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美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 第164章 无限风光在险峰

《美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第164章 无限风光在险峰

推荐阅读:、
    陈昊腹诽着,也不搭理她,突然看到车窗外面的一个人骑着自行车经过,忙咋呼:“停车,停车!”

    “干嘛那么小气,我不笑你了还不行吗?”赵温雅还以为陈昊生气了。

    “快停下,我有事!”陈昊说道。

    赵温雅见他真不像是开玩笑,马上把车停下,说道:“穆总还让我请你吃饭,犒劳你一下呢。”

    “你们自己找地方吃饭吧,我可能不回去了。”陈昊开门下车,追着自行车跑远了。

    齐大明一副猪哥脸问道:“赵大总监,店长都说让咱们自己找地方吃,我知道一家五星酒店的自助不错,咱们去尝尝呗,反正公司报销。”

    “想得美!回去吃盒饭!”赵温雅没好气地说完,一踩油门加速走了。

    陈昊的速度飞快,再加上走了一条近路。

    没过一会儿就追上了前面的自行车,骑着车的正是穿着身便衣的纪柔。

    就看着那自行车忽左忽右的,走出了一条曲线。

    纪柔昨天一回局里就被停职了,给了无限期的大假。

    从小她就立志当一名警察,在学校也是学习成绩优异,没想到已参加工作,就开始处处碰壁。

    这一天她心情烦躁,就骑着自行车出来闲逛。

    一边骑着,脑子里面还都是工作中的那些失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眼看就要追到了,就见前面岔路口开来一辆渣土车。

    车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间就冲到了纪柔面前,她却还没有发觉危险。

    陈昊猛一加速,两步上去,飞身将纪柔扑倒在地,渣土车呼啸着开了过去。

    “你干什么!竟敢袭警!举起手来!”纪柔摔在地上,心头一惊,伸手摸枪,却摸了个空,才想起来自己的配枪已经上交了。

    “你想什么呢?不要命了!”

    听陈昊吼着,纪柔抬眼才看到那辆渣土车,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刚才走神了,谢谢你啊!……咦?怎么又是你?你跟踪我?”

    “我也不想是啊,为什么我每次遇见你,都这么倒霉。”陈昊抬起自己的手肘,上面已经磨破了皮。

    “呀!你受伤了!”纪柔马上伸手将陈昊的胳膊一把拉过来,疼得陈昊一咧嘴。

    “大姐,你这是要看伤,还是要抓人啊?”

    “对不起!对不起!练习擒拿习惯了。”纪柔连忙又将手松开,伸手指着前面的小区说道:“前面就是我家了,我给你涂点紫药水消消毒,包扎一下,别感染了。”

    陈昊正好找她有事,就答应了下来。

    小区是半开放式的,居民楼的外墙都有些斑驳,建筑年代比较久远。

    上了一栋楼的三楼,纪柔停住脚步对陈昊说道:“你稍微退后。”

    才拿出钥匙轻轻拧动,突然猛地推开,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咦?难到没在家?”纪柔愣了一下,走进门去。

    突然,陈昊上前一步,将纪柔推开。

    头上哗的一声,一盆水浇了下来,顿时把他淋成落汤鸡。

    陈昊心里真的有些后怕,自己中这个蛊毒不仅间歇性地影响身体机能,还能让神经敏感度降低。

    刚才的这个危险信号,他本应该至少提前一秒钟就察觉出来,做出反应的。

    但是直到纪柔遇险,才察觉到,将她推开。

    就是这一秒钟的时间,让他在推开纪柔后,自己却来不及躲闪,被水淋到。

    假设这不是普通的水,是其他致命的陷阱或袭击,那自己现在就是在黄泉路上,马上要跟阎王爷报道了。

    看来,这个蛊毒还真是要马上解除啊。

    陈昊心里想着,就听纪柔很是恼火地喝道:“妈!你这又是干什么!”

    纪柔喊完,就见一个头上围着毛巾,脖子上挂着望远镜的老阿姨从沙发后面钻了出来。

    指着纪柔和陈昊喝道:“你们这些岛国人,杀我同胞,占我土地,我们武工队要跟你们血拼到底!”

    这都那哪跟哪啊?

    看着这个老阿姨气势汹汹,‘落汤鸡’陈昊站在那里不敢乱动。

    纪柔走过去小声地抱歉说道:“对不起啊,我妈早年受过刺激,有些间歇性的神经紊乱。”

    我晕,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话剧演员彩排呢,陈昊这才明白。

    “冯芳同志!”纪柔突然朗声说道。

    “到!”老阿姨马上挺胸立正,军姿还挺标准挺拔,原来纪柔的母亲叫冯芳。

    “我是组织上派来的联络员,你仔细看看。”

    冯阿姨闻言一愣,马上仔细地端详了自己女儿的面相,说道:“原来是翠英同志!我刚才没有分清敌我鲁莽行事,请组织处分!”

    这都哪跟哪啊?没分清敌我就设下陷阱。

    陈昊腹诽着,怪不得这个小警花整天冒冒实实的,原来是遗传的基因就这样。

    “念你作战英勇,也没有什么人员伤亡,就口头警告一次。”

    纪柔继续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组织上新派来的联络员……”

    “陈昊。”陈昊连忙报上名号。

    “陈昊同志,刚才陈昊同志为了掩护我受了伤,你快去把医药箱拿过来,我给他包扎一下。”

    冯阿姨去找医药箱的工夫,纪柔让陈昊洗了个澡,又找出自己老爹以前的衣服给他换上。

    见陈昊穿着自己老公以前的衣服,从浴室里面出来。

    冯芳瞬间愣了一下,马上眼神又恢复了混沌状态。

    怕老妈再搞出什么幺蛾子,纪柔又朗声说道:“冯芳同志,敌人随时会扫荡,你还是去村口放哨,有什么情况马上报告。”

    “是!保证完成任务!”冯阿姨立正敬了个军礼,又到阳台上,拿着望远镜望去了。

    纪柔开始给陈昊包扎伤口,雪白的小手拈起一根棉签,沾了点儿紫药水,仔细地在陈昊伤口上涂抹。

    为了让紫药水快点儿干,还撅起小嘴轻轻地吹气。

    感受着温温热热的清香檀气,陈昊眼神一瞟,才注意到纪柔已经换上了一身宽松是家居服。

    雪白的胳膊和修长的美腿都露在了外面,不过还是难掩那一股英姿飒爽的气质。

    睡衣领口开的比较低,两个人的距离又非常近,陈昊不经意就能瞟到里面的风景。

    一件杏黄色的塑型内衣,将两边雄伟壮观的胸部高高托起,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

    尤其是娇躯上薄荷味沐浴露,混合着体丝丝入鼻,让陈昊不禁偷偷用力吸了两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