪离婚

《最佳恶毒女配》 二百九十、世纪离婚

推荐阅读:、
    李卉如这人她还真没看走眼。

    又坏又蠢,说得就是她。

    天下没有白吃午餐这句话,她以为三岁孩童都知道。

    但李卉如是真的觉得她遇到了贵人,马上要拍电影出道成为大明星。

    她让周意卿亲戚递过去的名片上那位,就是圈里专业拉皮条的。

    给有钱人介绍小明星,也给想出头的小明星介绍有钱人。两边收钱办事,两边都不耽搁。

    有的时候还收第三方钱,例如枕溪的。

    她当时要的,就是让他给赵青岚介绍个有钱有势还胆大包天的。

    她现在要的,还是让他给李卉如介绍个胆大包天的。

    毕竟赵青岚是当红明星,李卉如是毫无社会阅历只知道逞凶斗狠的蠢笨少女。

    她只希望李卉如立马去逐梦演艺圈,别再出现在她眼前。

    枕溪用处理过的手机跟对方联系,问他给李卉如介绍了个什么人。

    “拍电影的,她不是想拍电影吗?”

    “什么电影。”

    “你说呢……呵呵。”

    对方笑得刺耳极了。

    “别太过分了。”

    “你放心,她只要拍上一部,这辈子都……她可跟我借了不少钱,她不去拍电影怎么还我钱。”

    电话那边的人啐了一口,“你知道那个小丫头片子跟我借钱签的谁的名字吗?枕溪!她说让我去找枕溪要钱,我可去他妈的吧。”

    “万一枕溪不认识她不给钱呢?”

    “她说她能把枕溪骗出来拍裸照。说拿这些照片去威胁枕溪或者卖出去,都是一大笔钱。”

    真的枕溪在电话这头无语,刚才生出的一点点怜惜愧疚的心,荡然无存。

    坏孩子就是坏孩子,难以拯救。

    “我胆大包天敢去找人家枕溪?就算她现在不在娱乐圈混了我也不敢去找人家啊。要是让上头知道,以后我还混不混了?”

    “什么上头?”

    “枕溪退圈的时候云氏对内发了个声明,不许任何媒体任何人去打扰枕溪,一经发现……”

    “一经发现怎么?”

    “自己想去呗,肯定不是好事。”

    “等我出名了,第一件事就是包养果子藜,让他天天给我唱歌跳舞。”李卉如冲着她的两跟班呵呵笑,“到时候把方楩给你,把齐橹给你。”

    枕溪在心里默默替被点名的人默哀两句,揣上刚刚要回来的手链,转身走了。

    ……

    下午课上一半,班主任跟她说,有人打电话到办公室找她。

    “我现在在家,林征也在,你立马回来。”

    以这种命令式口吻说话的人,正是枕晗。

    昨天不还说工作忙,今天就回来了?

    枕溪是有点不想搭理她,但又怕错过什么精彩大戏。

    跟老师请了假,她回去了。

    门一推开,林慧坐在沙发上哭,枕全坐在窗台边抽烟。

    枕晗看了她一眼,说:“离婚的事我坚决不同意。”

    枕全看她一眼,深吸了口烟,说:“晗晗,爸跟你妈真过不下去了。”

    “是啊,勉强在一起对谁都不好。”枕溪开口。

    “你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枕晗瞪她。

    真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要离婚也可以,钱给到位就成。”

    林征要不说这话枕溪都没发现他。他缩在角落,整个人都快瘦没了,一说话就又是哈欠又是鼻涕,一副毒瘾随时可能犯起来的模样。

    “你要多少?”枕全问。

    “小几千万得有吧。”

    “你做梦?”

    “你姑娘可是享誉全国的大明星。怎么着也红了一两年,赚的钱肯定不少吧。”

    “我赚的钱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爸不是要跟我妈离婚吗?这抚养费得有吧,还有青春劳损费,精神补偿费等等,加起来也不少了,不能这些年都给你们家白干活吧。”

    “那就按照法律来,怎么判怎么说,但这房子是我爷爷的,我爸很多年没上班,没收入,所以没有夫妻共同财产,只有共同债务。”

    浅意思,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那小贱人怎么还没到?”枕晗开口。

    枕溪这才知道他们还喊了那小女人。

    也对,以枕晗的性子,绝对不会错过羞辱人的机会。

    小女人和他儿子才进门,枕晗就问了声:

    “她?”

    得到林慧答复后,冲上去就给了人几巴掌。

    真和林慧一模一样。

    小女人被打蒙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她儿子把她护在身后,冲着枕晗大喊:

    “你干什么打我妈?”

    “你是她儿子?正好了。”

    语罢冲着人也是几大巴掌。

    “干嘛打孩子。”枕溪拦了一下,“大人的事别牵扯小孩。”

    “爸!”

