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修真不容易 > 第239章 ‘磕头虫’……

《修真不容易》 第239章 ‘磕头虫’……

推荐阅读:、
    在有了王沁雪‘打预防针’的行为后,林子烨对这次儒门之行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一丁点期待,甚至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淡淡的担忧之中。

    而作为和儒门渊源颇深的‘太上皇’碧幽儿在注意到这点的时候,在驾驶的同时还有闲心少尉的安慰了他一下,大概意思就是‘儒门没什么可怕的,要是谁敢跟你呲牙就告诉奴家,奴家就点名吸他的血,奴家就不信整个儒门上下哪个不怕奴家的……’

    而听到碧幽儿‘安慰’的林子烨发现自己完全开心不起来,甚至还有了一点点的蛋疼,他与天地更加紧密的联系也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这次儒门旅行必然会成为一次让人闹心的旅行……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已经一致通过了这次的儒门‘认祖归宗’计划,现在反悔也有些晚了,所以林子烨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儒门洞府——曲阜九极两仪洞移动着。

    林子烨对于曲阜具体在哪,是个什么样的城市没有一丁点的认识,只能通过百科大概查到:曲阜,古为鲁国国都,孔子故里,被誉为“东方圣城”、“东方耶路撒冷”。地处SD省西南部,北距省会济南一百三十五公里。东连泗水,西抵兖州,南临邹城,北望泰山。

    这一系列数据看似挺唬人的,但是对于地理和历史成绩都可以用很惨来形容的林子烨来说,只能换来他一句‘看着好厉害,看着好牛批……’其他的就完全是对牛弹琴了。

    不过当林子烨看到那气势磅礴的‘孔子研究院’的时候,他心里还是涌起了一丝丝的自豪感,毕竟这是纪念自己祖师爷、研究自己祖师爷思想的研究院,虽然林子烨他们可能和那些研究人员不是一个系统的,但是至少大家很多想法还是可以统一的嘛……

    不过当王沁雪看到林子烨手机上的图片时确是对着林子烨不屑的一撇嘴,然后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一边关着网页一边‘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个‘孔子研究院’以后能绕多远就绕多远,要不然小心小命不保!”

    林子烨看着王沁雪那严肃的表情有些拿不准她的意思,只能带着不太确定的问道:“师姐,你的意思是……是那里都是骗子?还是说……”

    “那里倒不算是骗人的,而且确实有不少称得上真才实学的‘儒士’!”王沁雪听到林子烨的问题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不屑的一撇嘴认真的说道:“不过那里‘酸儒’更多,不少凡世的、修真的‘程朱氏’都在那堆着,每天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成天‘之乎者也’的,就你这学问这个做派弄到那估计得让那帮老学究弄死到那!”

    “嗯……”林子烨听到王沁雪的话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他一想到一帮穿着褂子的白胡子老头围着自己各种‘之乎者也’想想都让人脑袋疼,心里对于此行的期待瞬间又下降了不知道多少。

    而一旁的伊丝塔显然对于王沁雪和林子烨他们说的‘之乎者也’有着一点的理解,所以也跟着林子烨一样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那挣扎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后悔——摆明是后悔为什么要跟着林子烨他们绑定在一起。看来老学究这种东西,无论是在那个国家,哪个势力的人看来都是一个让人烦的的东西。

    不过无论林子烨他们这帮人有多厌烦,有多后悔自己的决定,但为时已晚。就现在而言即便林子烨他们不想去儒门,让他们换个地方去待他们都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所以‘两害相较去其轻’林子烨他们还是决定去儒门躲躲……

    就在林子烨他们满脸苦涩的开着车奔着曲阜飞驰之际,远在几百公里以外的曲阜也就是林子烨他们的目的地,正发生着这样一幕……

    只见一间古色古香的宽敞大厅之内,三位身穿长袍发须皆白但却鹤发童颜的老人真并肩跪坐在一个类似讲台的矮台上,双眼微闭整个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在那缓缓飘散的熏香映衬下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而在矮台下则是整整齐齐的跪坐着八八六十四名男子,这些男子最大的看上去三四十岁,最小的只有十二三岁,无论长幼均是身着长衫、面容较好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他们每个人前后相距均是三尺距离,不多不少,每个人均是一副挺拔的样子不歪不血,就好似六十四棵种的很好的‘防风林’一般。

    这三老六十四少就这样像是雕塑一般跪坐在大厅里,除了微弱的呼吸声听不见任何其他相声,沉寂的宛若一片鬼域。过了许久那个坐在正中间的老人才微微一喘,用苍老而带着怪异强调的声音缓缓说道:“‘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这句话诸位可还有不明之处?”

    听到老人那苍老的声音,那六十四个年轻男子都是轻轻一阵,然后齐齐的睁开眼睛。恭敬的向着老人鞠了一躬,用整齐划一的声音洪亮的说道:“弟子俱以知晓其中之意,谢老师为学生解惑也!”

    听到那些年轻男人的话,坐在正中间的老人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个非常含蓄的笑容,然后用略微大了一点的声音坚定的说了一句:“大善!”

    然后这老人有看向自己左右两侧的两位老人,用一种谦和的语气缓缓说道:“在下此次授课俱已结束,不知程锦兄、黄腾兄你们二位是否有其他补充之言?”

    那两位被称为程锦和黄腾的老人听到中间老人的话,也是慢慢的睁开双眼然后齐齐的对着中间的老人施了一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平青兄大才,我等听平青兄一席话以胜读苦思数十日,还如何有脸面班门弄斧在平青兄面前大放厥词,我等拜服!”

    那个被称为平青的老人受了程锦和黄腾的大礼,却又微微弯腰回了半礼,虽然嘴角微颤显得有些得意,但嘴上却‘谦虚’的说着:“程锦兄、黄腾兄你们二位多礼了,你我三人平辈论交,在下只是在这《中庸》一道上略有些许见底,实在当不得你们如此大礼,莫要折煞在下了……”

    听到平青的话程锦和黄腾两个人连忙又是微微一施礼,嘴上急忙说道:“平青兄学问颇深,自然是当得我等以师礼对之!切莫继续推辞!”

    而平青却摆出了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急急忙忙的摆了摆手又是还回去一礼,嘴上焦急的说道:“当不得,当不得……”

    “当得,当得……”

    “当不得,当不得……”

    就这样这位名为青平的为首老人与那两位分别叫做程锦和黄腾的老人就像是三只不知疲倦的磕头机一般,不停的对着行礼,同时嘴上说着明显带着商业互吹色彩的话语引经据典的表示着自己的佩服,那场面怎么看都是像极了一幕喜剧。

    但是无论他们三个自己的场面怎么可笑,下面坐着的那些年轻人全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目不斜视的看着正前方,就好像那三个‘磕头虫’不存在一般……

    就在这三位老先生沉浸在‘欢乐’的商业互吹之中不可自拔之际,突然一阵中正洪亮的声音突然在大厅门口响了起来打断了他们的动作。

    “老师在上,弟子有要是禀报,还望老师恕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