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春瓜与青豆 > 第285章 与老倔通气

《春瓜与青豆》 第285章 与老倔通气

推荐阅读:、
    隔壁的偏卧里,瓜母看到夏瓜若有心事地搂着熟睡的小瓜瓜,心里的疑惑倒也浮到咽头。

    “你今个怎么和冬瓜一块回来的,咋这么巧?”

    “俺咋知道,刚到小区门口,就碰到了他!跟个夜游神似的不敢回家。”夏瓜回避母亲的目光,猛然反问道,“对了,娘啊!你说冬瓜到底闹了多大动静,金菊凭啥不让他回家啊!”

    “俺咋知道啊?问了你哥,他也说不清楚!”

    夏瓜明晓哥哥的意图,眨巴起眼睛:“他明明知道是金菊的错,怎么还不敢说啊?”

    “金菊的错?到底咋了?!”

    瓜母好像想起了什么,该不是金菊天天打麻将,不带孩子,就说是冬瓜的错吧!

    “明明是她错在先嘛,非要冬瓜认错,你说气不气人啊?她家爹娘也没啥素质。”夏瓜循序渐进地引导着母亲的思路,“娘,你说他俩要是离婚了……”

    瓜母听到不靠谱的话就来气:“打住!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离婚上了。”

    夏瓜见到母亲神情严肃为起来,心里为难了:“娘!俺其实看不惯金菊那一家人,想着法子欺负冬瓜。你不记得了,冬瓜结婚后,你和爹每次到冬瓜家,金菊给恁俩好脸色……”

    瓜母一听女儿报不平,心里也不平衡了。想到冬瓜结婚至今,金菊确实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眼。就拿这次进城,还没呆上几天,被哄了出来,真让人心寒啊!

    “说的也是啊,这次恁爹本来不愿意让俺来的,可是,孙子在他家啊!”

    窗外,已经进入了深夜。夏瓜想着金菊背着冬瓜,跟别的男人厮混一事,还是睡不着。

    “孙子是你的,儿媳妇可不一定是咱家的!”

    “到底咋的了?”

    夏瓜见到母亲追问,便将金菊的龉龊事抖了出来,企图改变老夫老妻固执的情感观。

    瓜母听到冬瓜没了工作以来,过着水深痛火热的日子,心疼如纹,想来想去,担心冬瓜和金菊真的离婚了,不得不向家中的老伴说明。

    然而,从睡梦中惊起的老范,被深夜的电话搞懵了。

    “喂!这么晚了,有啥事?!”

    “他爹,没,没啥事,就是看看你可睡着吗?”

    夏瓜听到母亲不敢说明,心里渴望爱情一丝光亮又瞬间熄灭了。

    “听冬瓜说,春瓜和城里的一个姑娘见过面了!”老范强打着精神,“你还和人家的娘吵架了。”

    瓜母听见冬瓜在老伴揭自己的短,心情可不好了:“那不怨俺。对了,俺这次想跟你说说冬瓜和金菊的事?”

    “怎么?他俩又吵架了。”

    这个瓜父猜的可真准!

    “光吵架还好了呢,听春瓜说,他俩这次弄不好,就要离婚!”

    瓜父彻底没了睏意:“啥?离婚!这在咱老范家可没有演过这出戏!”

    “俺也是这么想的,再说了,要是离了,小瓜瓜不就可怜了。”

    “那谁说的离婚,反正俺不同意。”

    瓜父想想在乡下,离婚可是一件让家族名誉扫地的事情,一时气的直捶床,却不小心地挂断了手中的电话。

    “喂……喂……”瓜母听不见老伴的声音,急的转头看了看女儿,“你瞧瞧,恁爹比俺还倔!”说着,将手机递还给了夏瓜。

    夏瓜望着手机,又看了看母亲,知道冬瓜离婚是件难堪的大事,同样,哥哥想娶城里媳妇进家门,一定也是件不容易的事。

    太阳照常升起,空气也显得格外清新了。

    “皇岛市第三人民医院”里,院长带着一群白大褂围坐在会议室里,紧锣密鼓地召开着内外科专家会诊,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显在墙面上的CT片。

    “小王,你看,这个手术有多大把握?”

    王钦看着CT片,思考片刻:“八成吧!”

    白发的院长一脸严肃:“八成可不行,一定要用百分之一百二的把握,今天我们治疗的可是一位革命老人啊!”

    王钦脸红着:“院长,照一般的情况来看,应该不是问题,我担心的是这老人年龄大……”

    “好了好了!”豆姨打岔开话题,“这位革命老人如果不采用手术的话,慢慢保养,也有可能自愈!”

    院长盯着豆姨,眼珠子几乎把眼镜挤掉下了鼻梁:“那你有大大把握!”

    “百分之八十!”

    院长有点生气了,看了看围在桌边的众位白大褂:“你们今天都怎么了,怎么都是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啊!”

    “那不是你经常开会时说的吗!”豆姨理直气壮地站起身来,“现在的医患关系那么难处理,一定要控制风险嘛!”

    院长有些失色了,点了点头:“那好吧,现在你们就抓紧制定一个合理的方案,相互交流沟通,尽快手术吧!”

    众人一听会议结束,纷纷离了席,出了会诊室。

    “什么革命老人啊,还不是他的老丈人!”

    “一个阑尾炎,至于召集内外科会诊吗?”

    “别说了,谁叫人家是院长的!”

    豆姨不想和众同事私议院长的专横,望见前面的王钦,又想到了外甥女相亲一事,忙追上来:“小王,你最近可又相亲吗?”

    “哪有时间啊。”王钦回头看着豆姨,笑了笑。

    “孙姐!想做媒人啊!”

    “是不是想给小王介绍对象啊?”

    “什么时候,给我闺女说个婆家!”

    “哈哈哈!”

    “……”

    豆姨看见白大褂的队伍里炸开了锅,有点神经紊乱了:“去去去,你们几个掺和什么呀。”说着,把王钦拉到一旁,透露着自己操纵的机会。

    日到午时,照的空气都弥漫着热情气息。

    “叮咚!叮咚!”

    老干部家的门铃急促地响了起来。

    豆姨看见猫眼一暗,知道姐姐一直防备着外来人,忙朝猫眼打了个“V”形手势。

    “姐,是我!”

    老干部刚打开门,看到豆姨兴冲冲地地钻了进去。

    “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不上班啊?”

    “哎呦,我的姐,到你家还要预约啊!”

    老干部累了半天,蹒跚着步子,跟着妹妹一块走进客厅,疲惫似的坐到了沙发上。

    感谢关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