    小男孩冲着枕全喊了声。

    “你叫谁爸?”枕晗又凶狠地扬起了巴掌。

    枕溪扯住她的手,“说了别打孩子。”

    枕晗反手,就推了她一把。

    “你以为你是谁?这家里你说了算?”

    枕溪见她扬起手臂,问:“怎么?想打我?”

    “这些年你可没少打我。哥,你给我抓住她。”

    枕溪被林征扯住手,枕晗朝着她一步步靠近。

    “妹妹,你要给我钱,我就放了你。”

    林征亲切朝她开口。

    枕溪没理他,她就盯着枕晗,说:

    “你敢打我一个试试。”

    “怎么?还以为自己是那个不可一世的枕溪?现在可没人护着你。云岫不在,眭阳不在,连你的粉丝也不在,我岂不是想怎么打你就怎么打你。”

    枕晗一巴掌扬了过来,枕溪踩着林征的脚往后避,她的指甲就堪堪从她的鼻尖擦过。

    划破了。

    “哥!你给我拽紧她,回头我给你钱。”

    “好嘞!”

    “你敢!”枕溪怒目而视,“你敢打我,我要你死!”

    “你看我……”

    “怎么了?”

    小女人进来时没关门,此时被人轻轻一推,开了。

    枕溪一看来人,喊了声:

    “眭喜姐。”

    “哟,你这是怎么了?”

    眭喜往里进,身后跟了个提着果篮的兵哥哥。

    “怎么抓人呢?”眭喜说了这么句,兵哥哥放下果篮就把林征拽开了。

    “你稍等一会儿,我处理下家事。”

    “好啊。”她在沙发上坐下了。

    枕溪揪着枕晗的衣领,用力地甩了她两巴掌。

    “我刚跟你说过什么?”

    “你敢打我!”

    “我怎么不敢打你!”

    枕溪抓起旁边的笤帚往她身上抽,“我是你姐,我现在教你怎么做人!”

    枕晗满屋子逃窜,可无论走到哪,都会被那个兵哥哥挡住去路。

    林征干看着不敢插手,枕全顾着被打的小女人和她儿子,林慧只有嚎啕大哭的份。

    枕溪打得气喘吁吁,这才松手跟眭喜讲话。

    “姐你怎么来了?”

    “回来看我爷奶,也来看看你。去学校找你,你班主任说你回来了,我就过来看看。”眭喜眼睛一扫,“这是怎么了?”

    “有好戏可看。”枕溪小声说。

    “是吗?”

    眭喜露出期待的表情。

    眭喜一来,她就有人势可仗。

    枕溪快刀斩乱麻,表明自己的两点态度。

    婚必须离。

    钱一分没有。

    小女人哭够了,跟枕全说:

    “我好像是有了。”

    枕全还没反应过来,问:“什么有了。”

    “弟弟。”小男孩说了声。

    小女人含羞带燥,“刚才去医院检查……”

    枕全大喜过望,“真的?”

    “枕全!”林慧大吼一声,朝着小女人扑来,一脑袋顶到人肚子上,给人撞到了地上。

    枕溪没料到这一出,赶忙叫了救护车和警察。

    林征一听她报了警,立马就溜了。

    枕晗顾及她明星的身份,只能咬牙说,敢离婚就和枕全断绝关系。

    “要走?”枕溪问她。

    “不然留这干嘛?我忙着呢,今晚还有个发布会。你以为谁都跟你似得。”

    “站住!”枕溪端详她,“脸上好像不太明显。”

    “什么?”

    “我说刚才那两巴掌扇脸上好像不大明显。”

    枕溪起身,揪着她,又甩了几巴掌。看到她脸上现出鲜明手指印后,才收手。

    “记住!我是你姐。永远是你姐!这个家有我在一天,就我说了算。你永远,也别想越到我头上去。在我面前嘚瑟的时候好好想想,想想你有多少把柄在我手上?以后,少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枕溪松开抓住她衣服的手,“滚吧!”

    枕溪跟着眭喜出门。

    “还以为你的性格比较文静,刚才看下来,真有我当年的风范。”

    “不敢不敢。”

    她也就只敢打打枕晗赵青岚这类人,跟眼前这位,还是有差距。

    “怎么?听说你在学校让人欺负了?眭阳知道我要来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他生怕问你伤你自尊心,让我过来打探打探。”

    枕溪满头黑线,“都解决好了。”

    “是吧,我就说你这样的孩子不能随便就让人给欺负了。”眭喜指了指身后的兵哥哥。

    “小字常年跟着我爷奶,你在这地要有事尽管找他。你别看他文静柔弱了些,一个人打十个八个小流氓还是不成问题。”

    文静柔弱?

    枕溪看对方快挣脱制服蹦跶出来的结实肌肉和晒得黝黑粗糙的脸庞。

    想这位都是文静柔弱的话,你弟就该算骨瘦如柴弱不禁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