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赌球官网 > 以梦为马,不负昭华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晏修远探监

《以梦为马,不负昭华》 第一百三十九章 晏修远探监

推荐阅读:、
    栾溪虽心存疑虑,但还是点头信了我说:“若能得青灯古佛相伴,倒也好过此生困顿在这所皇城之中好,无论此案结果是什么,我都信你仲灵!”

    见仙缘一事已然了却了大半,我便彻底放下心离开,准备将好消息告诉给冥帝司。

    只是今日前往牢房探监的人却并不止我一人。

    自是皇嗣一案与后宫牵扯颇多,朝政一事混乱一片,皇帝老突发善心竟将晏修远官复原职,只免了半年俸禄,做之前藐视皇室威严的惩戒,朝野皆传这晏大人定然是找了什么上方走动了关系。

    殊不知这原本的一切就都是昭华一手策划的计谋,为的也不过是提早将栾溪仙缘一事定下,免得日后天劫来临时,还需仲灵一人重塑仙身大伤元神。

    栾溪坐于牢中默默的在心中回想着仙缘,忽闻过道中有脚步声,待看清那人时,不由脱口而问:“你怎么会过来看我?”

    晏修远眉宇间不甚流露出了怜惜。

    试问他内心,也不全清楚对她的感情,究竟真的只有救恩之恩,还是阻隔在了君臣之礼上。

    监牢的火盆不时发出噼啪声。

    晏修远命人开了牢门,将带来的一应膳食放在桌上。

    亲手拾起筷子递过去,却从未正眼看栾溪,说:“牢中不比宫中,加之此处又是后宫独有的牢房,膳食自然要不旁的更差,我命人做了几道清单的小菜,你姑且先吃一些,待过几日皇嗣一案开审时,自会想办法将你救出来,离开金陵城。”

    因前有我来送膳,栾溪已然吃了近半饱,此刻见晏修远的膳食,却喉间涌起一股酸涩,红了眼眶,几欲落泪。

    夹起一片青笋放入口中。

    菜色虽十分清单,却渗出满口清香,好似从前他说过的那些。

    不知间栾溪已吃大半,终是将筷子放在桌面,红着一双眼眸看着晏修远,哽咽道:“如果说,此案虽是皇后栽赃嫁祸我,可其中我却真曾动过想要害仲灵的心,你还会对我这么好么?”

    晏修远正在盛汤的手微微一顿,继而说道:“我与你好并非因仲灵,你自是嫁进了皇城就该懂得,有些事情即便要烂在心里,也总好过说出来激起波纹,让大家为难的好。”

    面前的汤不断散发着热气,好似熏到了栾溪的眼睛,一颗颗泪珠滚落其中:“我早该明白,你与我之间隔着的不是仲灵,而是皇上和跨不过去的清规戒律。”

    晏修远叹息一声,不知该如何去回应栾溪的话,只是望着一旁的火盆说:“这几日你且在牢中好生休息,外边的一切我都会替你料理好,莫在担忧!”而后便直接起身,欲离开牢房。

    栾溪望着那抹背影心头一酸。

    终是未能忍住心中所想的那番话,急忙跑上前去带起了脚镣上的铁链,在牢中想起了一阵脆响,问:“我从未执念过,可如今只想听一句你的真心话,若没有仲灵、若我不曾加入皇室、若没有城外十里的救命恩情,你心中可会有我半分位置?”

    晏修远被栾溪抱住僵在原地,试问他也曾这般想过,可是世间哪会有这么多假设,所能见到的也都是已然发生的,便伸出手悄然掰开了栾溪,声音淡漠道:“如若真是那样,你我便不会相识,又何来半分缘分可言。”

    是了,晏修远说的话不假,栾溪正是被这句无法反驳的事实击溃,悄然松了手不再攀附,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而将他拽入这个泥潭之中,若没有之前的那些牵绊,她不会认识他,也自然不会晓得世上那些从未见过的山山水水。

    没有了最初那份开始心中的悸动,又何来情根深种,栾溪愣在原地痴痴的笑了,她终是太过了解他。

    出了监牢后,晏修远独自走在出宫的路上,心口好似被人拿走了什么一般,却又想不出这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只道是以为近些日子过于担心栾溪,方才生出了这份异样。

    只是晏修远未能料到是朝中对皇嗣被害一案的重视,先是梁煜党派坚持栾溪的重则,二来是开国侯一党对后宫之事的阻挠,使得他这份上奏前路极尽坎坷,摇摇欲坠。

    昭华坐于上位目光定定看着下方士气不减的晏修远,一早便会料到他会有此番作为,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并非真正的凡界人皇,此事必然要将栾溪送入冷宫,这一盘上好的棋子也只欠东风,缓缓展开了面前的奏折,朱笔轻点而落,那一份连夜所赶的请愿,终是淹没在了朝堂上。

    我倚在贵妃榻上嗑葵花籽,听闻冥帝司所说,心中十分顺畅。

    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晏修远再怎么厉害也抵不过皇帝老。

    可依照从前皇后不死不罢休的做事风格,这厢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若栾溪没能应罪,这事便还要有后话。

    冥帝司倒是不以为然,认为成了弃妃便像是拿了免死金牌一般。

    我在心尖左右思量一番想起了缪若,那浑然天成的仙,心中也不尽然是光明的,藏匿着阴险,正如她表面笑的那般无害一样,说道:“你久居东海归墟不晓得女人心,更不晓得女人心的阴险,虽说仙凡有别,但这别的只是术法及元神,而论起内心及嫉妒来看,仙有时候却比凡人更为狠毒,所以栾溪一事这罪名还需的应下,左右也不过两年之期,到时候史书如何如何,栾溪已回了九重天,自然不会去计较,此事便也了了。”

    晋朝速来规矩甚严,若有女子成亲后被男方退了亲事,家门便有不幸一说,此番栾溪被扣上了毒妇的名声,太傅府门前便时不时要来一群民众说三道四。

    洛太傅自是十分心疼自己的女儿,却也弄不过俗世,一怒之下生了重病卧在家中,不理会朝中所言,却日日夜夜在心中忘不掉审案的那一日,提笔书信给了梁煜,意欲能替栾溪求几份情。